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奇的催眠香煙

作者:草寒羽良 2014-3-3發表於第一會所

爸爸是一家精神病院的藥劑師,研製出一種鎮靜劑很奇特,不管多麼暴躁的患者,只要聞到藥味,立馬就能安靜下來。最神奇的是,你任意發佈命令,患者都會無條件的執行。後來我知道,爸爸是看日本電影《追捕》得到的靈感,經過多年的研製,才獲得成功,但這藥效比電影中的厲害。

小時候去醫院,我親眼看見爸爸使用這個鎮靜劑。當時幾個精神病在一起,打得不可開交,那些護士嚇得不敢進病房。爸爸得到消息後,馬上吃了一片白色藥片,點燃一支香煙,就衝進病房。一開始,這些患者還怒目相視,可一聞到煙味,立馬安靜下來,眼神迷離。然後,爸爸開始慢條斯理的訓話,最神奇的一幕出現了,患者按著爸爸指令做著各種事物,不再廝打,反而很友好,真是令人嘆為觀止。

我一直對這個鎮靜劑感興趣,暗想:這個藥物對精神病患者如此神奇,那麼對普通人會怎麼樣?如果老師聞到煙味會怎麼樣?是不是可以聽我的指令,不檢查我的作業,並且還能在班裡偏袒我?我曾經想偷些這種香煙,拿到學校搞實驗,可惜的是,爸爸對這藥物管理的很嚴格,我一直沒有下手的機會,所以,願望落空了。但我看到了爸爸日記,才知道這是催眠藥物。多麼神奇的催眠術啊,我一直想得到,哪怕是一支香煙,也能滿足我的好奇心。

隨著時間的推移,我慢慢的長大,並且結婚生子,忙碌在工作和家庭之間,這個好奇心慢慢的減退了,幾乎都忘記了世界上還有這種藥物的存在。可是,在一次去醫院去找爸爸時候,看到了那個裝滿催眠香煙的塑料箱,又勾起我小時候的好奇心。而這時,我已經是二十七八歲的成年人,爸爸對我也像小時候那麼戒備了,於是,我順利的偷到了幾支催眠香煙。

第一次拿到催眠香煙,目的很簡單,就是想給妻子催眠。我這人一向多疑,想用催眠香煙詢問她對我是否忠誠。催眠的效果很好,妻子供出了和初戀情人那段讓我很難啟齒的往事。於是,我有做了大膽的嘗試,讓妻子給我做口交。妻子一向喜歡清潔,從沒有給我做過口交,沒想到的是,被催眠的妻子一反常態,真的含住了我的雞巴。

這次試驗,出了一個小插曲,我不知道催眠後的人怎麼回到現實中來。迫不得已,我給爸爸打電話,謊稱要寫一部關於催眠的小說。爸爸竟然相信了,告訴我說他研製的鎮靜劑,兩個小時後,就自動解除催眠。如果要馬上解除催眠,就說一句「回到現實來」即可以了。

我按著爸爸說的做了,妻子馬上如夢初醒,說:「剛才我做夢了。」

她沒有說做什麼夢,但去漱口漱了好長時間,我知道她仍然能記住夢中的事。於是,我再次催眠,這次我加上一句:「忘記剛才的事,回到現實中來。」這次妻子如夢初醒後,只是覺得怪怪的,卻記不清剛才發生過什麼了。我心中暗喜。

我真沒想到,爸爸研製的催眠藥物如此神靈,我的心異常激動。我是不是可以拿到別人家去,做一下催眠,玩玩別的女人?想法一出來,我激動不已,拿著手中僅剩下的兩支催眠香煙,苦思冥想,尋找著我的目標。

手機的鳴響嚇我一跳,拿起手機一看,是同學王良打來的。這小子是個酒蒙子,除了喝酒,沒事是不打電話的。果然,他要我到他家喝酒,說有好幾個同學都已經去了,就差我一個人。我本不願意去的,但同學的面子終歸要給,我只要下樓。在出租車上,我突發奇想,不如我就用催眠香煙在他家搞個實驗,看他們是否像我妻子一樣被催眠。想到這裡,我不禁用手握了握口袋裡那兩支催眠香煙。

走進王良的家,就看到小小的客廳中間擺著一張桌子,幾個同學團團圍坐,正喝著酒。我們是老相識,不用十分客氣,罵罵咧咧的打著招呼,我就入座。因為晚來一會,我被罰酒一杯,就融入這個小團體了。桌子上已經有了幾個買來的小菜和熟食,廚房裡響著馬勺的聲音,那是王良的妻子楊芳在炒菜。像這樣的聚會,我們同學每個星期都要搞一回。

