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母女

(0)小妹的自白

查比利甘是女人的克星。因他年輕英俊,雄健如一頭公牛,腰纏萬貫,個人財富足以買下好幾個國家,而且他還沒有結婚!!

風姿猶存的媽媽、風騷可人的嫂子,還有靚麗可人的我,都情不自禁陷入他的情網,越陷越深,不能自拔。也就是說,娘三個擁有同一個情人。

媽媽剛四十出頭,絲毫沒有因生過孩子而顯得蒼老,相反,經過男人露滴桃花,變得更風情萬種,成熟性感了。這個年紀的女人正是如狼似虎賽過金錢豹的季節,何況又是一個寡居人。

嫂子大我一歲,典型的美人坯子,浪漫驕傲,不喜歡別人安排生活,但胳膊擰不過大腿,被包辦給哥哥。她了發洩內心的憤懣,在洞房花燭的夜晚,撇開爛醉如泥的丈夫鑽進了查比利甘的被窩兒,之後她就被迷住了,把生命融入另一個男人。

其實最開始,查比利甘是我一個人的情人,在巴黎那片小灌木叢裏,我心甘情願讓他採摘了花蜜,因我愛他愛得發瘋。沒想到,介紹他到家時,媽媽對他一見忠情,主動勾引查比利甘上她的床;嫂子主動他開放。

和我競爭情人的,一個是我親娘,一個是我的嫂子,除了彼此心照不宣,又有什辦法?要知道他是破了嫂子和我處女花身,喝了我們的原汁原漿,也是佔有媽媽第二次青春的男人呵!

發生在每個女人身上的這種事,不必誰點破,尤其生活在一個家庭裏,當然占盡便宜的永遠是男人。

一開始,我們都彼此保持默契,男人也不那大膽,每次只要一個人。但終究男人的貪欲無限,他逐漸變得肆無忌憚。在我們不得不允許他當著我們三人的面向其中任何一人表示親近(像摸摸臉蛋兒、碰碰胸脯啦、掐一把屁股、吻一吻櫻唇啦、說幾句勾情話啦……)之後,他變本加厲,最終我們允許他把我們兩個或乾脆娘仨兒壓倒在一張床上輪著操個地覆天翻。

我們不得不心甘情願,因他實在是天下少有的男人,強大得我們沒有哪一個能單獨承受他一次又一次永不疲倦地猛烈攻擊,即使是經過千錘百練,床第間熟識老道的媽媽,也不能滿足他的欲望。

後來查比利甘決定投資興建越南公司,由媽媽、嫂子和我共同管理,他是建金屋以藏嬌娃。我們的男人每年在世界各地和越南之間往返數次,名“巡視”公司工作,實際上是了我們作公司管理者,沐浴洗理之後,赤裸裸在他的身下向他彙報工作……

(1)欲火中燒的男人

天黑了,嫂子沒回到哥哥床上。從我們臉上綻放的笑容不難猜出,我們的男人來巡視工作了。

花園別墅似的公司豪華臥室裏,查比利甘穿著睡衣,坐在寬大加長的真皮沙發裏,左手摟住一個著粉紅色睡衣的美人,那是嫂子;右手摟著一個穿淺黃睡衣的美人,那就是我了。兩個頭髮都還濕漉漉的女人,剛從浴室裏洗浴出來,而媽媽還沒洗完呢。

看著兩個把臉偎在他懷裏的乖巧女人,男人臉上露出微笑:“寶貝,不知道你們又研究出什菜來讓老闆一一品嚐,嗯?我的小乖乖們。”

“啵……啵……”他邊說邊各吻了我們一下,手不老實地探開我們睡衣的前襟伸了進去……

“嗯,壞嘛……”兩個女人都不由扭動起來,四隻粉拳雨點兒般捶上寬闊的胸膛。

“哈哈……我的東方美人兒,我要讓你們統統地……”他做了一個殺頭的姿勢,然後一隻手伸進人家懷裏佔便宜,捏人家峰頂;另一隻手則從嫂子的懷裏拿出來,挑逗地掐了掐她奶洗般的臉蛋兒……

