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星凌辱系列-CoCo

看著手錶已經是晚上七點了,今天晚上又下大雨看來是沒有什麼客人了,正當我想把車開離機場的排班位置的時候,前方有個戴墨鏡的女人在向我招手。

我把車開過去停在機場大門,只見那個女人手提著一個背包開門上了車,她說了目地的後摘下墨鏡從背包中拿出一條手帕擦拭著淋 的頭髮,我從後照鏡中看清處她的臉,她有一襲染成金黃色的長髮,臉蛋長的十分 麗。我看了之後總覺的好像在那裡看過她,忽然聽到收音機正在播放 CoCo 的"好心情",我再看仔細一點真的很像是李玫。

我提起勇氣問她:「小姐 ! 請問你是不是唱這首歌的CoCo?」

她笑了笑回答說:「司機先生,你的眼力真好,竟然認出我來了 !」

我也笑著回答說:「那裡是我的眼力好,你長的這麼漂亮,誰會認不出來 !」

和她說話的時候,我從後照鏡中偷偷地看著她,她上身僅穿著一件小可愛下身穿著一件高過大腿的熱褲,從後照鏡中可以清楚看見那雪白的肚皮及大腿。

一會兒車子已經快開到了林口交流道,前方擠滿了要趕回家的車潮。於是我說:「前面現在會大塞車,我們改下交流道走山路出林口,好不好?」

她也同意了,於是我把車子開下交流道往林口工業區駛去,這一路上從後照鏡中 CoCo 那惹火的身材看的我老二直髮硬。我心想:「干! 什麼明星,穿的還不是跟婊子一樣,反正這條路也沒有什麼人家,就讓老子來爽一下。」

我打定主意後,將車開往附近一處廢棄已久的鐵工廠。

李玫見我神色有異,急忙大呼:「停車 !你要載我去什麼地方?」

我發出奸邪的笑聲說:「放心,老子等一下就帶你這個騷貨上天堂」

我剛把車停好,李玫便急忙開門逃了出去,此時天空仍然下著大雨,四處一片黑暗伸手不見五指,只見她不分方向邊跑邊喊救命,可是在這荒山野嶺那裡會有人聽的見呢?

李玫跑了十幾分鐘後已經沒力,於是靠在附近的一棵大樹休息,此時她的身上又 又冷又餓,她再也忍不住哭了起來。哭了一會兒她擦了擦眼淚,打算靜下心找條出路,正當她以為脫離險境時,我從大樹後面走了出來。

宛如看到鬼般,她拾起地上的木棍對著我說: 「你…你…你不要過來 !」

我冷笑著說:「干你娘!用枝棍子就想嚇我,等一下看老子用底下的棍子來收拾你 」

話說完我大步向她走去,她果然揮動手上的棍子想打我,可惜的是被我用左手抓住棍子,正當她用力想拉回棍子的時候,我右手一拳已經打在她的肚子上,這拳打的她痛暈過去,我把她扛在肩上帶回了鐵工廠內。

回到鐵工廠內我用鐵 將她的雙手吊在橫樑上,我將全身的衣服脫光,此時肉棒早已硬的跟鐵條一樣,我將她身上的小可愛及熱褲脫掉,裡頭她穿的是黑色的奶罩及三角褲。我開始用力抓她那對奶子,可能是我太用力抓,以致她痛的醒過來

她醒過來後發現身上的衣物被我脫的差不多了,於是開口大罵說:「你這個不要臉的畜生快放開我 !」

我哈哈大笑:「真是好心沒好報,我是怕你穿著 衣服會感冒,所以把你的衣服脫掉,你看看這兩件也 了,讓我把它們脫掉吧 !」

李玫驚叫著說:「不要啊!」

我才不管她,雙手用力將胸罩及三角褲扯下來,我用鼻子嗅了嗅胸罩及三角褲的味道後,淫笑著說:「有股騷味看來你這個婊子應該不是處女了,是不是那個有錢的老頭替你開了苞啊?」

