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情

(一)

夕陽西沉,一天的辛勤工作又到尾聲啦!

整個黃昏已降臨大地,繁華的市區,到處閃爍著五光十色的霓虹燈,發出斑眼生輝的光彩。

夜幕中的世界,都被一種羅漫帝克的情調所籠罩了。

「夜幕」,這個神秘而誘人的名稱,就好似一個大布幕一樣,把「你和她」全部遮蓋在它的後面,不讓別人看見,也不讓別人知曉!你和你去「隨心所欲的做」你和你「喜歡要做的事」,他和她「樂意愛做的事」啦!

一位西裝畢挺、英俊瀟灑、身材高大的青年,嘴裡吹著口哨,心情輕鬆快樂的從一家頗具規棋的醫院大門裡走了出來,去赴美人的邀約。是他老師的太太之約!

與其說是美人,倒不如說是位美婦人還來得恰當些。他一邊走著,一邊心中正在興奮地想著一些車情。

李中光院長是私立XX聯合醫院的院長,兼任XX醫學院的教授,既是他黃健剛的老師,也是他現在的老闆。

黃健剛是該醫院的藥劑師,在中午休息吃飯時,接到院長夫人的電話,說有事要和他商量,叫他下班後到XX餐廳再面談。他掛斷電話後,心中摸不清院長夫人要和他商量些什麼?為何在電話中不能商量呢?

院長今天上午到南部XX醫學院作客座教授授課去了,每個月他都要去三、四次,每次來回都要三天左右。本來李院長不願意如此的南來北往奔波,只因該醫學院院長和他是中學一直到大學的好同學,又是好朋友,因礙於情面,只好免為其難的做個客座講師。

今天又是李院長南下之日,黃健剛一直坐在配藥處想著。他的腦海中,浮現了院長夫人許曼鈴女士那美艷性感迷人的俏影,她有一股貴婦人神聖不可侵犯的風度和氣質,年齡大約三十五歲左右,正是女人性生理異常成熟的階段,就像一朵盛開的鮮花般嬌艷迷人,令人想入非非。

她是貴婦!但是,她不會像俗話所說的︰「出門像貴婦,上床後蕩婦」那樣呢?這個誰知道!只有李院長白己才知道她是不是蕩婦了。

然而,有時又不盡然。那一次李夫人到醫院來探丈夫時,發現了身為新任藥劑師的黃健剛,那時候,黃健剛看到她的眼色中,流露著萬千的情意出來。如果下流一點說,她那水汪汪的眼睛,簡直是對他這個小子起了很大的誘惑--那就是所謂的︰「桃花眼或是叫淫眼」吧!

從此以後,他每次都從李夫人的眼中看到那種令人心跳的情意,使得黃健剛的腦海中時時繫著她都美艷性感成熟的影子。晚上睡在床上時,馬上就想著她赤裸的胴體和他在做愛。

直到前兩天,她在配藥處稍稍的問他︰「健剛!每天下班後,你都到哪裡去消遣呢?」

「我……」健剛正在調配藥水,回頭看李夫人時,她水汪汪的大眼睛,她的微笑,教他看了心頭猛跳,一時摸不清她笑容背後的含意是什麼?

