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流社工

(個案一)

何妙瑩是一所女子中學的注校社會工作者,妙瑩自小隨父母到了美國定居,大學畢業之後帶同妹妹妙詩回到這出生的城市,妙瑩今年廿二歲,妙詩少她五歲,妙瑩在舅母的幫忙下找了一間少少的單位租住,還替妙詩找了一所學校就讀中六,後來妙瑩也在另一所中學找到了這份社工差事,父母亦按月寄來妙詩的生活費,所以生活還算過得去。

這天是學年開始後的第三周,早兩星期妙瑩只是忙著把社工服務介紹給全校的老師和學生,到了今天才算可以舒一口氣,亦就在今天,妙瑩接到了她第一個個案,這是從一位任教中三的老師轉介來的,個案的主角叫湯嘉明,十四歲,中三乙班,轉介原因據她的班主住劉老師說是嘉明在升上中三前是一個品學兼優的女孩子,但在中三開學後卻一反常態,不止沒有專心上課,還完全不和其他同學說話,下課後經常獨自留在學校,有同學還見過她偷偷躲在洗手間哭泣,劉老師已多次嘗試和她說話,但嘉明只是哭,怎都不肯說是為了甚麼事,劉老師也曾進一步研究,發現嘉明學生檔案裡監護人的名字變了,她相信嘉明的問題可能和此有關。

妙瑩在學校的社工室首次見到嘉明,嘉明的樣貌比起她在檔案的照片美麗許多,一把長至背心的秀髮,圓圓的大眼睛,可絕對稱得上一個小美人,妙瑩心想自己和妹妹妙詩都是人人稱讚的美女,平時一起上街時都不知惹來多少色迷迷的目光,但眼前這十四歲的女孩子卻絕不比她們差,尤其是校服困不著的一雙三十四寸的奶子,和裙下一雙又白又嫩的修長玉腿,令到身為女性的妙瑩也不禁猛吞了一口口水,妙瑩在美國讀大學時,也曾經和宿社的鬼妹玩過磨豆腐的遊戲,初時只是好奇,漸漸便發覺自己可以同樣享受同性帶給她的性樂趣,這時面對著嘉明這樣的美少女,妙瑩不禁食指大動,不過妙瑩畢竟是專業社工,連忙收拾心情和嘉明開始傾談,這天雖然仍問不出了甚麼,但妙瑩已成功地和嘉明建立起良好的關係,妙瑩便約了嘉明第二天再談,妙瑩還把自己傳呼機號碼給了嘉明,叫嘉明隨時都可以找她。

那天晚上,妙瑩怎都不能入睡,腦海裡充滿了嘉明的倩影,想著想著,便想到性愛上去,妙瑩幻想如何把嘉明的校服脫光,然後從嘉明的小嘴一直吻下去,妙瑩想著如何吸啜嘉明的乳尖,她想那感覺必定十分美妙,同時她又會撫摸嘉明的大腿,她相信必定是很柔滑,接著她會越摸越上,直至手指接觸到嘉明的陰唇,妙瑩一邊幻想著如何跟嘉明造愛,一邊已情不自禁地在自己的身體上撫摸起來,她一隻手隔著睡衣在引以自豪的三十五寸堅挺乳房上搓弄,另一隻手則伸進裙內隔著內褲去 自己的陰唇,妙瑩這樣子自慰了一會,越弄越興奮,便不自覺地叫出「嗯……哼……」的呻吟聲,她仗著一絲清醒,盡量不讓自己叫出聲來,怕會驚動同房的妹妹,可是這樣也令她不能專注於手淫帶來的快感,弄了許久也弄不出高潮來。

就在妙瑩放棄又不是,繼續又不是的困苦時候,妙詩終於被吵醒了,她以為姐姐有甚麼不適,便亮起床頭燈向姐姐看去,燈光一亮,妙瑩才知道妹妹經已醒來,可是這時自己的醜態已盡入妹妹眼中,想去撩飾已太遲了,她們兩姐妹也並非純真至不知對方會自慰,妙瑩亦試過租了一套成人電影回來和妙詩一起看,兩姐妹看到一半時都忍不住手淫起來,還因為在自己的親姐妹一旁而感到特別新鮮刺激,高潮都來得比平時獨自進行時強烈,事後大家相視會心一笑,也沒有放在心上,這時妙詩看見姐姐半赤裸地躺臥床上,睡衣的扣子鬆了大半,一邊乳房完全袒露出來,一隻手更正在大力地在上面擠弄,妙瑩一雙修長的美腿更張得開開的,內褲的下端被扯過一旁,妙瑩另一隻手正蓋在小穴上,中指已全插進小穴裡,其他四隻手指則在 弄著陰唇,妙詩可以看見姐姐流出了大量淫水,除了把整個陰戶和手指都沾濕了外,連下面的床單都濕了一大片。