我的臉登時通紅,當然明白男人的意思,我羞怯地使勁往他的懷裏鑽,【本文轉載自超爽文學網(xxxnovel.com)】身子扭動著,不滿地同時也是幸福地“嗯”了一聲,因我感到有力的大手一下攥緊了他的小馬子堅挺沉甸的乳子……

嫂子則從男人懷裏直起身,端過旁邊的香酩:“哼!真壞,嘴巴好臭……”

嫂子快速地喝一口茶含住,搬過男人的頭,嘴貼在他唇上,把一口水全渡進男人的嘴裏:“讓你臭……”

“……”我笑著幸災樂禍。

但沒提防男人在瞪我一眼後,一把揪住我,不等我明白過來,就對住我的嘴把一口水又全渡進我的口裏,再一捏我的鼻子……

“哈哈……”這回男人和嫂子一起笑起來。措不及防的我硬生生把那口嫂子渡給男人、男人又吐到我嘴裏的水全咽了,嗆得直翻白眼。

看到我的滑稽相,他們笑得更厲害了。我嗔怒地用手擋住胸口,強喘過一口氣,我的粉拳爆豆似的擂上了男人的胸:“你壞!你壞!你壞……”

嫂子在旁邊笑得更歡:“打是親,罵是愛……”邊笑她還邊羞我。

“哼,嫂子你更壞……”我頭貼到男人懷裏,嬌扭著身子:“嗯,哥哥,一會兒你要狠狠地整整她嘛,替人家出氣……”

“噢,小妹來火了,別生氣哦!嫂子這就鋪床去,讓哥替妹子消消火……”說罷嫂子真站起身,扭搭搭奔佔據半個屋子的水床走去。

“嫂子,你壞嘛……查,你看嘛……”我嗔怒地跺腳,在男人懷裏又一陣扭動。但抓在我胸脯的手握得更有力了,另一隻從嫂子身上收回的手也攬在我的後背上,把我緊貼著,男人眼中噴著火盯著我……

我更羞了,騷騷地柔聲:“哥哥,你,你壞嘛……”怯怯地撲進男人懷。

男人把我扯起來:“小混蛋,我的心肝……”緊緊地抱住我,唇遞了上來。

我閉上眼,湊上小嘴迎住男人,雙手緊緊勾住男人脖子。男人吻住我鮮嫩櫻唇,攬著我的手慢慢移到渾圓的屁股上托摸,他舌尖兒頂開我的皓齒,擠進來,抵住我小舌,再住裏探尋……我抵抗著,無濟於事,絲毫擋不住進攻,不得不和他纏繞。奶房被壓得緊緊地生痛,頭暈乎乎的……

男人撩起我睡衣,從下邊開縫處把手伸進來,在我光滑的小腹上撫摩著,向下、向下……

(2)受難的媽媽

“那是誰在欺負人家閨女?……”一聲妙聲,伴隨著忍不住的笑,是媽媽洗完了來逗趣。

我好羞。真的,做查比利甘情人不是一天兩天了,娘三個一起被操也不是一次兩次了,每回我總有些不好意思。推開男人,坐直身子,用手扯一扯被弄松的睡衣,理一理被弄亂的頭髮:“媽……你好壞嘛……”

男人正弄得火起,媽媽的驚擾使他惱火。他一下子站起來,盯向媽媽,要向媽媽興師問罪;但看見站在前面不遠、穿著乳白浴衣像熟透桃子似的女人那性感身段豐腴肉體時,尤其看到那僅被浴衣遮住一半而、另一半完全暴露在外高傲聳立的豪乳時,男人更興奮了,他下體勃起成一座富士山,有東西把他睡衣支得高高的。

“美人,誰讓你這晚才來,好,今晚就從你開始,我要品嚐最東方的味道……來,兩個小寶貝,給我寬衣……”

男人迫不及待想幹了,他一邊邪邪地笑著望著媽媽,一邊把兩臂舉起,好讓嫂子和我他寬衣。我和嫂子同時扭到男人面前,嫂子跪下去,解開男人的睡衣袍帶,我在後面把睡衣從他身上拿走……

“噢……”一絲不掛……哇!下邊那高高挺起的巨無霸,像一截鋼鞭一抖一抖地,嫂子不覺低叫出聲,不自覺伸出小手攥向男人的傢夥……但那東西小孩手臂般粗細,九寸多長,她的小手握不過來。