她吐了口痰在我的身上大罵:「無恥的畜生!」

我抓住她的下巴說:「你這頭母狗敢罵我,看老子怎樣修理你! 」

我拿出打火機放在離她陰部二十公分的下方。

她嚇的臉色都變了說:「你…你要做什麼?」

我笑著說: 「這叫烤雞歪,讓我替你去除陰氣。」

我點燃了打火機,只見火苗散出絲絲的熱氣向她的陰部而去。

【本文轉載自超爽文學網(xxxnovel.com)】李玫只覺得下面傳來一陣陣的刺痛,陰毛也被打火機烤的捲起來並發出焦味,終於李玫再也受不了,大叫說:「好痛啊! 我受不了饒了我吧!」

我將打火機熄滅對著她說:「早點聽話就不用受折磨,只要你聽話等一下包你爽歪歪。」

我雙手搓揉著她的大奶子嘴唇吻上她的臉,此時她已無力再做任何抵抗,只有任意我輕薄,我的舌頭溜進了她的嘴唇,我用力吸她的舌頭,只見兩條滑軟的舌頭糾纏在一起。我離開她的嘴唇後,延著頸部一路吻到了胸前,只見乳頭早已被雙手揉的挺起來,我將乳頭含在嘴裡用力吸,一陣酥癢的感覺胸部傳到了李玫的心裡,原來的痛楚變成了麻癢。

李玫的內心充滿了掙扎。

「為什麼會這樣?自己被這像野獸般的男人凌虐及愛撫,身體竟忍不住會產生快感,這是為什麼?」

逐漸地李玫內心的防衛已經崩潰,一陣陣銷魂蝕骨的呻吟聲自她的口中傳出。

我看時機已經成熟了,正準備挺起雞巴進攻她的騷穴之時她卻說:「等…等一下,我下面還是很痛,不要這麼快就插進去。」

我心想也對,就解開鐵 把她的雙手放下來,但是用了一條更細的鐵 綁住她的脖子。我命令著說:「你這頭淫蕩的母狗給我爬過來 !」

只見她聽從命令學狗一般爬到我的面前。

我撫摸著她的頭說:「小淫婦,乖乖地替老子吹喇叭,不然看老子怎樣修理你 !」

李玫無奈只有雙手捧起了我的肉棒,伸出了舌頭延著龜頭輕輕地擦拭,我抓住她的頭發生氣的說:「干你娘! 你是不會含懶教是嗎?你在美國沒有含過阿度仔的懶教是不是?」

李玫被我這一罵,只有張開嘴將我的雞巴吞入嘴中,一股又腥又臭的味道差點讓她昏倒,我按住她的頭上下的搖擺,雞巴在她的嘴內傳來溫熱的感覺,而她的舌尖抵住了馬眼來回的擦拭更是讓我爽呆了。

我一邊享受著她為我我口交,一邊讚歎說:「嗯…啊…爽,不愧是美國回來的,過鹹水的果然不一樣,啊…啊….再用力吸,就像你的歌一樣DiDaDi….嗯…」

此時的李玫似乎也沉醉在這淫靡的氣氛中,只懂的用力吸舔眼前的這根肉棒。

經過了半小時後,我的龜頭只覺的一陣酸麻,我按住她的頭說:「啊…不行,要射了!」只覺得一股溫熱的精液從我的體內射出,李玫被我按住頭我的精液她只有照單全收,一股腥臭的味道充滿了她的嘴巴。