妙詩微笑著向妙瑩說:「姐姐今晚為甚麼這樣有興致?吵得人家睡了都給你弄醒過來!」妙瑩這時如箭在弦,也顧不了這許多便道:

「姐姐弄不出來,很辛苦,妹妹過來幫幫姐姐!」

妙詩估不到姐姐會有這樣的要求,真正吃了一驚道:「姐姐你玩瘋了嗎?我是你妹妹,又是女孩子,這怎麼可以?」

妙瑩見她不肯,【本文轉載自超爽文學網(xxxnovel.com)】便再哀求道:「就當是姐姐求求你吧!妹妹一向都很愛護姐姐的,現在姐姐真的辛苦得要死,救救姐姐吧!」

妙詩跟妙瑩感情一向很好,這次可以離開父母來這裡過些比較自由的生活,也是姐姐在父母跟前再三擔保,才有此機會,如今看見姐姐這樣不上不落,亦實在替她難受,便過去姐姐床邊坐了下來問道:「姐姐想我做甚麼?」

妙瑩此時已被性慾沖昏了頭腦,她見妙詩居然就範,便想到如果可以籍此機會把妙詩引誘成她的性伴侶,以後有需要的時候便不用自已解決了。

妙瑩有了這念頭後,便不急著自己解脫,她首先把自己脫個乾淨,又叫妹妹學她一樣,因為兩姐妹自小便一起長大,大家的身體已毫無秘密,妙詩對這事倒沒有所謂,很快便和姐姐看齊,但妙瑩接下來的要求,卻令妙詩嚇了一跳,原來妙瑩見到妹妹比年輕了五年的裸體,不自覺地又想起了嘉明,於是她便把妹妹幻想成嘉明,向著妙詩的小嘴吻過去,妙詩估不到自己的初吻就這樣送了給姐姐,呆了一呆,小嘴已被姐姐封著了,妙詩感到姐姐的舌頭在她的嘴唇上舐了一轉之後,就往自已的齒縫中 ,她怕自己的牙齒會擦破姐姐的舌頭,不自覺便張開了點,那料到姐姐更得寸進尺地把舌頭伸進了自己口腔之中,妙詩發覺這感覺很特別,像是在兩個人之間 起了一道橋樑,便也學著姐姐那般把自己的香舌伸過去,於是兩條濕滑的舌頭便在姐妹倆四片櫻唇之間交纏起來。

正當妙詩沉醉在她的初吻裡,妙瑩捉起了妙詩一隻手放到自己的乳房上,妙詩根本不懂得要做甚麼,還是妙瑩按著她的手教她如何用輕重不一的手法去取悅自己,妙詩以往手淫時只懂得集中火力去刺激陰唇和陰核,目的是盡快到達高潮,從來未試過自己玩弄奶子,這時一邊搓弄著姐姐的乳房,一邊好奇地想知道這感覺會是怎樣,不過她並不用等待多久,因為妙瑩在教曉了妹妹如何玩自己的奶子之後,便伸手過去回敬妙詩,妙詩一生人第一次被人撫摸乳房,全身一震,小嘴立時離開了妙瑩,她張開眼睛,發現妙瑩正望著自己,妙詩感到姐姐的手指正輕輕地 弄著自己的乳頭,一種觸電的感覺火速地由乳尖開始蔓燃全身,她忍不住嬌吟了一聲道:「姐姐…我們這樣算不算亂倫?」

妙瑩笑問:「你舒服嗎?」妙詩老實地點了點頭。

妙瑩續道:「舒服便行了,管他同性戀或亂倫,我又不可能令你懷孕的!」

妙詩這時已是意亂情迷,也不懂得那麼多了,本能地加重了力度在姐姐的乳房上擠了一把,妙瑩呻吟了一聲,她滿眼慾火地和妹妹對望著,並說:「跟姐姐造愛,好嗎?」妙詩早己放棄了一切防守,聞言點了點頭。

妙瑩見妹妹不反對,便擁著妙詩把她放平在床上,她先和妙詩再吻了一會,又乘機繼續撫弄妹妹雙乳,弄得妙詩呼吸越來越急,接著妙瑩開始向下吻去,她細心地吻遍了妹妹整個上身,然後才集中去吻舐妙詩胸前兩顆小櫻桃,在她輪流把妙詩兩顆乳頭吸啜至充血硬化後,她又用雙手把妹妹一雙奶子擠向中間,令到兩邊乳尖靠攏在一起,然後伸出舌尖及擺動頭部,以極快的速度去舐弄妙詩一對乳頭,妙詩幾曾 試過這種快感,立即高聲呻吟起來:

