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極品人妻的無奈墮落

當尤玲的慾火慢慢退去,身體的需求不再控制她後,失身的痛苦和被凌辱的悲傷一點一點湧上來,慢慢地佔據了她的心,她把還伏在她迷人肉體上的陳天豪推開,將襯衣撿起擋住自己裸露的身體,失神地依偎在車門旁縮成一團,當大搖大擺坐在身旁的陳天豪剛把手伸過來,試圖撫摸她時,尤玲再也忍不住抽泣了起來。

陳天豪見狀,知道尤玲現在肯定是因為失身而後悔,便不顧尤玲的反對,將她摟入懷裡,故作溫柔地對她說:「我的美人,都怪我不能把持自己,事情現在都已經發生了,只要我們以後小心點,沒有人會知道,我會好好對你,不會讓你吃虧的。」

「還有以後?!我們沒有以後了!!!」尤玲神經質般的大聲吼道,然後放聲痛哭。

望著情緒極不穩定的尤玲,陳天豪沒再說什麼,只是把試圖推開他的尤玲緊緊的摟住,輕輕的像對嬰兒一般拍打著她光滑如緞的背,讓她伏在自己的肩頭哭泣。尤玲哭泣著發洩自己的痛苦和悲傷,自己為什麼不堅決反抗,怎麼會失身,以後怎麼面對老公,尤玲覺得自己的頭裡亂成一團。

過了一會兒,尤玲的哭泣聲越來越小,可能是剛才盡情的宣洩,現在她覺得自己要好些了,畢竟事實是不能改變的了,她只有面對這個很難接受的處境,她讓陳天豪把自己放開,默默的把散在車裡各處的衣物撿來穿好,考慮片刻後對正在一旁看著自己的陳天豪說道:「我就當做了個夢,希望你跟我一樣,把它都忘了,就當沒發生過,好嗎?」

「小玲,我怎麼能忘掉,我是真心喜歡你。」陳天豪越來越覺得回味無窮,豈能就此放手,尤玲靚麗性感的身體、性愛時欲拒還迎的表現已經深深的吸引了他,征服性感人妻和高傲美女的滿足感讓他覺得原來那些主動送上門的女人是那麼不值一提。

「你不要說了……我……我是有丈夫的人了,這樣做我對不起他。」尤玲其實對陳天豪並不反感,至少陳天豪比宋俊傑有本事,不像宋俊傑,只會在他父親的庇護下生活,才會讓自己……可宋俊傑畢竟是自己的丈夫,而陳天豪不是,一想到這裡,尤玲心裡愧疚不已,自己被陳天豪姦淫的高潮不斷,完了還拿他跟丈夫相比。

「小玲,我說的都是真心話……」陳天豪急不可耐的訴說自己的想法,想讓尤玲能默認他們的關係,這樣他就能長期玩弄尤玲了。

「你不要說了,我想回家,我累了。」尤玲閉上雙眼,不再理睬陳天豪。

陳天豪見尤玲對他不理不睬,馬上就想起兩人第一次見面時的場景,心中有些生氣,「你以為你還是什麼貞潔玉女,日都遭我日了,還這麼猖狂,那好,我今天就把你日個夠,看你以後在我面前還有什麼驕傲的。」

陳天豪把車發動就向城裡開去,他下定決心,今天不能讓尤玲回家,哪怕用很卑鄙的手段也一定要讓她毫無退路,心甘情願的淪為自己的玩物。

車進入市區後,尤玲發現並不是向她家的方向,馬上對陳天豪近乎喝斥的問道:「我要回家,你想幹什麼?」

「你現在這個樣子怎麼回家,我帶你到酒店去洗個澡,你收拾一下再回家,不要讓你的鄰居們發現什麼。」陳天豪早就想好了理由,馬上就故做體貼的說。陳天豪想只要到了酒店,就由不得尤玲了,今天不讓尤玲乖乖臣服於他的跨下,他就決不收手。

「這……好吧!」尤玲想想也是這個道理,覺得陳天豪還是關心體貼她的,尤玲住在工商局的生活區,現在回去,難免會碰上別的人,要是讓鄰居或同事們看見自己滿臉的淚痕和零亂的頭髮、衣物,那就難免讓人……

車又開到海峰大酒店,這個酒店是海峰市唯一的四星級酒店,是陳天豪和兩個朋友合夥開的。這家酒店的十二樓,在總經理辦公室旁邊的1210號房間裡安裝有九台針孔攝像機。1210房間並不對外營業,主要是用來拍攝陳天豪邀請來的官員在裡面尋歡作樂時的證據,便於以後如果他們不買面子時,陳天豪好用來要挾和控製他們。

1210房間的秘密除了陳天豪和他的鐵哥們--海峰大酒店總經理方雲知道外,就沒別人知道了,因為連安裝都是他倆干的。

陳天豪知道方雲今天在外地還沒回來,總經理辦公室就沒其他人有鑰匙了,也就是說不會有人會看到將要發生的一切。陳天豪決定當一次主角,如果他跟尤玲梅開二度後,尤玲還是不聽自己的話,他也只有用錄像帶來要挾她了。

陳天豪把尤玲帶到1210房間門前,把鑰匙取下來交給她,騙她說這是市政府長期包的房間,除了他之外就只有辦公室劉主任才有鑰匙,現在劉主任是肯定不會來的,不過為了以防萬一,最好把房門反鎖上,他就不進去了,他去給尤玲買事後避孕藥。

尤玲感激的看了看陳天豪,默默的打開門就進去了,等尤玲關上房門,陳天豪在聽見反鎖房門的聲音後,就趕緊到隔壁總經理辦公室去了。

陳天豪進到裡間,把監控器打開,九個屏幕馬上顯示出圖像,其中有六個是不同方向房間內的圖像,另三個是浴室內的圖像,陳天豪看見尤玲把門、窗戶、浴室、櫃子,甚至床下仔細檢查了一遍後,便把鑰匙放在自己的小坤包裡,坐在床沿把衣物脫去,披上睡衣就走進了浴室。

