刺激的做愛

小盧是我的同事,平時我倆相處的很好,所以兩家也相互來往,我媳婦和他媳婦就此也相處的不分你我了。說句實在的,我第一次見到小盧的媳婦小華,就從心裡喜歡上了她,但始終不敢表露,只能把這份愛深深的藏在心中。在晚上和老婆做愛的時候,我常常幻想著小華,每次射精的時候,都要從心底喊著:「小華,我愛你!」

因為有了這份愛,就時常注意她,這是人之常情。我瞭解到,小華今年二十八歲,是我市中心醫院的麻醉師,很有名望,因為小盧是個無孩主義者,所以結婚五年來一直沒要孩子。我們實話實說,小華並不是閉月羞花之貌,但卻給人一種獨特的美,也許我這是情人眼裡出西施吧。她中等的身材,微微有些發胖,皮膚也不白皙但很細嫩,眼睛不大嘴唇還有點厚。我最喜歡的就是她那高高的乳峰和圓圓的屁股,有時候很有衝動想摸一下。

時機終於來了,那天小盧喝多了,胡言亂語,走路也走不穩,我就送他回家。其實,我也有些醉了,但想到能見到小華,才別有用心的。進了門,小華把臉沉了下來,說怎麼又喝多了。小盧在家一向霸道,喝了酒更加凶悍,張口就罵,拿起東西就亂摔。小華好像很平靜,很溫柔的端出一杯茶水給他喝,小盧喝下去後不一會就倒在沙發裡睡了。我很納悶,小華笑著告訴我,這是麻醉劑,喝下去讓他穩當穩當,每次喝完酒後都給他喝這個,一覺能睡到天亮。

真的,在我抬小盧上床的時候,就像死人一樣,什麼都不知道。小華也來幫忙,我們的身子碰到了一起,她的臉紅了一下。當時我的腦袋一片空白,想反正小盧不省人事了,我做什麼他也不知道。再說了,小華告訴我給他喝了麻醉劑,一定是暗暗告訴我可以對她那樣。我藉著酒勁伸出手抱住小華,她明顯的嚇一跳,大聲問我幹什麼?這時我才知道我是自作多情了,但事已至此了,就死死的抱住不放,還說了些怎麼愛慕的話來。可小華斷然拒絕,拚命的掙扎,使我的手幾次都沒有成功的伸到衣服裡。

經過幾番較量,我都以失敗告終,小華罵著,打著。這時我的酒醒了一半,突然想我這是幹了畜生的事兒,要是明天讓小盧知道了,就沒有我的好了。想到這,我連忙鬆了手,跪倒在小華的面前,懺悔的哭著,求她不要把這事兒說出去,同時也表達了因為愛才做了這樣傷天害理的事兒。沒想到,此時的小華卻冷靜的嚇人,低頭看著我有十分鐘左右,說了句:「我們去那屋吧。」就這樣,我們有了第一次。

雖然我們發誓過,就這一次,但事情發生了就不可能結束,我們又有了第二次、第三次……最後多少次就記不清了。後來我才知道,小盧根本不是無孩主義者,原來他一直想要個孩子的,但他有病,只有百分之二十的幾率才能讓小華懷孕,他們一直努力著,可始終沒有結果。我開玩笑著說:「不如我讓你生個孩子吧!」小華斷然拒絕了,因為她和小盧是青梅竹馬,感情很深,已經做出對不起小盧的事兒了,絕不能再往前跨越一步,我也就打消了念頭。

我們租了一個單間,【本文轉載自超爽文學網(xxxnovel.com)】就是為了做愛用的,租金我付是天經地義的。隨著時間的推移,我才知道小盧滿足不了小華,而小華又是一個性慾很強的女人,每次沒有兩次高潮是不讓我射精的。說句實在的,和小華做愛比我老婆強,別看她平時文縐縐的,一副賢妻良母的樣子,可一到做愛的時候,就瘋狂的比蕩婦還蕩婦。我買了dvd,這是最快樂的事兒,我們按著片子中動作去做,這是小華在家沒有的,也是我在家也沒辦法做到的。

