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校偷窺的兩年間

第一回︰異心突起

「噹噹噹噹……噹噹噹噹……」下課的鐘聲,從高中到大學一直沒變,改變的,或許只有我不斷慢慢增加的歲數而已吧。偶然間經過以前經過的高中,三年多前的一幕一幕又活現在我面前,故事是這樣說起的……

1995年的秋天,當時我還是個剛剛升上高二的普通學生,就讀著一所在台灣還算不錯的公立高中,在工藝課老師說出這學期作業題題目之前,我與一般高中生完全沒有兩樣,不好不壞的功課、不高不矮的身高、不胖不瘦的身材。

一切的開始就是工藝課的作業題目︰紙工藝。

「好累啊……」我關掉校史室的冷氣,鎖上門離開。為了完成工藝課的指定題目「紙工藝」,許多同學隨隨便便做了個紙雕就算完事,而我的腦袋這時倒是突然靈光了,於是向校長秘書商借了校史室的鑰匙(不要懷疑,第一次去借的時候我也很緊張)。

從開學的第二個禮拜起,每天的中午時間(12︰00~1︰00)我都待在校史室裡,一邊藉校史室的冷氣消暑、另一邊進行著用紙工用紙製作學校模型的工作,是的,我的工藝題目就是製作學校的縮小紙模型。

很快地一個月過去了,原本緊張的心情開始舒緩下來,每天的一小時花在工作上的時間開始漸漸減少,由於我所利用的時間剛好是12︰00到1︰00,12︰00到12︰30是學校學生用午餐的時間,而12︰30到1︰00則是午睡的時間。在我們學校裡,午睡時間除了上廁所外是不能離開教室的,而我因為「做功課」這個冠冕堂皇的理由,所以可以在這段時間裡在學校四處閒晃。而我的奇異經驗也是從這裡發生……

一個中午,像往常一樣,開了校史室冷氣後就往學校的「樓頂」走去,由於我們學校設計得相當特殊,校史室所在的行政大樓只有2、3樓與學生大樓有連接,而所謂的「樓頂」則是行政大樓的頂樓。

走到了五樓,不經意間與一位女老師擦身而過,隨後女老師走向了五樓的女廁。或許是內心突然出現的點子,我輕聲輕腳地從女廁門口蹲下張望,學校廁所的隔間距離地面大概有6、7公分的空隙,在那裡,我見到了從未見到的景像。

隨著脫除衣物的聲音,從六、七公分的空隙中出現了一個成熟女人的陰部,穿著高跟鞋,因為蹲著而稍許變形的小腿曲線,對一個未經人事的少年是太刺激了。而更刺激的還在後面,從兩腿中間的黑色陰毛中劃出了一道水柱、打在便器上的唏瀝聲清楚可聞,就這樣持續了約10秒,一隻手拿著衛生紙輕輕地擦拭著陰部以及被弄濕的屁股。

隨即在我趕快逃到隔壁的男廁不久,女老師就隨著「喀、喀」的高跟鞋足音踏出女廁。

我著魔了,從此之後,幾乎每個中午,在校史室稍微待一下後,我就如中邪一般走向女廁附近,而偷窺的地點,由行政中心的五樓改成了學生大樓與行政中心連接部位的女廁,因為只有2、3樓有相通,所以女學生們只能從2、3樓走來,比較沒有那麼多人來往,比較不容易被發現。而我,通常在3或4樓的女廁隔間裡等待著,等待著一幕又一幕,令我眩惑不已的黃金場景。

第二回︰請君入甕來

自從食髓知味後,每天光顧學校的女廁就成了我的例行公事,原本煩躁無聊的學生生活就像多了一份強心針一樣,偷窺的念頭從每天早上開始就不停在腦裡打轉。隨著偷窺一次次地增加,我也開始越來越大膽,算準了時間就偷溜進去。

因為我最常光顧的女廁恰巧是距離我自己班級「第二」近的女廁,所以想偷窺自己班上女生的上廁所鏡頭一直不太容易如願。為了達到這個心願,趁著一個晚上留校自修的機會,我偷偷地帶著工具前往離自己班上最近的女廁,利用晚上人煙稀少的時機將所有的隔間門鎖全給拆了下來,這樣一來,就算學校派校工來修理,憑著學校遲鈍的動作,至少也要兩三天才修得好,我們班上的女生們就不得不跑到較遠的那間女廁、也就是我的根據地來處理她們的急事,到時我就可趁時……

終於,隔天早上,我的教室旁邊最近的女廁門上貼上了「維修中請勿進入」的告示,那天我真是興奮極了!當中午的鐘聲一響,迫不及待便向已經設計好的陷阱奔去,確定左右無人後,偷偷地潛入了中間的其中一間隔間之中。當一群腳步聲隨著女同學們的聊天聲音逐漸接近時,我心裡不斷高喊著︰成功了!