我把雞巴抽出來,只見殘餘的精液自她的嘴角流下。

我笑著對她說:「怎麼樣?老子給你的補品還好吃吧!哈!哈!哈! 」

她站起來看著我,眼中露出憎恨的眼光。

我一把抓起她的頭髮說:「看啥小 ! 老子還不會放你。」

我拉著鐵 帶她到一張大木桌上讓她躺在上面,我將她的雙腿分開露出那迷人的騷穴,此時剛射精完的雞巴又漸漸地硬了起來,兇猛著對著李玫的嫩穴口準備進行攻擊。

我要 CoCo 躺在大木桌上,將她的兩條大腿舉起來好讓我能清楚地看見她的浪穴,只見她的浪穴剛才被火烤過之後仍然有些紅腫。

我萬般憐惜地對她說:「小寶貝,剛才我弄疼了你,現在讓老子來好好疼愛你一下。」

我伸出手指撥弄著那個騷穴,只見茂密的陰毛蓋住那小穴,我淫笑著說:「陰毛又黑又密的女人向來喜歡被人干,你這小騷貨喜不喜歡被人干啊 !」

我看見桌子的旁邊有一把美工刀,於是我拿過來淫笑著對她說:「小淫婦,你底下的毛太多了,乖乖地不要亂動,老子來幫你整理一下。」

只見李玫急忙回答:「不…不要啊 !」

我笑著說:「嘿! 來不及了 !」

只見冰冷的刀鋒貼著她的小腹,我開始將她的陰毛一根根地刮下來,沒有幾分鐘的時間,李玫的穴口已經被我剃成光溜溜的白虎了。

我輕撫著她光滑的下部笑著說:「嘿! 還真是滑不溜手,真是可愛。」

她急的快哭出來說:「這樣我以後要怎麼見人。」

我剝開她的小陰唇,將食指及中指插進去撥弄,李玫只覺得像是穴內的壁肉被人一層層剝開又痛又癢。

我將手指拔出,只見手指沾滿了淫水,我放入口中 道:「嘿! 酸酸的,老子現在就來 你的穴肉是什麼位道?」

我的舌頭有如蛇一般鑽入她的洞內,我對她的騷穴又吸又舔把李玫搞的又是舒服又是難過,只聽見她開始浪叫。

「啊….嗯…爽死了…妹妹的騷穴被吸的好難過….哼…..啊….」

「快….快啊…..快點….嗯…..啊…..」

看到李玫這副騷樣,我停止了動作對她說:「怎麼?你的雞歪洞這樣就受不了,想要老子干你是不是?」

我故意逗她不將肉棒插入,只用龜頭抵在她的穴口來回地磨擦她的陰唇,只見李玫被我弄的難過萬分,騷穴內有如蟲蟻在啃食般。她像發狂似的,緊緊抱住我不放大聲地說:「干我吧! 快點用大雞巴操我的騷穴,用力的干死我吧! 」

我把她推開對她說:「嘿 !小淫婦,你想要老子操你,你想要這支大雞巴嗎?」

李玫像頭母狗般跪在我的面前雙手如獲至寶般捧著我的肉棒說:「是…是的,小淫婦的騷穴需要大雞巴來操。」

我狂笑著對她說:「干 !老子沒說錯,你果然是頭淫蕩又欠干的母狗。」

話一說完我將她的左腿放在我的右肩上。此時李玫的穴口很清楚地可以看見。

我淫笑著說:「要開始了!」

我深吸口氣腰部用力往前一頂,九寸長的肉棒已完全插入李玫的小穴中。

只見李玫痛叫一聲對我說:「啊…..輕一點! 不要那麼用力。」

剛才那一下已經頂到了她的花心,也難怪她會受不了。

我用力拍打著她那肥嫩的屁股淫笑說:「你娘的!你這個小婊子剛才你不是要我狠狠地操你的小穴嗎?怎麼現在要我輕一點。」

我邊說著邊加緊使力繼續狠狠地幹她,絲毫沒有憐香惜玉的念頭。

李玫被我這種瘋狂的干法搗的她的騷穴內淫水直流,每當我衝刺一下她就浪叫一聲,我眼見她那副騷樣對說:「怎麼樣?老子的懶教跟以前幹過你的那些人,比起來誰比較大條啊?」

李玫大聲浪叫著說:「哼…..啊….大雞巴哥哥是你的比較大…嗯…..啊..」

我笑著說:「媽的! 你這個欠干的小婊子,今天讓你爽到了,看老子好好招待你。」

話一說完我將肉棒自她的小穴中抽出,只見李玫彷彿從雲端掉下般,連忙嬌喘連連地哀求我:「好…好哥哥,快….求你快點再幹我。」

我拿起旁邊有人喝剩的啤酒瓶淫笑著對說:「她媽的!老子今天心情好,請你的雞歪洞喝啤酒。」

我將啤酒瓶往李玫的小穴中插入,只聽見她慘叫一聲說:「嗚…好痛啊 !」

看著她痛苦的表情讓我更加興奮,我一面將啤酒瓶塞入她的小穴中一面對她說:「嘿! 聽說女人的雞歪洞連小孩子的手臂都塞的進去,那麼今天老子就要看看你這個被阿度仔通過的雞歪洞,能不能把這個酒瓶吃下去。」