一天,小華突然說:「我想,如果你和我老公在一個床上,能是什麼樣的?」這事兒我想都沒敢想過,再說了小盧也不能答應。小華撅著嘴說:「我真的好想像錄像中那樣,兩個男人和我一起。」說到這,臉兒有些紅。我開玩笑著說:「除非你像那天晚上那樣,把他弄個人事不省,我們才能這樣。」沒想到這句話提醒了她,眼睛中都放出光芒來。

還是一天晚上,小盧仍然喝多了,我送他回家。小華偷偷的給我使了個眼色,我知道她真的要那樣做了,我的心噗通的跳個不停。不一會小盧就昏昏沉睡了,我倆把他抬到了床上,小華開始脫小盧的衣服,回頭說:「等啥呢?你也脫呀。」我頭腦一片空白,機械的聽從了命令,不一會我們三人都全裸了,一床被蓋住了我們三個人。

我真的有些不習慣,可小華顯得很興奮,一會摸摸我的雞巴,一會摸摸小盧的雞巴,一會親親我,一會親親小盧……我被她的行動感染了,也投入當中。小華很放蕩,在我插裡面的時候,一隻手摸向小盧,說:「老公,你看看你的好朋友啊。」一會高潮的時候,她又喊著:「老公,我對不起你了。」這次做愛,小華竟然來了高潮三回。最後她把屁股高高翹起,一邊讓我從後面插進去,一邊親著小盧說這悄悄話。當我射精的時候,小華說:「老公,你朋友肏我還射精了。」

有了這次刺激的做愛,小華顯得很高興,常常約我把小盧弄醉,然後做愛。後來乾脆就直接看片子,按著裡面的姿勢來做,只可惜小盧的雞巴不能硬起來,也是小華的遺憾了。時間長了,我們姿勢也有增加,什麼肛交、口交都要做。小華很調皮,有時把我射到她嘴裡的精子吐到小盧的嘴裡,說是也讓他嘗嘗;有時我在後面抽插的時候,她就把小盧的雞巴含住,完事之後,小華說很過癮。說到這裡我的心也不好受,因為白天我和小盧仍然是好朋友,經常在一起喝酒,特別是在他家喝酒時候,我看得到小華在一旁侍候著,就很難受。

可這刺激的做愛沒有結束,小華要到我家去,理由很簡單,因為我在她家床上做愛了,所以也要到我家體驗。我沒有辦法,只好用她的手段把我老婆麻醉,然後也像在她家一樣三人蓋著一個被。沒到這時候,小華總是要我先和老婆做愛,然後她倒在一旁和我親嘴,最後要把精子射到她那裡面。說句真的,小華避孕措施做的很好,我們相處兩年多,她一直都沒有懷孕。但到我家做愛的事兒要比在她家少,因為我還有個三歲的孩子。

最刺激的一回,是小盧請我們家吃飯。小華早就存有動機,在我老婆的啤酒裡下了藥,不久老婆就昏昏沉睡了。小盧還不知道為什麼,喝的高興,不一會也睡了。小華顯得異常興奮,把我老婆的衣服和小盧的衣服都脫了,讓小盧和我老婆睡在一起,而我們倆睡在一起。小華說:「這樣誰也不虧。」可我們這邊幹的熱火朝天,那邊卻一點動作都沒有。但這只有這一次,因為做完愛的我們都很累,還要把我老婆和小盧分開,並且穿上衣服,可小華覺得很刺激。

我和小華的感情越來越深了,她突然要求要和我有個孩子,我想拒絕,可看到她堅定的目光我退縮了。現在小華已經懷孕了,挺著個大肚子。小盧很興奮,對我說他就是想三十多歲的時候要孩子,可我知道那孩子是誰的。老婆更是高興,天天圍著小華轉,教她怎麼樣的保養身體,怎麼樣的睡覺別壓著孩子等等。可我的心一直焦慮著,我害怕小華肚子裡不爭氣的孩子長的像我的話,那麼一切都完了。但這時看小華卻很平靜,她想做媽媽已經好幾年了,豁出去了。而我卻很煎熬,盼著快生出來,又怕時間過的太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