同時有兩個女生進入我前後面兩間隔間,我自然早已做好準備,先向前面看去,從女生們談話的聲音以及鞋子的樣式,可以確定在我前面的是我們班的潑辣女欣儀!這小娘們仗著跟我不相上下的英文實力,每次都跟我搶班上的英文一、二名,每次說話都帶刺,話雖如此,可是臉倒是還真長得不賴。現在從「下面看起來」,兩片小陰唇倒也還生得蠻不錯的,淺淺地稍微從大陰唇間露了出來。

不愧有潑辣女的稱號,一蹲下來,立刻便是一道強勁的尿水從兩腿間射了出來,沖得整個便器直響,一面還大聲跟外面的同學聊天。很快的,欣儀的放尿結束了,結束得乾淨俐落,不過似乎沒有帶衛生紙?只見到欣儀用右手伸向陰戶,用手指揉了揉小穴,便穿上內褲跟裙子走出去了。

趁著前面隔間換人的空隙,我轉身低頭下去看望向後面的隔間,從便器的擋頭側面向上可以清楚地看見一件相當漂亮粉紅色內褲掛在腿間,是誰?後來從女生間的對話才知道原來居然是公認班上「最帥的女生」,也是少數能真正跟男生比賽運動的小藍(我沒打錯,小藍是男生對她的稱呼)。

一向作風行事帥氣的小藍,居然穿著這麼性感的內褲?真是人不可貌相。小藍的陰毛倒是相當稀疏,淡淡地蓋在陰戶上,可以直接看到從兩片陰唇中間冒出的水流,不急,但是量相當地大,不斷地從縫隙中冒出來,並且流到屁股上,又再滴下來。可以聽得到小藍微微的歎氣聲,這時的小藍跟以往我們男生所看到的爽朗一面是截然不同,很有女人的味道在蠻長的一段時間後,小藍終於尿完了,用衛生紙仔細地上上下下擦了兩次。嗯!我喜歡!有許多女人其實上廁所是相當隨便的,跟外表的光鮮截然不同,而一向被認為男孩子氣的小藍倒是在這方面蠻有修養的。

接著小藍之後,【本文轉載自超爽文學網(xxxnovel.com)】進入我後面隔間的不是班上同學,而是隔壁班的女同學,不過這倒是相當熟悉的,她是我好朋友Joseph的女朋友小惠。聽Joseph說,他們交往了半年,連親親都沒有,而現在我卻離小惠光溜溜的陰戶不到一公尺,正在看著小惠最隱私的一瞬間,這要是被Joseph知道了,不知道會不會被揍……

不過也就是因為能直接切入女生最隱私的生活,所以偷窺才具有這麼大的魔力,讓許多人著迷,自然,我也是落下去的一份子。

小惠常來這間廁所,因此她的動作我一眼就認得出來,快速地脫下內褲,蹲得離便器擋頭相當遠,開始放尿到結束通常不到10秒,小惠最明顯的動作便是中午來都只小便而已,所以她並不用衛生紙,而是將她的小屁股上下甩甩,把附在陰部的尿液甩掉便成。接著便穿上內褲跟裙子,沖水開門走出去。小惠在以後我的奇遇裡佔了一個不小的位置,至於內容,就容小弟以後再述了。

今天最後一個看見的班上女同學,是號稱兩位班花之一的佩琳,雖然說她長得真的不錯,但是跟另一個班花比較起來,佩琳是屬於文靜型的,家教也似乎甚嚴的樣子,所以屬於對我們男生來說是屬於「只可遠觀」型的。今天居然讓我有「近看」的好機會,雖然不能近玩,但這已是天大的好運了。

