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人行必有我妻矣

發言人︰大瑜

(上)

現代城市人的生活確實也太單調苦悶了。每天都週而復始的重複著,平淡乏味,完全沒有什麼特別的事情可以期待一下。這是大都市小人物的悲哀。既然沒有成就什麼轟轟烈烈的大事的希望,剩下來就只有自求多福,為自己多尋點樂子了,開心開心。

我們夫妻倆以往最喜歡的娛樂,便是晚上把身體洗得乾淨潔白、脫得一絲不掛的,躲在被窩裡看成人影碟。我們一面看一面互相弄著對方,到受不了的時候便來一場盤腸大戰,之後渾體舒暢地睡一大覺。

看得太多的成人電影,耳濡目洩下,人也漸漸變得開放起來。而且電影中都盡是些荒淫事,不是妻子紅杏出牆,還要老公在一旁觀看她性交,便是一個女人和好幾個壯男操弄;看多了夫妻倆也心癢癢的躍躍欲試,終於便發生了前文所述老婆和阿東淫交那回事。

一晚和老婆閒聊著,我問起她現在和阿東之間怎麼啦?老婆回答說︰「開始時和阿東的確很享受,但做過幾次後,新鮮感減少了,又不覺得那麼刺激的。我很想試試其他的玩意。」

「你這個淫婦,也真貪心啊!」我知道老婆又有新主意了。

「什麼淫婦?人不都是一樣。其實女人本性都有雜交的潛意識,誰不想試試其他男人?只不過不敢說或不想說出來而已。就算天下最美味,天天吃也要轉轉口味呀!我敢說出來,你又說我淫蕩。哼!」老婆是一個很開放的女性。

「說笑而已。事實上男人的心理不也很怪,很多都有想自己老婆勾男人的性幻想,也是不敢承認罷了。其實只要開放一下思想,開放一下老婆的穴,得來的樂趣更多啊?死守著穴有什麼意思啊!會立貞節牌坊、會長生不老嗎?」

「嘻……所以說……間中圖個新鮮怎麼也比和老公幹刺激。」老婆眼瞇瞇的說。

和尚吃狗肉,一件穢,二件也是穢。老婆自從有過另一個男人後,思想開了竅,更加坦率開放了、勇於追求性的歡樂。她常說人生苦短,行樂須及時。等到他日人老掉了,白送給人家也沒人肯幹呢!

「那你這次又想圖個什麼新鮮呢?」有點來味了,我的心卜卜的跳。

「我倒想試試成人電影裡一個女人同時和二個男人相幹,相信一定會很過癮的。」老婆淫淫地說。

「對象都會是誰呢?」老婆又再興奮起來,我便繼續撫弄著她的陰戶。

「一個是你吧;另外一個是……呃……我也不知道……啊……」老婆開始呻吟了。

「你想想會是誰吧!我們可以現在就幻想和他一起操B哩!是誰啊?」追問著誰是野漢子,我已經興奮得忍不住插入了老婆的下體。

「我……不知道,你想想罷……」老婆竟然忸忸怩怩,肯定心中有鬼。

「我想不出你喜歡誰啊!」我想聽聽老婆的心意。

「我們現時幻想的,都是些已經結了婚……不太好吧?最好找個單身的……或者……離了婚的,你說有誰呢?」老婆媚眼含春,娓娓道來,好像要向我作出提示。她想的是誰已呼之欲出了,只不過想由我口中說出她的未來姦夫會更刺激點。

「朋友中離了婚的只有阿賓(化名)呀!你想和阿賓嗎?」我索性挑明白。

「阿賓……也不錯……這可是你說的,我只是配合你、滿足你的戴綠帽情意結啊!」提起阿賓,老婆顯得大為興奮,兩條肥美大腿把我圈夾得很緊,淫水濕濕,非常動情。

雖說少婦情懷總是淫,但女人也天生造作;明明一早想男人、想阿賓想到穴都濕了,還要作狀。十個女人九個肯,只看老公批不批准,有沒有機會而已。

「那你就勾引阿賓好了,幻想阿賓現在操你啦!」我又幻想是阿賓在操她。

「不……不要性幻想,沒什麼味兒的,我……要阿賓真的操我才行……」

阿賓是我的舊同學,人長得很體面;一米七八的身高,大塊頭,皮膚光潔乾淨,平時穿著得也很整齊;他性格頗為開朗,不拘小節。

(在這裡要提醒一下諸位看倌,有誰個真想開放老婆的,千萬要找一些像樣一點的男人。若只圖容易上手,找來個猥猥瑣瑣、甚至看上來還有點髒髒的男人去操令妻,到時候極可能不但性趣全無,反為大倒胃口哩。切記、切記!)