「你一個人難道不寂莫嗎?」那溫柔的聲音又再說道︰「除非……你有女朋友,下班後陪你談心,那又不同了!」

他聽到這裡,心跳加速,「這……這是露骨的挑逗嘛!這些話,與她那貴婦人的身份是不相稱的,她何以問得出口……」他腦海裡猛地閃過一連串的想法,難道她……

他說︰「我……我還沒有女朋友呢?」

「真的?」她向他偎了過來,使他聞到了清幽的香水味和粉味及肉香味。

「那密斯陳怎麼樣?為什麼你不能近水樓台先得月呢?」她的笑容趨向更神秘了。

密斯陳是這家醫院的護士小姐之一,年輕漂亮,身材屬於豐滿的那一型,看起來很性感迷人,這也是黃健剛所喜歡的那類型。可是他不敢存有洩指的心,因為人家已有未婚夫了。

「師母,她已經是人家的未婚妻啦!」他坦誠的回答。

「哈!哈!」她的笑聲笑得有點放蕩︰「你真是追不上時代潮流了。健剛,憑你的條件,英俊瀟灑的儀表,高大的體型,和大學生的條件,可以去把她搶過來呀!」

「怎麼?你不敢呀!好,我來教你!」他走到藥櫃去拿藥,她也跟了過來,又說道︰「健剛,你都二十多了,還怕難為情嗎?真的連一個女朋友都沒有交過嗎?」

「師母,你是知道的我的家境不太好。我利用業餘的時間去學醫,哪有空閒的時間交女朋友呢?」

他避免在配藥處單獨的和他談話,怕引起別人的誤會,若有什麼閒言閒語傳到李院長的耳朵裡去更為不妙!因為,他在這家醫院任職以及業餘去修續醫學課程,都是李院長一手安排的。李院長是個的恩師兼老闆,對他可說是恩重如山,故此,他想盡快結束這種場面。但是,李夫人並不瞭解他心中的想法,卻乘勝追擊似的,再講一次更露骨的挑言詞︰

「那麼!我來教你,先和我到外面走走去見見場面!驅除一下害怕的害羞的心理,以後就可以放心的去追求女人了。」

他一聽,【本文轉載自超爽文學網(xxxnovel.com)】連手都發抖了,回過頭來一看,又接觸了她那雙含滿春情奮意的媚眼,那裡面似乎含著一股「你敢來親它嗎?」的含意一樣!

「這個,怎麼行呢?讓人家知道了,會誤會的,也會影響師母你的名譽,那就糟了!」

「我不怕,你還怕什麼!過兩天我打電話給你好了!」

她拍拍他的肩,媚眼又看了他一眼,微微一笑,在他又驚又喜的凝視她時,她回頭走出了配藥處。

健剛則在後面用眼光望著她搖擺的背影,和那高聳肥大的豐臀,以及那修長而渾圓的小腿,這個女人確實是美妙的「性」的象徵!

她那纖瘦的腰和肥臀,使健剛心中升起了一種無名的慾望,慾火高昇,真想即刻去把她抓起過來而就地解決,才能平息心中的慾火!但是,現在是大白天,又是人來人往的醫院,只好將那激動的心情和慾火慢便壓制下來,默默的工作。

在那次的談話以後,李夫人那豐滿性感成熟迷人的俏影,一直在他腦海中留連不去,尤其她那幾句話更令他興奮︰

「怎麼!你不敢呀?我來教你!我不怕,你還怕什麼!」

「她教我什麼?」他常常在工作中、休息時都在想著,使他在工作或看書時都心不在焉,在配藥時差點連藥都配錯了。

「不行!不能再胡思亂想了。」他警告著自己,若是配錯了藥給病患者,吃死了人,還要打人命官司,那才糟呢!於是收起胡思亂想的心情,安心的工作。要不然的話,真的配錯了藥,那事情就大條了!

直到今天中午,李院長南下授課去了,她馬上就打電話來︰

「健剛,你還想著我嗎?哦!不!不!我的意思是否按著我前幾天對你所說的事嗎?」她那悅耳動聽的聲音,由電話傳來。

「當然想著啊!」健剛一聽,不禁脫口而出。

「那麼今天下班後,你到XX餐廳來,別害怕!知道嗎?」

「好的,回頭見!拜拜!」

收線後,他的心猛跳了起來。對於他這樣的小伙子而言,和一位性感成熟的中年貴婦約會,今晚不知會發展到什麼程度。最後,真如自己的幻想,能夠達到與她赤裸裸纏綿做愛的心願嗎?說不定,她今晚也有和自己一樣的心願呢?

他驟然想到李夫人的性生活上面去了……

李夫人今年已是卅五歲,但李院長卻已五十開外,二人相差十七、八歲,聽說她是看中他的地位和財富而嫁給他的。李夫人本身也是大學畢業的,讀的是文學,他們結婚已十年了,生有一個女孩子現已九歲。前妻所生的一子一女不願和後母住在一起,所以另買一揀房子給他們兄妹住,免除了許多的麻煩。

李院長平日生活嚴肅,將全副精神都放在病患者身上,以及在醫學院授課和研究上面,從他臉上很難看到一點笑容。像他這樣的人,在夫妻魚水之歡時,不知是不是也是那麼的「道德」化呢?

他們結婚七年多了,家裡有錢,孩子有傭人照顧,李夫人過的是豐衣足食、豪華優裕的生活,然而她是否尚嫌苦悶空虛,缺乏某一種精神上的慰藉呢?