佩琳進入的是我前面的隔間,所以可以很清楚地看見她美美的小屁股,而隨著她的放尿,有一絲絲血紅的黏液隨著滴落,原來今天恰好是她的經期。我對經期時的女陰並沒有特別的偏好,倒是接下來的發展讓我蠻驚訝的,原來佩琳用的是衛生棉條,而這是我第一次看見衛生棉條插在女人陰部的畫面。

一條細細的白線從佩琳的陰戶偷偷伸了出來,掛在外面,而佩琳為了更換衛生棉條,用左手的兩隻手指仔細地將小陰唇分開成「O」字型(從後面看不太清楚),並把使用過的棉條慢慢從陰戶裡拉出,再將新的棉條插進去。說真的,棉條比起男人的肉棒,真是太小兒科了,不過似乎插進去還是蠻有感覺的,可以聽得到佩琳的喘氣聲。

結果到最後,校工足足拖了一個星期才把我卸下丟棄的女廁門鎖統統修好,自然這一星期間可謂是「特餐時間」,來這裡的我們班上女生相當的多,也讓我大飽眼福,不過這招只能用一次,回想當時,為何不帶V8把它錄下來?真是失策!

第三回︰震撼

自從開始偷窺以來,已經有三個月的時間了,也開始熟練「以鞋辨人」的工夫,只要是附近班級的「常客」,大部份都可以辨認出來。當然,學會這項工夫的缺點就是,如果知道鞋子主人的長相不敢恭維的話,刺激感立時降低,但要是知道鞋子的主人是個美女的話,刺激度可是加多倍~~

同樣的中午12︰15分,我再次地在老地方「待機」,經過數個比較普通的場景之後,已經是12︰30分了。從現在到一點的這段時間裡,是學校規定的午睡時間,所以若不是尿急的話便不會有人來到廁所裡,不過這正是好機會,沒有太多人反而比較安全。

12︰35分,隨著腳步聲,我知道又有一個可以偷窺的對象了,白底藍色的運動鞋,嗯,是隔壁班的愛理,因為在隔壁班我有一些死黨朋友,所以多少間接地認識了愛理,不過僅僅是知道而已。

等她進入我前面的隔間後,我已經純熟地把頭湊到隔間下的縫隙旁等著看好戲了。大概是忍了蠻久吧,愛理的尿水強勁地衝擊著便器,發出很大的聲音。持續了一段蠻長的時間,放尿才告一段落,而愛理卻沒有就此擦擦屁股走人,反而將右手伸到兩腿中間,揉著兩片花瓣。

起先我以為是因為沒有帶衛生紙而隨便用手擦擦再去洗,然而愛理玩弄陰戶的時間相當的久,同時呼吸也開始變得沉重,這時我才突然想到︰原來愛理在手淫!

只看到愛理的右手動作越來越快,不斷左右地玩弄大小陰唇,但卻沒有把手指插進陰戶裡面去。這三個月的時間以來,我是第一次看到有女學生在學校廁所裡面手淫,可想而知對當時的我衝擊有多大!

而愛理似乎不太滿足的樣子,以這樣的蹲姿手淫,必須用左手撐著身體不至摔倒,能空出的手便只有右手了。愛理索性轉了個方向,坐在蹲式便器上就能用兩隻手了,這樣一來,變成她面對著我的視線在手淫!

兩腳大開的愛理,兩隻手都伸到陰戶處不停地交互玩弄這自己的花瓣,由於面對著我,所以我很清楚地看見了愛理的小陰唇開始不斷地漲大,開始露出大陰唇之外,而兩隻手上,也開始出現了透明的黏液。

隨著時間過去,愛理好像快要達到高潮,從坐在擋頭上變成跪在地上,更激烈地搓揉著陰戶,接著慢慢撥開小陰唇,開始玩弄那大家俗稱「豆豆」的陰核。偷窺了這麼多次,我還是第一次看到充血漲大的陰核,那景像真是有說不出的淫靡,看得我也血脈賁張。

終於,在一陣重重的歎息聲之後,愛理的手停止了,是達到高潮了吧,連同我一起。

突然在我眼前,愛理的臉出現了,是從對面--從縫隙中看著我。我的身體瞬間凍結了,愛理也是,兩個人就這樣,視線僵持了好久。我腦中轉過千萬個念頭,最大的就是︰「怎麼辦?怎麼辦?」要是她去告發的話,我就完了。