“好燙……”嫂子一邊浪笑一邊道,“小妹,瞧它發這大脾氣,”嫂子用手套動著:“媽媽要受苦了……”

“哼,我們誰也好不了!”我嗔道。

男人一把推開我們,迫不及待的他赤裸裸雄赳赳奔媽媽走去。我們浪浪的娘喲,自己已解開浴衣,讓它從自己身上滑到地上,她騷騷地擺個姿勢,雙手擠壓一對豪乳……也是一絲沒掛……陰毛太濃密了,那鬈曲、油黑,範圍那大,一直長到肚臍……

男人已走到赤裸女人面前,媽媽還是那騷騷的姿勢,眼睛媚浪地浮動著,嘴角含春,看著一步步向自己逼近的男人,除了呼吸有些急促外,其他顯得絲毫不亂,媽媽畢竟是經過大風浪的人!

突然,男人猛的一弓身,一隻手攔住媽媽奶白豐腴的大屁股,一隻手攬過她的背,一下子把媽媽從地上抱了起來,往前一邁步,把媽媽朝床上扔了出去……

“噢……”三個女人都是一聲驚叫,隨著媽媽被扔到大床上,床彈動起來。

畢竟是見過陣勢的女人,媽媽馬上恢復平靜,就勢仰臥床上,雙腳屈曲,腳尖撐床,臀部一一地挺動,以騷得迷人的姿勢……

媽媽皮膚雪白,乳房高高聳立,那乳峰更隨她的挺動和深深地呼吸而抖著乳浪。她周身曲線奔騰起伏,最騷的豐盛茅草地裏小丘中間那凹陷的峽谷,此刻已完全洞開,急急地想要納客……而媚媚地盯著男人的媽媽,嘴裏還邪邪地叫道:“來吧,小冤家,來呀,讓娘來教訓教訓你這個不知天高地厚的小混球……”

男人猛一聲吼叫,餓虎般撲向媽媽,身體在空中劃過一道弧線後,準確無誤地落到肉滾滾的花身裸體上。好一招餓虎撲羊!雙手一下子抓住乳峰,身子一下子壓住了赤裸的肉波,就見男人屁股繃緊,隨下撲的力道,大雞巴頭子對正媽媽的大屄淫地,往前一頂……

“噗滋……”“啊……”

一聲妙聲伴著一聲浪叫,驕傲的媽媽屁股一下子著了床,深深地陷了進去,她兩腿不再屈曲,而是伸直了向空中挺著。

再看我們的哥哥,一尺來長灼熱無比粗碩健挺的大肉棍,準確無誤一截不剩地全根插進媽媽的大屄。媽媽,身經百戰戰無不勝的驕傲的媽媽,騷洞把男人的東西全根盛下啦!

“好滿……好緊……好脹……啊……啊……”

“舒服……舒服……好舒服……”

“噢……噢……噢……唔……”

媽媽瘋狂地高聲淫叫,她嚐到了妙不可言的味道。

我們的男人,好像壓著媽媽不動,但我們都嚐過那滋味,他屁股使勁狠壓,陰莖在屄裏緊繃著,要把他身下的女人捅漏。男人低下頭,很響地吻了一口,媽媽的雙手緊摟住男人的背,死命地往下拉,她渴望男人壓緊胸腹,渴望被壓死。

男人開始操了,他前後運動著骨盆,速度很慢,大雞巴一前一後地抽動……

“絲……”大肉棍子從媽的洞裏往出拔,箇中高手的媽媽,每個時候都知道怎樣配合默契,怎樣讓男人歡心:只見她雙腳抵在床上藉以支撐,尖兒離床,以使兩腿間的部位向上追貼。

“噗刺……”男人屁股又往下往前往裏一壓,挺動他的大雞巴頭子慢慢地一節節推進屄心裏,媽媽被幹得大屁股又完全落下與床著實。男人又把雞巴往外拔出,媽媽再迎挺,男人再往下壓插,媽媽的屁股再著床……