「姐姐……哎……不要……嗯……不……不行了……姐……姐……放過我吧……呀……會死的……」

妙瑩聽到妹妹的叫床,便更賣力地取悅她,終於,妙瑩在完全沒有觸碰妹妹下身的情形下,把妙詩推上了一次高潮,妙詩更淫蕩地亂叫:

「姐姐快…快……不要停……呀……哦……我要丟了……不行了……哎……死了……」

只見妙詩突然緊夾雙腿,下身挺起老高,左右地不停擺動,半晌之後,突然全身收緊,雙手把姐姐頭部按緊在自己胸前,跟著把雙腿微微一張,在小穴處噴出了幾滴乳白色的陰精,灑落床上,才長長地舒了一口氣,妙詩這才鬆開了妙瑩,重新躺回床上,並大口大口地喘著氣。

妙瑩想不到妹妹的乳頭如此敏感,自己連她的小穴還未弄過便丟了,但這時妙瑩已忍了很久,見妹妹還未回過神來,便跨伏在妙詩一邊大腿上,陰戶緊貼著妹妹的大腿近膝處前後磨擦,妙瑩就這橡借妹妹的玉腿自慰,小穴已興奮得不斷沁出愛液,弄得妙詩整邊大腿都濕透了,這時妙詩才剛回過氣來,她見到姐姐被自己冷落了,感到有點內疚,便把姐姐拉上前來,兩姊妹擁吻了一會後,妙詩把頭移開了少許,和姐姐對望著,她感到姐姐的陰戶剛好壓著自己的下體,姐姐還蠕動著屁股,增加了兩個陰戶的磨擦,妙詩更感到姐姐那裡不斷流過來一些又燙又黏的液體,便不禁發出了:「嗯!」的一聲感歎。

這時妙瑩一邊努力磨著,一邊問妹妹:「詩,和姐姐造愛快樂嗎?」妙詩已再度被姐姐弄得意亂情迷,便答道:「姐姐,我要……愛我……」

妙瑩聽到妹妹的鼓勵,立即起來躺到妙詩對面,她把雙腿交插進妹妹的兩腳之間,然後把下體盡力推前,令得姐妹倆的小穴緊緊貼在一起,接著妙瑩便挺動屁股,使到她們四片陰唇對磨起來,這姿勢令她倆感到再無分隔,除了雙方身體上最寶貴的地方緊貼一起外,她們還感覺到對方分泌出來的淫液也自然地流進自已體內,她們全心全意地投入在姊妹相奸的快感之中,高潮了一次又是一次,彷佛雙方都不想停下來,但她們體力始終有限,在各自丟出了四、五次之後,妙瑩爬過去擁著妹妹安然入夢。

可惜就在她們剛睡著了的時候,床頭櫃上的電話便響了起來,妙瑩一臉煩厭地拿起了聽筒,正想破口大罵時,聽筒傳來了女孩子的飲泣聲,妙瑩精神一抖便問是誰,原來正是令得妙瑩想入非非的湯嘉明,妙瑩連忙問她發生了甚麼事,但嘉明只是不停地哭,最後妙瑩聽出了嘉明是在一個人多嘈雜的地方給她電話,便問她究竟在那裡,嘉明終於說出了一個地方,妙瑩叫她千萬不要走開,跟著便立即下床穿好衣服出去。

在駕車接嘉明回家的途中,妙瑩終於知道嘉明的問題了,原來嘉明的父母月前雙雙在車禍中去世,嘉明被一位堂叔收養了,但這堂叔和他的兒子真是禽獸不如,他們從第一天起便已對她不懷好意,起初還不敢太過份,只是常以色迷迷的目光看著嘉明,或藉故碰碰她的身體,但在嘉明住進他們家的第七天晚上,他們父子竟趁嘉明睡著了的時候,偷偷入到她的房中非禮她,嘉明因為害怕反抗的話會被他們趕走,便裝睡任他們亂來,過了幾個星期,他們也發現了嘉明只是裝睡,便變本加厲地要嘉明幫他們口交和手淫,之後堂叔終於強姦了她,還要她成為他們父子倆的 欲工具,這個晚上嘉明又被那兩父子轉流玩弄之際,堂嬸突然破門而入,但堂嬸不但沒怪責自己丈夫和兒子,還一口咬定是嘉明引誘他們,立即把嘉明趕出街外,又把嘉明的東西全掉了出來,嘉明無處棲身,想起了妙瑩,便給了她那個電話。