對我來說,那是段最長的一分鐘。

先有動作的是愛理,她快速地穿好了衣服、走出隔間,這時我還待在原位,不知如何是好,聽到她踏出隔間的聲音,我才趕緊把褲子穿好,沒想到她居然停在我的隔間外面。

「把門打開。」她說。

事已至此,已經逃不了了,我硬著頭皮開了門鎖,跟愛理面對面。又僵持了一陣子,我覺得好像連空氣都凍結了一般,全身發冷,想到被抓之後的後果,我的頭皮又是一陣發麻。

「原來是你。」愛理已經認出了我,「我還正覺得奇怪,哪有人上廁所上這麼久的。」愛理說話的語氣不但不像故事裡說的非常害怕被人看到糗事,反而是充滿著嚴峻和威脅的口氣。我像掉到了十九層地獄一般,僵立在那,一句話也說不出來。

「放學後來找我,我帶你去見教官,你也不想事情鬧大吧?」

「我……」

「還是你要我現在大叫把大家都叫來?」

「……我知道了。」

在愛理離開之後,我迅速地回到了教室,接下來下午的四小時,簡直像待宰的豬羊,老師、同學在說什麼我完全沒聽到,就怕學校的廣播突然叫我去教官室報到。我在學校的形象還算不錯,成績也可以穩上大學,家裡也一直認為我是個循規蹈矩的乖小孩,要是被揭發的話……我不敢再想下去。

該來的還是要來,四點整,學校的放學鐘聲準時響起,我走出教室的步伐像前往刑場一樣的沉重,在隔壁已經沒人的教室裡,只有愛理面無表情地坐在自己的位置上,像執行死刑的劊子手。

第四回︰千算萬算

我戰戰兢兢地跟在愛理的後面,一聲也不敢吭,心中想到的只是如何家裡解釋,既然愛理會挑放學以後才去找教官,至少應該不會在學校公佈。但是被通知家長一定是免不了了,自然我的腳步有點蹣跚。

漸漸地我發覺情況似乎有點不對勁,愛理並不是走向教官室!反而走向另一邊的藝能大樓,一直走到頂樓五樓,全校最偏僻的一個角落。

「進去。」愛理指著一旁的女廁。

「你……」我搞不懂愛理在說什麼。

「你是要自己進去還是要我大叫?」

不得已,只好自己走了進去,直到愛理把我推進其女廁中的一間隔間,我才瞭解到原來事情不是這樣的。

「你,自慰給我看。」

我幾乎不敢相信這句話居然會從一個女生的口中說出來,至少不是在這種情況下。

「快啊!」

在我還沒有回過神來之前,愛理的手已經摸上了我的腰帶,這時我才恍然大悟,原來她是要利用我的把柄!一不做二不休,在有點自暴自棄的情緒下,掏出了股間的肉棒,開始搓動起來。

看到我終於開始有動作,愛理的眼睛閃爍著興奮的光芒,右手也開始不安份起來,向裙子底下伸去,就這樣,兩個可以說幾乎是只有「一面之緣」的人,就在這狹小的女廁隔間互相看著對方手淫著。

「啊……啊!」終於我達到了興奮的最高峰,將白濁的精液直射向了一旁的瓷磚牆壁。

看到我終於射了出來,愛理的臉更加潮紅,用左手把我拉了過去,就這樣兩個人緊靠在一起。雖然才剛剛達到高潮,但是微微發熱的女體仍然帶給我很大的衝擊,不由自主地就緊緊抱住了愛理,粗魯地奪取她的雙唇,得到的回應是愛理更激烈的喘息。

「嗚……嗚啊!」愛理的身體更激烈地振動著,在一陣僵直之後,愛理整個人軟倒了下來,倒在我的身上,緩緩地喘著氣。

「你……」想不出接下去的話,或許,現在,不說話可能是最好的選擇吧。

愛理在短暫的放鬆之後,便離開了我的身體,就這樣在我面前將裙子掀了起來,脫下內褲蹲下去,面向著我開始小便,受到這個激烈場景的刺激,我胯下的東西又開始蠢蠢欲動了。

「幫我舔乾淨……」放尿完的愛理站了起來,用奇怪的微笑看著蹲在面前的我,並且將陰戶向我靠近。

就像中邪一樣,不由自主地,我把嘴湊上了愛理的陰部,散發著跟男性完全不一樣味道的、有著酸酸味道的陰戶,我輕輕地用舌頭在鮮紅色的肉縫上舔著,愛理微微歎著氣,將陰戶更貼緊我的臉。