她可能是為了排解這苦悶空虛而無聊的歲月,才想出這個辦法,藉著以教導他追女人為藉口,對自己有所企圖,來消磨她那難挨的日子呢?

一連串的沉思……

隨後,他又覺得這種想法是極下流的,對於高貴的李夫人,竟懷著這樣的念頭,那真是罪過。

那麼,她是真心要啟發自己對異性追求的心理嗎?可是,那似乎又不可能。從她的眼光中,那一雙水汪汪含滿春意的媚眼,那飽含情意的眼神,好似要把自己包起來似的!

越想越使健剛迷糊了。算了!幹嘛還要這樣傻想呢?今兒個晚上,不就什麼都可獲得解答了嗎?

他特別穿上作客的新西裝,坐上計程車來到XX餐廳,一看手錶還只有六點多一點,叫了一杯飲料等候她的來臨。

耳聽優雅的音樂,眼看周圍對對情侶,這種情形,當然使黃健剛這個尚無異性朋友的單身漢羨慕死了。

突然,一陣香風襲來。他放下杯子,抬頭一看,原來李夫人已經站在他的身邊,笑口的望著他。

他連忙站了起來,拉開椅子說道︰「師母!你請坐!」

「謝謝!」她道聲謝坐了下來,笑道︰「健剛,以後只有我們兩個人在一起的時候,不要叫我師母,就叫我的名字好了,別再師母師母的把我都叫老了!」

「這個……我是院長的學生,你是院長的夫人;長幼有序,我當然要稱你是師母啦!」

「我剛才不是說過嗎!以後在院長及醫院等外人的面前,就叫我是師母;若是只有我們倆人相處在一起的時候,要叫我的名字,或者叫我曼鈴姐都可以,不然會將情調破壞了,知道嗎?」

「哦!是!!曼鈴姐!」黃健剛已經神魂顫倒,也只好唯命是從了。

「嗯!乖弟弟,我們先在這裡聽聽音樂、跳跳舞,然後吃晚餐,現在我先教你第一課︰如何的和小姐交際。」

「是!曼鈴姐。」他笑著答應,然後打量著她今晚的打扮。

她穿著一件天藍色的低胸晚禮服,胸前掛了串珍珠項煉,在昏黑的燈光下閃閃發光,深深的乳溝和那雪白粉嫩半裸的趐胸,以及高聳的乳房,這是多麼引人入勝的焦點。她雙臂雪白滑嫩,他想,若摸在手中一定是柔軟而充滿彈性吧!

他正在想入非非時,突然被一陣悅耳的嬌媚之聲驚醒︰「健剛,我們先跳舞吧!」李夫人為了驅除他緊張的心情而說。

「記得!下次應該是男生主動的邀請小姐跳舞才對!」她輕聲的又說。

在舞池中,他按著李夫人腰部的手,感覺很柔軟,她也溫柔的偎了過去,那一身香水味和女人的肉香味,真使人陶醉極了。漸漸地,她向他依偎得更近了,健剛已感覺到她的玉手,放在自己腰部的力量加重了。

她微微地閉著媚眼,線條美好而帶著野性的紅唇,展露眼前距離自己只有數寸,他真想痛痛快快、親親熱熱的猛吻她一陣。可是,他沒有這個膽量,他也不敢,因為她是自己老師的太太--師母。

想到此處,不禁使他臉紅耳赤起來了。

「健剛,你為何臉紅耳赤,全身發抖呀?」她吹氣如蘭的輕聲問他,似乎是有意在挖苦他。

「嗯!這裡似乎太熱了吧!」

「真的太熱嗎?這裡有冷氣喔!」

「但是不知什麼緣故,我覺得全身熱得很!」健剛極力要掩飾自已的窘態,這正讓他的弱點被暴露出來了。

「該不是剛才喝多了酒的緣因吧!讓我試試你的體溫看。」她說著時,假借試試他的體溫,竟把俏臉貼了過來。健剛只覺得一團熱氣迫來,因為她此時的粉臉亦是熱情如火呢!