楊芳炒好一盤雞蛋,笑眯眯的送了進來。因為我坐在對面,正好看的仔細。這個娘們,說不上漂亮,但也不能說丑。用大字來形容她毫不為過,個頭有一米七五左右,身體比別的女人寬出許多,大手、寬肩、粗腰、粗腿,那屁股又寬又厚,很豐碩,走起路來一搖一擺。

四方大臉上,大大的眼睛算是畫龍點睛,也是唯一漂亮的地方。嘴很大,嘴唇也很厚。關於她的嘴,很多人都說很難看,但在我眼裡卻是性感,有點像香港電影演員舒淇的嘴,但比舒淇的嘴大,嘴唇也比舒淇的厚實。

對於楊芳,我最看好她的是,那肥美的屁股和性感的嘴,曾經暗想,如果能和她做愛,一面親著嘴,一面摟著屁股,那將是多麼幸福的事啊!想到這裡,我不禁想起我兜裡那兩支催眠香煙。不如今天就玩玩這個身高馬大的女人。想到這裡,我又是一陣激動,差一點把手中的酒灑在桌子上。

「來,抽煙。」王良拿出一盒紅塔山,打開,分著。

抽煙?這不正是一個機會嗎?我想。於是,我點燃了王良遞過來的煙,站起來,藉故去了一趟廁所。在廁所裡,我掐滅了那支香煙,放在口袋裡,先吃了一片藥,然後拿出我的催眠香煙,點燃了,這才走了出來,仍然回到我的座位上。我使勁的吸著,然後把煙霧狠狠的吐了出來。沒一會,就看著他們不動了,眼睛裡完全是迷離狀態。

這時,楊芳從廚房走出來,手裡端著剛炒好的溜三樣,看到大家都不動筷子,問了一聲:「喲,怎麼不吃了?」馬上站在那裡也不動了,雙眼迷離。

我知道,他們都進入催眠狀態。我看過爸爸對精神病患者怎麼催眠的,也在媳婦身上試驗過,所以對這催眠可以說是輕車熟路。馬上開始我的計劃,開始深入催眠。

「大家都知道我是誰嗎?」我慢慢的說,聲音好像是從雲層中傳下來的。

「知道,你是凌天。」他們雙眼迷離,看著我回答著。

「不,現在我不是凌天,是你們的主人。」我仍然慢慢的說著。

「是,你是我們的主人。」他們回答著,看來催眠起到了作用。

「現在開始,你們必須服從我的命令!」

「是,我們必須服從你的命令。」

我確定現在包括楊芳的幾個人都催眠了,心中一陣歡喜。然後命令楊芳把菜放在桌子上,為了證實真正的催眠,我故意讓她把菜放窗檯上,然後再命令她去廚房把做飯的煤氣關掉再回來,因為我害怕菜燒糊了。然後才命令所有抽煙的人,都掐滅了,放在自己的眼前桌子上。令人欣喜的是,他們都照辦了。而楊芳把煤氣關好後,又回到客廳裡站著。