我們的好老闆,好男人,他不急不快操得好穩,每一次抽插都大起大落。而我們的親媽,她也被勾起了無窮的淫浪,媽媽嫌操得太慢太不過癮了,所以當男人往她屄中送棒入洞的時候,就雙手兜到男人屁股上往下使勁搬,以增大男人下操的力量,同時嘴裏翻飛地嚷嚷:“快……快……啊……快幹……啊啊……用力……用力……啊……使勁……噢……”媽媽是很會叫床的女人,她浪叫連聲。

男人適時變換了招式,他屁股得很高,以使雞巴完全從媽的屄裏抽出,那大雞巴經過這一操,更加威武健碩,媽媽把它弄濕了,從那龜頭兒往下滴著液體。剛嚐到甜頭的媽媽,被男人抽槍後,感到身體裏好空,忙拚命挺身,雙臂兩腿全勾向男人,嘴裏急急地呢喃:“不……好乖乖……別起來……快操……我要我要嘛……”

男人微笑著,他雙手支著床,下體又往上了一。

“不,不……我要啊,我要你……操、操、操啊……”

媽媽下體使勁往上挺起,弓起多高。

“哈哈……”男人一聲驕傲地大笑,他猛地又把屁股高了一截,然後快猛兇悍地朝媽媽沖下來。

“噗哧……滋……”

“啊!……”媽媽一聲痛快淋漓的大叫,大槍在空中劃出一道弧線,再一次挑開她的城門……男人擰槍發狠,一槍見底,直搗花心!媽媽的肥屄又一次落實了。

男人全身覆壓在媽媽身上,整個地擠緊了她,操得密不透風,他們的胸腹間連根針都塞不進去。媽媽四肢向空中又一次伸起,她體會著男人的劇烈衝擊,緊緊地像一條發情的美人魚纏上了男人,熱情地遞上嘴唇,被吻住的嘴不時地發出“唔唔”的浪哼。

好老闆,好男人,大雞巴操在媽媽大屄心裏,緊緊地……他繃緊有力的大屁股還一挺挺地把雞巴使勁往媽媽屄裏操著,插著,幹著,頂著……

過了一會,男人開始晃動骨盆,屁股一圈圈扭動,大雞巴在屄裏做起了旋轉運動。嫂子和我都嚐過這種味兒,那陰莖左右撞擊陰壁,噢,好刺激!……轉了幾下,男人把雞巴往出拔一截,然後用力插進,等插緊後再挺兩下屁股……玩一會兒,他不插也不抽,大雞巴在騷屄玉洞裏繃得緊緊地,一撅一撅地挑動著,直接刺激著媽媽的陰蒂。

“啊……啊……噢……好美……噢……美死我啦……”真是太刺激了,媽媽兩腿不停地蹬著踢著,時而屈曲時而伸平,時面大分,時面夾緊……

男人雙手支住媽媽兩肋旁邊的床,屁股往前往裏,雞巴在媽媽的大屄裏一截截地湧動,“刺……絲……絲……刺……”好老闆,就這前後顧湧著,速度在加快,不斷地加快……

“啊……啊……”媽媽隨著操動的頻率抑揚頓挫地淫叫,一聲高似一聲,一聲緊似一聲!

男人操著操著,又開始擰槍發狠,他屁股大展雄風,嘴裏“嘿嘿”地低喝,大雞巴朝大屄裏猛插狠抽,陰莖激烈地摩擦著陰道……

“啊……啊……啊啊……好人……操死我啦……啊……”媽媽亂叫著,浪語著。

男人操到興處,雙肘支床,雙手攀上媽媽的奶子,揉搓、掐捏、擠壓;腳做動力,身體前後聳湧著,和媽媽一起蕩著肉浪。

“噢……啊……媽……媽……我的媽呀……你操死我啦……噢……”媽興奮,我那被男人千騎萬幹的親娘,被男人操得直叫媽。

“啊……操死我啦……啊啊……美死我啦……啊……”

床上的一對男女,激情似火,而旁邊的人可就慘了。嫂子和我早已把自己扒光等操,此刻我們卻只能彼此撫摸,但那有什用!

“男人,好男人,快,快!別光操一個人,來,來呀,來操我,操我,快,來操我呀,這裏還有兩個女人,她們更加年輕漂亮……快來,快,來……操……我……!”

我們心裏焦急地喊,同時禁不住撲向大床,一左一右挨向大床上茹毛飲血戰鬥著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