試過之後,她不但不把粉臉收同去,反而將高聳的乳房貼在他的胸都上,全身依偎在他的懷抱中,還故意將小腹抵在他的小腹下,隨著舞步去磨擦。

俗話說︰「異性相吸,磨擦生電」,黃健剛是一個血氣方剛的男人,頓被這樣嬌媚的中年美婦引誘得慾火攻心︰「曼鈴姐,我、我好緊張呀!」

「緊張什麼!追小姐不能太老實,像你這樣子,女人才不喜你的!要放輕鬆點,你心裡想要怎麼樣做,就只管放心大膽的去做。」

常言道︰「情場如戰場」,你若是不去進攻佔領它,就會被別人佔領去了。

李夫人的這番話,已經是很明顯的告訴他,眼前的這個女人心甘情願、毫無條件的任憑自己處置,是毫無問題了。於是壯起膽,把她用力摟緊在懷抱中,吻住她那野性迷人的紅唇。

李夫人被他一吻,也熱情如火的回吻著他,並把她的香舌伸入他的口中,二人就熱烈地親吻舐咬了起來。

健剛的雙手毫無顧忌地一手握住她的大乳房搓揉著,一手在她那肥大高翹的豐臀上撫摸揉捏,雖然隔著兩層布,但是摸在手上,柔軟而有彈性,真是過癮極了。

李夫人披他摸得全身微微顫抖,趐麻酸癢。但是,她是個過來人,雖然慾火難捺,急欲發洩,但在這大庭廣眾之下,豈能如此明目張膽的調情呢?於是,只好暫時忍耐下去。急忙用玉手抓住他活動的雙手,嬌聲耳語道︰

「健剛,把手拿開,這裡人很雜。我們跳完了這支舞,就用餐,好嗎?」

「不,我還要摸嘛!」他依依不捨的說。

「乖!聽姐姐的話。吃好了飯,找一處只有我們兩人在一起的地方,姐姐會盡量的讓你摸一個夠。怎麼樣?」她聲輕說道。

在XX天飯店XX樓XX號房間內的沙發上,坐著一對男女。看年齡不像是一對情侶,然而看表情卻像一對戀人。不錯,他們確是一對戀人。

男的是位年輕風流、英俊瀟灑、身體健壯、氣宇不凡的美男子,剛剛才二十出頭的年輕小子。女的是位花容月貌風姿絕代,豐滿成熟性感華貴的美婦人,雖已徐娘半老,而風韻猶存。

黃健剛現在是美人當前,而又是關在房間之中,使他興奮得如置身在夢境之中一樣,真沒想到今晚竟有這樣的一番艷福,高興得連話都說不出來了。

李夫人是經過大風大浪的過來人,知道第一次接觸女人的男人,少不更事,必須要先除去他心理上的障礙之後,再慢慢的引誘他才能成其好事。於是,她先發動攻勢。

「怎麼啦?健剛。剛才在跳舞的時候,你那一雙手東摸西揉的亂來一通,怎麼現在只有我們兩人在房間內,你反而那麼乖啦?」

說罷,自動的把兩片火熱的唇吻上了健剛的雙唇,香舌也伸入他的口中吸吮著,雙手拉開他長褲伸入內褲裡面。乖乖!一手都握不住,真是天降珍品。那個話兒好似三、四歲小孩的拳頭那麼大!

李夫人見了,難怪她心中會涼了半截啦!因為她的丈夫不但是人老物小,而又患了早洩,她始終沒有嘗過高潮的滋味。天長地久都處在性飢渴的狀態之下,也曾在外偷偷的去打過幾次「野食」,誰知都是一些中看不中用的人。害得她更難受,只好暫時忍著沒去另找野食。

自從這個新到任的藥劑師黃健剛來了以後,知道他的家境不太富裕,是個半工半讀的學生,並且還是自己丈夫的學生,而且這份工作也是靠自己丈夫所安排的,自己若對他有所企圖,諒他也不敢對自己的丈夫去講。黃健剛又生得英俊瀟灑、身高體壯、氣宇非凡,使她一見之後芳心激盪,這正正是她心目中的理想情郎。因此,她經過周密的計劃和觀察之後,才敢放心大膽的讓他闖進自己的秀帷之中,以填塞自己心裡的空虛和寂莫。

當時她想,這個充滿青春活力的小子,該不會教她再失望吧!在跳舞時,她故意使用了手段把他引誘上的。真教她興奮、激動極了。

她今晚俘虜了這個美男子,現在已是她口中的美食了,當然要好好的品嚐這一塊新鮮美味的童子雞,方才不辜負她所費盡的苦心及冒險而得到手的美食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