李玫只覺的小穴被塞入酒瓶後,整個人就像是要被撕裂一般痛苦難當,與剛才肉棒插入的感覺有天淵之別,眼淚如潮水般落下說:「不…不要啊!」

此時酒瓶已經塞入一半了,只見酒瓶內剩餘的啤酒混合著些許血液自她的小穴中緩緩流出,我用舌頭舔了一下笑著說:「嘿!你的雞歪洞被插出血來了,爽不爽啊?」

只見她聲淚俱下苦苦地哀求我說:「饒…饒了我吧!再下去我會死的。」

看著她那副模樣,我讓她趴下對著她說:「小婊子,你身上還有個洞老子還沒有搞過,怎麼能輕易放過你呢! 」說著我將兩根手指插入她的屁眼中,只聽見李玫怪叫一聲,我的手指在她的屁眼中用力的挖著,我捏著她的肥嫩的臀肉說:「小騷貨,你這個洞以前有沒有讓別人插過啊?」

此時李玫痛的全身冷汗直流地說:「沒…沒有…沒有人插過」

聽到她的回答,我將手指拔出重重地拍了一下她的臀部說:「好!那麼老子今天就來替你的屁眼開苞。」

我採用老漢推車的方式,雙手抓住李玫的那對肥大的奶子,肉棒頂住她的屁眼正準備大幹一番的時候,李玫卻哀求我說:「求求你!把那枝瓶子拿出來好嗎?插的我好難過。」

我雙手大力一捏她的奶子說:「干!老子就是要看你這樣才會爽,再囉嗦我就抓爆你的奶子。」

李玫聽後不敢再多言。

我吸一口氣肉棒一寸寸地塞進她的屁眼中,只覺的李玫的屁眼將我的肉棒緊緊夾住。我不禁大呼說:「她媽的 ! 想不到你這個小婊子的屁眼還真帶勁,把老子的雞巴夾的好爽,喔….爽…真是爽。」

我的腰部開始用力動作,恨不得將李玫這騷貨的屁眼干爆,可是李玫卻慘了陰部的啤酒瓶已經頂的讓她很難過了,而屁眼被干又傳來陣陣似痛似癢的感覺,幾乎讓她的心臟快跳了出來。

我見她淚眼盈盈心下十分不爽,雙手用力抓住她的雙乳說:「臭婊子!哭啥小老子干你不夠爽是不是,叫幾聲給我聽一聽。」

李玫只好忍著痛說道:「嗚…好…好爽…我快爽死了…啊」

我聽後手指用力掐住她的奶子,只見她痛的哇哇叫,我生氣地說:「干你娘!你家是死了人是不是?叫這種聲音給老子聽。」

此時李玫再也忍不住了終於嚎啕大哭,我也不再管她抽插了半個小時後,我終於忍不住射精在她的屁眼中。

我將肉棒抽出她的屁眼後點了根煙慢慢抽著,只見李玫逐漸停止哭泣站起身來小聲對我說:「拜託…請你把瓶子拔出來好嗎?」

我看了看回答說:「好吧!」

當我將瓶子拔出時,啤酒和小穴中的血液流滿了她的大腿,李玫拿起她的胸罩及內褲正欲穿回的時候,我把東西搶了過來。

李玫驚慌的說:「你…你還要做什麼?」

我笑著說:「這是我們相好的紀念品我要好好保存,不過你放心我不會拿這些東西來要脅你,今天的事只要你不說就不會有人知道,要是你想報警的話,嘿! 嘿! 你以後就別想在演藝圈混了,你自己想清楚吧。」

李玫一言不發穿起了小可愛及熱褲,我也將她頸部的鐵 取下,看看手錶已經快十一點了,我將李玫載到離大路口兩百公尺處讓她下車。

我對她笑著說:「CoCo小姐以後穿衣服保守點不要太暴露了,希望我今勿夜的服務能讓你終身難忘,再見! 」

說完之後我便開車揚長而去,經過這幾個鐘頭的凌虐後,李玫的骨頭差點快散了,她拖著疲憊的身體到了路口叫了輛車,司機看她一身狼狽的樣子好心的問說:「小姐你怎麼了?」

李玫懶的回話,現在她只想回家好好休息,司機見狀也沒再追問,開著車子朝著台北市區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