音樂學院女學生被強暴

文音是音樂學院二年級學生,即使是在音樂學院這樣一個美女雲集的地方,她也算是系花了。她是個典型的古典美人,長髮披肩,眉毛、眼睛細細長長,瓜子臉,皮膚細膩雪白,身材高挑,笑起來特別甜。

文音的主修樂器是小提琴,輔修是鋼琴,還在小學時代就連連得獎,去年還到法國參加過國際大賽,雖然沒有拿到名次,但是她的風度給所有人都留下很深的印象。

文音的好朋友朱雷是指揮系的高才生。聽名字好像是個男生,實際上卻是指揮系的系花。不過,正如名字像男生一樣,朱雷的性格可不像文音那麼文靜,整個一個假小子,她的身材不像文音那麼苗條,而是比較豐滿健壯,濃濃的眉毛下眼睛又黑又亮,臉的輪廓有楞有角,一看就是個女強人型。她喜歡把頭髮剪得很短,從後頭乍看像個男孩子,說話、做事都很衝。

這是暑假的一個晚上,朱雷和文音暑假沒有回家,而是留在學校參加暑假裡的附加課程學習。因為同宿舍的其他人都走了,朱雷索性搬到文音的宿舍去住。好處是文音的宿舍在校園的一個角落,相當清淨,就是離教學區遠了一點,而且中間還隔著一個建築工地,據說是將來的體育館,不過修修停停已經兩三年了,總也修不好,只有一個建築物的輪廓而已。春天開過一陣工,但是暑假裡又停工了,滿地都是亂七八糟的砂石鋼條之類的廢料。

「啊……」晚上十一點多,文音大大地伸了一個懶腰。整個大廳裡就文音和朱雷兩人,所以也不用顧忌純情美女的形像,可以隨便伸懶腰。整個一晚上都在圖書館裡查有關小提琴歷史發展的資料,準備寫一篇相關論文,誰讓自己選修了音樂史這門有名氣沒意思的課呢?旁邊的朱雷也好不了多少,她也選了這門課,正在查指揮系統的發展呢!

「回去吧!回去吧……」文音搖著朱雷的胳膊:「明天再看好了。」

「別煩。」朱雷心裡煩的時候從來對別人沒好臉色,對文音也不例外。

「回去啦!」文音繼續搖著朱雷的胳膊:「論文要再過兩個禮拜才交呢!再說,反正圖書館馬上也要關門了,你不想回去吃宵夜嗎?」

「嗯?已經這麼晚了?」朱雷看了看手腕上的潛水錶:「你一說,我還真挺餓的。哎,我說,你的減肥計劃又終止啦?」

「哼,我減肥?你還是看看你自己吧,肥婆。」文音叫著朱雷的外號。

「好哇!」朱雷開玩笑地把文音的手打開。她最生氣別人叫她肥婆,其實她只是不如文音那麼苗條而已,更生氣的是最不喜歡那個「婆」字,哪怕叫她「肥佬」都好點。「看我怎麼收拾你!」朱雷笑著罵道。