妙瑩把嘉明接回家去,嘉明便暫時睡在妙瑩家的客廳之中,接下來的兩個星期,妙瑩忙著替嘉明辦理各樣事情,包括報警等等,警方和有關部門研究之後,決定起訴嘉明的堂伯父和堂兄,他們亦罪有應得,不過這是後來的事了;最急要解決的問題是嘉明以後的生活,經過這件事,嘉明其他的親屬都不想收留她,妙瑩一氣之下便向嘉明提出收養她的建議,嘉明其實也只信任妙瑩姐妹,便答應了,妙瑩即歡天喜地的去找一所大些的單位,最後還是妙瑩父母獲知此事後,從美國匯錢過來給妙瑩買新房子,說租來租去都不是辦法。

這日是她們三口子在舊居的最後一天,第二天便要搬到新房子去,她們忙了一整天把東西收拾好,吃過晚飯各自洗澡後便提早睡覺去,睡至半夜,妙詩起來上洗手間,回房途中經過客廳時聽到一些怪聲,她怕嘉明是否有了急病,便亮起了沙發旁的小台燈一看,不料竟看到了嘉明在自慰,只見嘉明的睡褲和內褲均已脫掉,一隻手正在赤裸的下體上撫挖,兩隻手指齊根沒入小穴裡,整個陰部一片狼藉,上半身的睡衣扣子亦全部打開,露出了內裡沒有乳罩的一雙又挺又嫩的奶子,手指正夾著其中一顆粉紅色的乳頭 弄,嘉明正沉醉在自慰的快感當中,沒留意到有人行近,現在燈光突然亮起,嚇了一跳後,發覺自已的浪態已盡被妙詩看到,一急之下便掩臉痛哭起來,妙詩一來也很喜歡嘉明,二來想起姐姐說過嘉明這段時間的心靈十分脆弱,便連忙上前安慰嘉明,這時妙瑩亦已被她們吵醒,她出到廳來一看,已知道十之八九,便也加入妙詩一起去安慰嘉明。

妙瑩始終是專業社工,很快便令嘉明平復下來,嘉明還向她們說:「我也不知為甚麼會這樣?只是每當心中想起被那兩個衰人玩弄時,雖然覺得可恥和傷心,但又不禁想起當他們玩弄我時的快感,想著想著就會情不自禁地自已玩起來,瑩姐,我……我是不是有心理病?」

妙瑩安慰她說:「傻女!每個人都會有生理需要的,你這樣也很正常,不過自慰雖然沒有問題,但那些事還是不要再去想那麼多了。」

嘉明說:「給你們看到我這樣,我真不知以後怎樣去面對你們……」說掉眼睛又濕潤起來。

妙瑩怕她又胡思亂想,連忙說:「都說你是傻孩子,我和妹妹也經常看到對方自慰,隅然還會一起為……為對方弄,又不見我們面對不了對方。」

妙瑩說了一半,妙詩和嘉明都大吃了一驚,妙詩是估不到姐姐會向嘉明說出這事,嘉明則估不到妙瑩兩姐妹居然有這種關係,嘉明呆了半晌後問:「你說…你們是同性戀?」

妙瑩微笑道:「不是這樣的,我仍然會享受和男性的性愛,妹妹將來亦會結識男朋友,我們一起時只是純粹用自己的身體取悅對方,並沒有甚麼同性戀或異性戀的複雜關係,而且我們這樣又不是被逼,又不會影響任何人,沒有甚麼不妥啊!」

嘉明本來便很信任和祟拜妙瑩,聽她振振有辭的說出這番話來,便更覺有理,這時她的好奇心被挑起了,加上剛才被妙詩打斷了的性興奮還未盡去,竟說了一句連她都不敢相信可以說出口的話:「你們……你們下次玩可否受我加入?」

妙詩又吃了一驚,不過妙瑩倒像胸有成竹嘉明一定會有此一問,毫不驚訝地說:「不如就今晚吧!妹妹剛才令你未能盡興,她應該替你服務一下,算是賠罪吧!不過這裡地方不夠,一同進睡房去好嗎?」說完便拉了嘉明和妙詩一起入睡房去。

入到睡房之後,妙瑩主動先脫個乾淨,妙詩見姐姐脫了,便跟她看齊,嘉明本來已接近赤裸,此時便更輕而易舉了,妙瑩看著嘉明這具令她朝思暮想的胴體,雙眼像可以噴出火來,妙詩也變得異常興奮,她先把嘉明放平躺在床上,跟著對嘉明說:

「放鬆一些,沒有甚麼好緊張的,讓瑩姐和詩姐為小嘉明帶來快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