阿賓結婚前我們經常一起遊玩,老婆也和他混得很熟,言笑無忌。他們經常玩得瘋瘋癲癲,你推我一把、我拍你一下的,非常享受互相肉體上的挑逗。有時我們出外,老婆最喜歡走在當中,一邊挽著我們一個的手臂,笑謔說她有兩個老公。我並不太介意,阿賓當然享受老婆的挨挨巾巾。

結婚後阿賓的老婆和我們相處並不太融洽,漸漸沒有了往來,後來聽說他們離了婚。

有幾次我們一起去游泳,我親眼看見阿賓偷盯著老婆穿上泳衣的肉體,下面竟然勃起了。老婆並不介意,似乎還很享受阿賓對她肉體的欣賞。女人潛意識裡都有性暴露的傾向。

可能是太熟吧,阿賓又是我的朋友,老婆竟然一直疏忽了,沒有把他包括入在性幻想中和她造愛的對象。又或者她根本就有,只是怕我拈酸沒有說出來。

之後幾次和老婆親熱她都顯得並不太投入,老婆現在對性幻想玩意已經不是那麼熱衷,常說要真的找男人實戰才能再刺激起她的性趣。

再過了幾天,她可能見我還沒有什麼反應,突然提議這個週末不如約阿賓出來吃飯。我故意瞪大了眼斜睨著她,心想︰小蕩婦終於等得不耐煩啦!

「你真的想約阿賓吃……飯嗎?」吃飯兩個字故意拖得長長的。【本文轉載自超爽文學網(xxxnovel.com)】

「很久不見了,吃飯就是吃飯嘛1你想到哪裡去啦?」老婆竟然有點忸怩,作賊心虛啊!

「吃飯就是吃……飯,我又沒說吃雞巴,你又想到哪裡去了?」我故意逗弄她。

「要死呀你,誰說要吃雞巴。你別想要我吃……阿賓的雞巴。」看來老婆有意說漏嘴。

我依老婆意思這晚約了阿賓晚飯。老婆打扮得頗得體的性感,很有少婦成熟韻味。一條薄薄軟軟的長裙,把她那雖不十分玲瓏浮突、但頗骨肉勻稱的身段清楚地顯現出來;裙兩側開了頗高的衩,行走時隱約露出一大截線條誘惑的大腿;她沒有穿絲襪,因為她的腿很白皙嫩滑,不穿絲襪會更好看。腳上穿了我最喜愛的露腳趾高根涼鞋,她的腳很性感好看,是很撩動男人心火那種。