兩人就這麼說說笑笑往宿舍走去。雖說是夏天,但是今天不熱,文音穿著襯衫和半長裙還有點冷。朱雷身體向來好,所以雖然只穿了件男式的T恤和牛仔短褲,一點事也沒有。

「今天月亮真好。」文音說。

「別月亮月亮了,趕快回宿舍吧,我餓死了。」朱雷拉著文音的胳膊就直接進了工地。

她們從來都是穿過工地回宿舍,這樣可以省十分鐘的路呢!工地裡沒燈也沒人,黑乎乎的,要是一個人文音可不敢,不過跟著朱雷就好多了。

不知為什麼,今天一進工地,文音就隱隱覺得什麼地方不對,但是又說不出為什麼。

「你聽見什麼嗎?」她問朱雷。

「什麼呀?」朱雷說。

「我聽到一種沙沙的聲音在我們後面,好像是什麼人在走路。」

朱雷聽了,不禁停下來向後望去。只見來路黑沉沉的,未來的體育場大廳像個大怪物一動不動。不知為什麼,一向大膽的朱雷也有點發毛了。

「我怎麼什麼都聽不見,你又害怕了吧?」朱雷勉強笑了笑說。「不過我們還是快走吧!」朱雷接著說,想了想,又加了個理由:「趕快回宿舍吃宵夜吧,我滿餓的。」

兩人快步急走。這次朱雷好像也聽到那種沙沙的聲音,而且似乎前後左右都有人似的。她們都是音樂學院的高才生,一向聽力敏銳,但是今天實在無法辨別到底是真的有什麼聲音或者根本就是幻覺,只是心裡越來越慌亂。到後來,文音索性小跑起來,朱雷則在後面大步跟著。

今天的工地顯得特別陰森。雖然月色很好,但是反而襯托出各種柱子、矮牆奇形怪狀的陰影。「好了,」朱雷終於看到工地的盡頭,大概只有五十幾米就出了這片半截子建築,「五十米,要是跑的話幾秒就到了。」朱雷安慰自己,她對自己為什麼今天這麼膽小也感到好笑。

「不行,得表現酷一點,等會兒回了宿舍才好笑話文音。」朱雷對自己說,於是她笑著對前面的文音道:「跑那麼快幹嗎?等一下我。」

大概是看到工地的邊緣,文音感覺也好多了。聽到朱雷喊她,便停下小跑,回頭看去。剛想說什麼,忽然嚇得玉容大變,張大嘴巴,卻緊張得連聲音都發不出來。朱雷看到她這個樣子,本能地回頭看自己身後,頓時也是魂飛魄散,只見一隻巨大的接近兩米高的醜陋猿猴獰笑著跟著自己,離自己只有七、八米遠。

「妖怪!怪物!」這是朱雷的第一反應,她嚇得往邊上猛地一跳。怪物發現朱雷發現了自己,獰笑著撲上來,動作極其敏捷彪悍。朱雷總算及時記起自己學的散打套路,一個飛腿向怪物踢去,同時身體向後急閃,希望能阻擋怪物一下,以便返身儘快跑出工地。但是身體還沒落地站穩,就被後面突如其來的兩隻胳膊緊緊抱住。

朱雷大吃一驚,幾乎是瘋狂地想要掙脫出來,同時開口準備呼救,卻又被一隻巨手從後猛地捂住嘴巴,只能發出「嗚……嗚……」的壓抑聲音。

這時候怪物已經衝到朱雷的身前,朱雷這才看清,原來是個身材高大的人戴了個猿猴面具。雖然來者不是怪物,但是肯定不是好人,朱雷忽然兩腿離地,一起向猿猴人踢去。猿猴人看朱雷已經被自己方面的兩個人抱住,不提防她還能進攻,一下子被踢中下腹倒跌出去,發出一聲怒罵:「操!」

那邊文音的情況也不怎麼樣,她也被兩個人從黑暗裡突然衝出左右架住,過分驚嚇之下文音暈了過去。朱雷雖然踢了猿猴人一腳,但是情況也很糟:後面抱著朱雷的那人非常強壯,見此加大了兩臂的力量,朱雷雖然比較健康,畢竟是女子,被夾得幾乎喘不過氣來;而雙腿則被原來捂嘴的人撈住,分別夾緊在他的兩個臂彎裡,雖然朱雷使勁掙扎,不過只能在空中扭來扭去而已。

這時猿猴人已經爬起,朱雷剛想大叫,嘴巴又被人一把用強力膠帶捂住,這次徹底發不出喊聲。朱雷這下看清楚了,對方一共五個人,兩個人抬起了顯然已經昏過去的文音,三個人抬著自己,包括那個猿猴人。

事實上所有的人都戴了個猿猴面具,他們似乎對這裡的環境已經很熟悉,非常默契地抬著一動不動的文音和不斷扭來扭去的朱雷向工地深處的同一個方向走去。

大概覺得朱雷扭得太厲害了,抱住朱雷腰的那個猿猴人狠狠地對著朱雷的小肚子來了一拳,「老實點!」他低聲吼道。這一拳打得朱雷眼淚都快流出來,同時腦子也清醒了一點。『這麼扭下去是毫無意義的,反而浪費體力。』朱雷想。伴隨著一聲被捂在強力膠帶後面的壓抑的呻吟,朱雷不再那麼用力地掙扎。