尤玲一次又一次用香皂、沐浴露清洗身體,似乎能把今天發生的一切洗去。她現在是越來越迷惘,一方面覺得對不起老公,而另一方面覺得陳天豪是一個對自己體貼入微和很有勢力的男人,跟他在一起自己有安全感,不像宋俊傑那樣窩囊,反正自己跟陳天豪已經有了性關係了,如果自己今後跟他保持情人關係,那自己以後的生活……

尤玲思前想後,最後還是決定自己不能再跟陳天豪來往了,哪怕宋俊傑再沒出息,【本文轉載自超爽文學網(xxxnovel.com)】他畢竟還是自己的老公,自己應該盡到身為人妻的責任。

尤玲一邊洗一邊想,洗著洗著,慢慢的覺得自己剛剛熄滅的慾火慢慢的又升起來了,在宋俊傑離開的時間裡,尤玲有時為了滿足自己的生理需要,在家裡也手淫過,於是她的雙手不自覺的開始撫摸自己的身體,最後禁不起坐在馬桶上拼命的自慰起來,發出了一聲聲難以抑製的呻吟。

「今天自己怎麼了,怎麼會這樣,難道自己真像陳天豪說的那樣是淫婦。」一想到這裡,尤玲便想起剛才跟陳天豪的銷魂感受,身體的需求變得更加強烈和無法控製,心裡想的除了性愛還是性愛,現在任何一個男人出現,尤玲可能都會同意甚至會要求跟他性交,瘋狂的性交。

陳天豪得意洋洋的看著屏幕上尤玲的表演,這一切都是他意料之中的,1210房間裡的香皂和沐浴露看上去跟一般的沒什麼分別,其實,是從國外買回來的,都含有大量的催情劑在裡面,好讓那些官員和妓女瘋狂性愛。尤玲平時循規蹈矩,哪裡知道這些,所以她一直還以為是自己的原因。

「叮咚……叮咚……」急切的門鈴聲將正沉浸於慾火中的尤玲警醒,陳天豪來了,尤玲擔心未必能把持住自己,便故意不去開門,希望陳天豪能離開。

但門鈴一直響個不停,尤玲只好強忍住心中的慾火,將浴衣穿上,滿臉通紅的去開門,她想只開一個小縫,能把藥拿進來就行了,不能讓陳天豪進到屋裡。

「玲姐,你沒事吧,你的臉好紅,是不是感冒了?是不是剛才我們在河邊的時候,你受涼了?」在開門的一瞬間,陳天豪暗地裡一用力,強行推開門進去就把門關上,看著慾火如焚的尤玲,他故作關心的問道。

「沒事……可能是剛才水有些燙的原因吧!」看著已經進到屋裡並順手將門關上的陳天豪,尤玲緊張的回答,她知道如果陳天豪現在要是想再次佔有自己的話,自己恐怕很難拒絕。

「你把藥給我,我想把衣服換了回家。」尤玲覺得下身騷癢無比,大腿不由得磨擦了一兩下,不過她剛才下定的決心讓她強忍住自己的慾望,想趕緊把陳天豪打發走。

看著春心蕩漾的尤玲,陳天豪微微一笑,一邊把尤玲攔腰抱起向床邊走去,一邊說:「玲姐,你不用急,時間還早,你先休息一下吧!」

「你……你要幹什麼……我們不能再犯錯了。」尤玲連忙拒絕,可她也覺得自己的拒絕是那麼無力,同時毫無反抗的身體意味著她已經接受了陳天豪對她的再次佔有。

「放心,我不會日你的,除非你求我日你。我只想抱抱你!小騷貨!」陳天豪現在有了貓玩老鼠的心情,要是尤玲有本事能不主動求他的話,那他一定會放過尤玲的,因為在特製香皂、沐浴露的作用下,他還沒見過哪個女人能忍得住,包括那些經驗豐富的下海十多年的妓女。

「你好壞啊!……討厭!」尤玲被陳天豪赤裸裸的淫語調逗的心癢癢的,她想開口罵他,誰想說出來卻變成情人調情般的口吻,此刻尤玲再也不想老公了。

陳天豪抱著尤玲兩人一起倒在床上,陳天豪將尤玲壓在身下,手便伸進寬鬆的浴衣裡抓住尤玲的乳房玩耍,尤玲馬上發出陣陣嬌吟,動情的主動向陳天豪索吻。

很快,尤玲在陳天豪的調逗下,女性的尊嚴和人妻的操守被她統統拋在了腦後,只剩下燃燒的慾望。

當陳天豪起身下床把電視和DVD打開,電視屏幕上很快出現一對歐美男女進行激烈的性愛,看著自己從未見過的刺激場面,聽著他們發出的呻吟,尤玲再也無法控製自己,主動將自己和陳天豪的衣物脫去,心中滿是衝動和興奮。

陳天豪躺在床上,得意的看著美麗的人妻為自己脫衣,等自己的衣物剛剛脫去,陳天豪一把就把尤玲拉在自己身邊躺下,翻身壓了上去,不停的調逗、撫玩尤玲,陰莖在她的陰道口摩擦而不插進去,陳天豪要等尤玲開口求他。

「小騷貨,是不是想我日你?」陳天豪明顯感到身下性感人妻的激烈燥動,不停的顛動臀部示意自己進入。

「是……」尤玲小聲的說道,心裡有些恥辱和著急,她現在已經燃燒起來,可身上的陳天豪遲遲不進入讓尤玲恨不得把他推下來,女上男下自己來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