在仔細舔舐之後,我拉著愛理坐了下來,讓愛理跨坐在我的腿上,讓雙方享受高潮後的餘韻。

「你是……」我忍不住想問。

「怎麼樣,直接看到的感覺如何?」愛理帶著有點詭異的微笑問我︰「只要你不說出去,我也不說出去,這樣如何?」

「……你是故意騙我說要去找教官的?」

「不這樣說的話,你怎麼會被我騙過來?」

「你這……淫蕩的女人。」

「對啊……被外表騙了可是不行喔!」

無視於我的感想,愛理一面咯咯地笑著,一面將我上衣的扣子一個個鬆開,像小鳥一樣地啄食著我的胸膛,喉嚨發出了低沉、有點荒淫的聲音。

「嗯嗯……真好啊……愛理……」

聽到我的感想,愛理的嘴動得更快了,雨一般的吻不停地落在我的胸口。做為回應,我將手伸向愛理不算小的胸部,因為愛理跟我幾乎一樣高,所以平常並沒有覺得她的胸部有特別的壯觀,現在解開胸罩一摸之下,才發覺原來愛理的胸部還相當地大,可以輕易擠出乳溝出來,就這樣,我們互相玩弄著對方的身體。

「嗯……摸這裡……」

愛理空出一隻手將我的右手引導到她下方的草叢當中,試著用我的手撫摸著兩片陰唇中的縫隙,配合她的動作,我用食指跟中指輕輕地在裂縫上來回掃著。

「哈……真好……好舒服喔……」受到攻擊,愛理頭靠在我的肩膀上小聲地說著。

我持續地撫摸著,但始終不敢試著把手指插進去。畢竟這還是第一次……

在我身上的愛理又僵硬了,隨著動作的停止,可以感覺得到在手指上沾上了些許的黏液,「這就是愛液……」原來不是像以前看過的小說或者玩過的電腦游戲一樣,愛液會像小便一樣多到漏出來,反而是些帶有黏性、稍微有點混濁的黏液……

在我們穿好衣服,走出女廁隔間的時候,天已經快暗了,也快要到夜間自習開始的時間了,再不下樓的話,直到晚上八點都會被關在二樓以上(學校在夜間自習時會限製出入),看來今天是不會有心情待在學校唸書了。

「……要不要去哪裡?」我問著正面對著鏡子整理頭髮的愛理,一副很快樂的樣子,真搞不懂。

「嗯,我要去逛街,一起去吧。」

跟女孩子一起走在鬧區的街上早就不是第一次了,可是跟這一與我有怪關係的女孩逛街倒是第一次,老實說,我根本沒有在逛街的感覺,不斷回憶著剛才的事。

「喂、去那家拉麵店吃飯好嗎?」愛理倒是很輕鬆、什麼事都沒有的樣子,拉著我進了拉麵店。

「送我回家。」

看看手錶,距離夜間自習結束的時間已經過了一會兒,我們回到學校的門口時,愛理很「大方」地自己坐上了我的機車後座,對我招著手,顯然非送她回去不可了。

因為沒有駕照的關係,一般我騎機車都只挑熟的路走,而送愛理回家居然那麼的遠,跟我家是完全不同的方向,在市區邊緣的山腰上。

「你家住在這?」我指著路邊巷子裡一字排開的高級小別墅中的其中一棟。

「不是,我跟我姊姊住在最裡面那間。」

愛理跟我比了比那間在巷子最底,大概四層樓的房子。原來愛理有個現在在讀大學的姊姊,為了到城市來受比較好的教育,所以姊姊順便把愛理也帶來了這比較大的都市。

「那麼、明天見了。」愛理用著有點狡黠的笑意對著我說,順便在我臉頰上親了一下。

「明天以後……還有很長的時間。」在我耳朵旁邊輕輕地說完之後,愛理便隨著她擺動的長髮慢慢消失在巷子裡不太明亮的燈光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