「老大,真有你的!」抬著朱雷上身的那個猿猴人笑道。【本文轉載自超爽文學網(xxxnovel.com)】

「賤骨頭!」被稱為老大的猿猴人用沙啞的嗓子罵了一聲,同時狠狠地隔著T恤捏了朱雷的乳房一下,「嗚……」朱雷痛得只有悶哼一聲。

五個猿猴人抬著朱雷和文音走了不多遠,就打開一扇鐵門,開始往地下室走去。這裡原本是新建體育場的地下游泳館的位置,因為還沒有修好,兩邊的牆還是裸露的水泥。前面開路的一個猿猴人打開了手電筒,七個人進入了黑沉沉得長長的地下走廊,隨著「匡噹!匡噹!」兩聲,身後兩重鐵門被重新關下並反鎖,朱雷的心沉了下去,原打算伺機呼救的可能性這下微乎其微。

五個人抬著兩個女生轉了幾個彎,居然又再下去一層,來到地下室的最下一層,「匡噹!」又一層鐵門被反鎖在身後。

「唰」的一聲,室內驟然從只有一個手電筒的微光變得雪亮,朱雷一下子適應不了,眼睛被刺得睜不開。緊接著「咚」的一聲,自己像個口袋一樣被一直抱著自己的猿猴人扔在了地上;邊上也緊接著「咚」的一聲,估計文音也被扔在地上。

地面是一層粗糙的水泥,又硬又冷,加上碎石和細沙,痛得朱雷差點昏倒過去。邊上文音則低聲呻吟一聲,似乎是被痛得醒了過來。五個猿猴人則開始肆無忌憚地歡呼:「成了!」、「哈哈!這下美了。」、「居然是兩個大美女。」、「老三,你選的這個地方真不錯!」……

朱雷睜開眼睛,發現文音就在自己身邊,也正在試著睜眼適應室內的亮光。兩個人互相攙扶著站了起來,第一次打量襲擊自己的猿猴人和週圍的環境。

這裡是建築工地地下室的下一層,修好以後應該是大游泳池的所在地,非常大的一個大廳。因為沒有修好,所有的地面和牆壁都是粗糙的水泥,有的地方連固定水泥用的草席或者木板還沒拿下來。

大游泳池的輪廓倒是有了,是個50X30米的水泥底大坑,五個猿猴人和兩個美女現在就站在這個坑的坑底。現在所在地應該是將來的淺水區,週圍是一米高的水泥坑壁,坑斜斜地向另一頭延伸,在另一頭坑壁大概變得有三米高。

整個大廳隨著鐵門的反鎖被封閉,離工地的地面還有兩層,別說工地上一般沒人,就算是有人,這裡的大喊大叫也不會被聽見。大廳四週掛著十幾個大功率的白熾燈,大概是以前停工的時候,整個工地上的照明設備都被集中扔在這裡,現在照得整個大廳像白天一樣亮。

雖然是夏天,但因為是地下室,所以溫度很低,加上害怕,文音一直在不停地打抖。朱雷和文音互相扶著站著,被五個猿猴人鬆散地包圍著。現在他們已經摘下了猿猴面具,看上去很年輕,大概就是附近的高中生。

老大臉上上有一道傷疤,長得很兇;老二則有一雙狐狸眼,顯得很狡猾、很壞;老三的個子很高,有一米九幾,大概就是第一個露面的猿猴人;老四矮矮胖胖,顯得很墩實;老五年紀最小,大概才十一、二歲,根本才是個初中生。