我取笑她,今晚一定是想勾引阿賓了;她啐了我一口,但樣子還是得意的。

阿賓很高興看見我們,他半玩笑半認真的瞪大眼望著我老婆,表情露出了贊賞。老婆當然很開心,又一邊一個的挽著我們,和以前沒有不同。

晚飯吃得很愉快,言談甚歡。漸漸在酒精的刺激下,情緒變得高漲,又和以前一樣,開始有點言不及義了,老婆開始和阿賓瘋了起來。

我不想在飯店裡惹人注意,飯後便提議另找地方坐坐喝酒去。

出了飯店,老婆借醉耍瘋,竟然只挽著阿賓的手臂,說今晚阿賓才是她的老公,我說︰「那我呢?」

「你天天都享受著我,那麼久不見了,就讓一晚給阿賓吧!別那麼小氣。」老婆挨得阿賓緊緊的說。

「好吧,就暫借我老婆給你一晚好了。從現在開始她是你的包袱喇!」我故作大方的說,但看著他們的親暱態度,心頭卻有點癢癢的感覺,有點吃味。

入到酒吧,老婆卻又坐回我的身旁。阿賓造作地裝出很淒涼的樣子︰「真羨慕你們,總是恩恩愛愛、出雙入對的。我就慘啦,老是孤伶伶。」

「別裝蒜啦!你小子一直不是艷福無邊嗎?」

「但都沒有你老婆那麼正點啊!」阿賓說著用眼瞄著我老婆。

「黃面婆有什麼好呀?」我故意地說,老婆狠狠白了我一眼。

「又風騷又性感,是男人都流口水啦!你別身在福中不知福。」

「什麼風騷,你媽才風騷!」老婆有時也很潑辣的。

「你看看她,有時候我也真吃她不消啊!」我裝出苦臉說。

「我就很喜歡她這調調,夠味。」阿賓討好著我老婆,不知是何居心。

「只有你看不出你老婆的好處。哼……總有一天我不要你,跟會欣賞我的男人跑了。」老婆自覺有了賞識的人,得意地對我說。

「我很會欣賞你啊!」阿賓作出個非常賞識、口水快要流出來的樣子。

「阿賓你喜歡就拿走吧,反正這老婆早晚要跑的。」

「不用你趕我走,我這就要阿賓。新老公啊!」老婆果然坐到阿賓的身旁,特意緊偎著他。阿賓當然不會拒絕這飛來的艷福,詐癲納福的享受著打情罵俏。

「看你們這對狗男女,真不要臉!拿去,我不要啦!」我心裡有些麻亂,有點吃醋帶來的刺激。

「瑜兄既然恩賜,那我就不客氣啦!老婆!」阿賓竟然環抱著我老婆,手還在撫摩著老婆光滑的玉臂。看到他們如此親熱,我有點熱血沸騰。

「那麼急色,好久沒嗅到女人味啦?」我問阿賓。

「沒辦法,還找不到識貨的人。」阿賓竟然望著自己的胯下,這臭小子夠瘋了。

「有多好的貨呀?臭美……憋死你活該!」老婆風情地啐了他一口,伸手作狀打向阿賓的小腹……

公然在我面前打情罵俏,也真夠豪放。

「別打,打壞了就沒雞巴用啦!」阿賓慌忙用手摸著下陰,言語無忌了。

「嘴巴說清楚點,誰沒雞巴用?不說清楚還要打雞巴……」老婆耍起酒瘋用手去拉阿賓的手,作狀還要打雞巴。

頭一次聽到老婆在別的男人面前說出「雞巴」這句粗話,有點刺激。

「嘻……還有誰用?不是說好你今晚是我的老婆嗎?……唉……別打啊!」阿賓嘻皮笑臉的吃我老婆豆腐。

「誰說是這種老婆?要打……」老婆真的輕力打了阿賓的陽具一下。

「唷……好痛啊……打壞了你要醫好……」阿賓撫摸著下體,雪雪呼痛。

「你們這對姦夫淫夫也太過份了,真當本夫不存在呀?」我瞪大了眼佯怒地說,但聽得出語氣中全無慍意。

「什麼姦夫淫婦?你是大老公,阿賓是二老公呀……」老婆理直氣壯的抱緊阿賓。

真夠逗了,二老闆聽說過,老公還有二老公的?

阿賓藉機握住老婆的手不放,許是覺得太露骨,老婆把手抽了出來。

「二老公也別太離譜,當心本夫吃醋呀!」老婆甜膩膩的說。

「我對老婆都是這樣子啊!唔,好香啊……」阿賓乘機低下頭去嗅老婆的頸窩。

「別讓他看著眼冤,我們跳舞去。」老婆拖住阿賓的手要出去。

是方便作進一步勾引吧!看來老婆今晚是志在必得,我對大局已經失去控制了。

阿賓徵詢地看了我一眼,眼神有點詫異,他一定奇怪我們夫妻倆今晚在攪什麼鬼?

「去,和我老婆好好的玩玩。」我鼓舞地示意。

舞池中奏著一首快舞,老婆刻意性感地扭動著,盡量顯現出她的美態;阿賓看著她的動人舞姿,神不守舍的跟著跳。

隨後是首慢舞,老婆小鳥依人般投入了阿賓的懷抱,雙手主動圈上了他的頸項,身體緊貼上。阿賓也禁不住環抱了她柔軟的小蠻腰,享受著軟玉溫香。

跳著跳著,阿賓的手竟然間中垂下摸老婆的屁股。老婆這條裙子今晚是穿對了。我知道今晚成功的機會很大,有點忍耐不住,想快點開始。

回來的時候,兩個人都沒有說話。老婆眼梢含春,臉有點紅,她呼吸有點氣喘,怔怔的還在出神。阿賓努力掩飾他興奮的心情,但我看得出他胯下已經有點勃起。

再坐了一回,他們反而沒有了之前的瘋浪,我就提議結賬走了。

出到門口氣氛有點僵,我見阿賓顯得意猶未盡,好像一條聞到母狗發騷的公狗一樣,站在我老婆身旁,很不捨得離開。我肯定他已意會到我們夫妻今晚有點不尋常,尢其我老婆和他過火的親熱,他正期望會有什麼事情發生。

老婆望了我一眼,我知道她的意思︰「反正明天是假期,這麼早回家也沒有什麼事做,不如來我們家再喝酒吧!」我也不想功虧一簣,便順水推一下舟。

阿賓如奉綸音,滿懷希望的跟了我們回家。一路上大家都沒有怎麼說話,氣氛怪怪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