「王良,現在你必須服從我的安排。」

「是,主人。」

「好,現在主人要和你媳婦進屋辦點事,你必須答應。」

「是,主人,你和我媳婦進屋吧。」

「你必須高興。」

「是,我很高興你能和我媳婦在一起。」

「楊芳,你現在就是我的奴隸了。」

「是,我現在是你的奴隸。」

「我叫你做什麼,你必須做什麼。」

「是,你叫我做什麼,我就做什麼。」

「好吧,進屋吧,脫光了衣服躺在床上,等我進去。」

「是。」楊芳轉身,眼睛直勾勾的走進屋裡。

「你們大家不要動,等著我一會回來喝酒。」我對在桌子上的人說。

「是,我們等著你。」他們說。

我走進臥室,楊芳已經脫去外衣,正要脫內衣。

「楊芳,你看著我。」

楊芳睜著漂亮的大眼睛,看著我出神,一動不動。

「記住我的話。現在我不是你的主人了,是一個年輕帥氣的帥哥,【本文轉載自超爽文學網(xxxnovel.com)】是你心目中最喜歡的帥哥。你看到了嗎?」

「是,我看到了,你是我心目中最喜歡的帥哥。」

「很好,現在你心目中最喜歡的帥哥要和你做愛,你同意嗎?」

「嗯,我同意。」

「很好,現在你就拿出你的激情,迎接這個帥哥吧。」

「可是……」她有些掙扎,看樣子想從催眠中掙脫。

「楊芳,你必須服從我。」

「是,我服從你。」楊芳不再掙扎,走過來抱住我,大嘴把我的嘴包裹住,大大的舌頭伸進我的嘴裡。

我接受楊芳的親吻,雙手直接伸進內褲裡,捏著、揉著、摸著那我嚮往已久的肥美屁股。然後,一隻手滑向前面,先是摸到陰毛,然後是陰道。楊芳慢慢的叉開腿,使我更加方便的摳陰道。我的另一隻手也從屁股拿出來,伸進衣服裡,拽開乳房罩,揉著乳房。她的乳房真的好大,一隻手蓋不住。楊芳開始呻吟,臉也漲紅起來。

「來,上床吧。」我說。

「嗯。」楊芳點著頭,順著我的勁,倒在了床上。

我仍然親著嘴,一隻手摟住她的脖子,一隻手一邊撫摸,一邊脫著衣服。楊芳很配合,不一會就赤裸裸的。讓我驚呆的是,看著臉色有點黑的楊芳,身上倒是很白,白白的奶子,白白的屁股,還有那白白的肚皮和粗腿,真是太美妙了。那黑黑的三角地帶,那褐色的陰唇,談紅色的陰道,是一幅絕美的畫面。

「楊芳,你現在很需要我的滋潤,是不?」

「是的。」

「你必須變得很淫蕩,主動脫我的衣服。」

「嗯,帥哥,來肏肏我,我已經受不了了。」楊芳滿臉淫蕩的表情,開始脫我的衣服。

我在她的淫蕩中激昂,雞巴堅硬如鐵,推開她的兩條大腿,跪在中間,讓楊芳手扶著我的雞巴插入。這時的我,開始眩暈,亢奮的把雞巴在她的陰道里使勁的抽插,使勁,使勁,再使勁。

正如和幻想中的一樣,我一隻手摟著肥大的屁股,一隻手揉著巨大的奶子。只是有一點不順心,她的個頭太高,而我只有一米七的個子,親嘴有些費勁。當然,這難不住我,拿起王良和她的枕頭放在頭下,這樣就能自如的親嘴了。

不一會,楊芳就在她思維中的帥哥抽插下來了高潮。我使勁的抽插著,讓她盡情的叫出聲來。我不怕外面的同學,更不怕王良,因為他們現在仍然在催眠中。這次做愛,我體會到了,真是一個女人一個味道。楊芳的高潮很激情,肥大的屁股,隨著我的抽插而上下顛簸著,雙腿和雙手緊緊的纏繞著我,生怕我中途跑了似的,嘴裡叫著:「肏我……肏我……肏我的屄……太好受了……帥哥……我愛你……」

楊芳的呻吟聲,楊芳的劇烈的動作,刺激著我每個神經,她讓我激動不已。霎時間,我再也控制不住自己,只感覺到渾身麻舒,全部的注意力都集中在正在抽插的雞巴上,開始突突的射精。我知道,這是我一生來射精射的最多的一次,能感受到連續性。最後,我累的趴在她的身上。她雖然是大骨架女人,身體十分寬大,使我趴著很舒服。

「今天和我做愛高興嗎?」我從她身上起來,說。

「高興,是最痛快的一次。」

「好了,起來穿上衣服吧。」

「嗯。」

穿好衣服後,我倆又回到了客廳,這些人還在那裡默默的等著呢。為了恢復原樣,我先從口袋裡拿出那支掐滅的香煙,讓楊芳點燃,點煙的時候,我的手一直在那肥美的屁股上。然後再讓楊芳去把煤氣點燃,回來從窗檯上端著那盤溜三樣,站在那裡。又命令同學把桌子上的煙叼在嘴裡,點燃了。我看著萬無一失,才大聲說道:「忘掉剛才的事,回到現實中來吧。」

再看這些人馬上動了起來,吸煙的吸煙,吃菜的吃菜,喝酒的喝酒,還接著剛才的話題聊天,絲毫不知道剛才流逝的時間,和往常一樣。

楊芳頓了一下,若有所思,端著菜走過來,仍然接著那句問話:「你們都不動筷子吃呢。」就聽同學說:「我們不正吃呢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