「哈哈!歡迎來我們色狼幫作客。」狐狸眼首先流裡流氣地說話。

「你們倆可真漂亮啊!是親姐妹嗎?」矮墩子看著兩個音樂學院的高才生直流口水,他好像有點弱智缺心眼。

刀疤臉也不停地上下打量著兩個美女:「確實是漂亮啊!」

「你們到底想幹什麼?」朱雷鼓足勇氣反問道。

「哈哈哈!嘻嘻……」五個中學生報以一陣嘻笑。「幹什麼?當然是幹你們啦!」刀疤臉陰笑道,說完兩眼肆無忌憚地上下打量著兩個美女,連續停留在兩人因緊張和憤怒而劇烈起伏的胸脯和下陰部位。在這種眼光下,文音和朱雷都有雖然穿著衣服卻無可逃避的感覺。

「還等什麼?你們臉蛋這麼漂亮,趕快讓我們看看你們的身材是不是也一樣漂亮。」狐狸眼跟著說。

「嘿嘿,聽不懂嗎?」刀疤臉冷笑道:「我們鑒賞過你們的臉蛋了,滿分,現在想看看你們的身材,請把衣服脫光吧!」

「什麼?!」雖然早就知道這五個流氓大概要幹什麼,但是真的說出來還是讓文音和朱雷嚇了一跳。雖然以文音的聰明和朱雷的干練在音樂學院都很有名,但是現在兩個人誰也沒有辦法,也不知道應該幹什麼,只好呆呆地站著。

「他媽的,快脫!」五個流氓裡年紀最小的那個初中生雖然人小,下手卻一點不留情。他原本站在兩人身後,一腳踢在文音屁股上,把比他大六、七歲的文音跌跌撞撞踢出去一下跌到矮墩子懷裡,「哈哈哈!這麼著急啊?」矮墩子一把抱住文音,肆無忌憚地扭著她的乳房。

「住手!」朱雷衝了過來,一把把文音攔在自己身後。剛要說什麼,忽然慘呼一聲,被高個子一拳打倒在地,痛苦地扭動著。一直沒有出聲的高個子下手竟是五個人裡最狠的,在他面前兩名女生根本沒有還手的力量。

朱雷倒在地上,痛得兩眼直冒金星,剛想爬起來,只見高個子「托托」兩聲 把球鞋甩掉,他原本沒有穿襪子,就那麼光著腳踏過滿是石子沙子的水泥地走過來,一腳把朱雷的臉踩在腳底,一股腳丫子的惡臭差點把朱雷熏暈過去。

朱雷的左臉被高個子的腳丫子踩著,右臉被壓在水泥地上的一個草墊上,朱雷的雙手無助地抓著高個子的腳脖子,徒勞地想把高個子的腳移開,卻根本搖撼不動高個子一米九幾的身軀。

初中生伏下身子,看著朱雷在臭腳丫子和水泥地之間被擠壓得變形的臉,哈哈大笑:「這下美人可不漂亮了。」說完也學高個子,甩掉球鞋,拿穿著臭襪子的腳去揉朱雷因為被擠壓而翹起來的鼻子。

「哈哈!瘦美人,」狐狸眼向著在邊上嚇得動彈不得的文音說道:「你要想胖美人的頭不被踩爆,就趕快自己把衣服脫光吧!」

文音被嚇得思想一陣空白,根本動不了,「啊……」地下朱雷的一陣慘呼把她驚醒。高個子全力地踩著朱雷的頭,彷彿是踩滅一個煙頭。朱雷的短髮淒慘地散開在他的光腳和水泥地之間,健康的身體徒勞地在地上扭動著。

刀疤臉示意高個子把腳勁放鬆一點,說道:「如果你再不脫,你好朋友的頭即使不爆,她的臉肯定是沒法要了。」

「你裙子的屁股上還印著我的腳印呢!」初中生怪笑道:「快脫了,讓我們看看你真正的光屁股吧!」

文音一陣慌亂,平時拿主意的都是朱雷,現在朱雷已經被打成這樣,無論如何不能讓她繼續受苦。既然肯定要被侮辱的,就先把朱雷救下來再說吧!想到這裡,文音咬了咬嘴唇,下定決心似地把手拿起,開始解襯衫扣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