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自偷歡

在一家高級住宅內,陳文狄和游小芳的臥房面對著海景,他們郎才女貌,在外表看來是一對恩恩愛愛標準夫婦。結婚五年了,他們的生活都在平淡中渡過,就連性愛也沒有什麼特別的刺激。這一天晚上,他們的舉動很奇怪,小芳自己走了出去,然後文狄也外出了。到底是什麼原因,並沒有人知道。

小芳本來已經美艷可人,打扮一下,自然更惹來狂蜂浪蝶。她燭自坐在夜總會,貪婪的目光早已射到她身上。程南是一個二十來歲的青年。他一直在注意著小芳,一會兒後,她終于走了過來。“小姐,我可以請你跳隻舞嗎?”小芳看看程南,斯文中又帶點英偉,于是點了點頭。兩人相擁在舞池翩翩起舞。“你一個人來麼?”“哦!”小芳低下頭來,她有點拘謹。“我叫程南。”經由他們這些不痛不癢的交談,使他們無形的把距離拉近了不少。九點鐘之後,所有的舞曲全是慢節拍的音樂,那些燈光也開始一盞一盞的關掉,直至最後,真是伸手不見五指。

程南把那隻握著小芳的手慢慢的收緊,使懷裡的女讓貼緊在他的胸部。程南眼看這舉動並沒遭到拒絕,接著又用他那摟住小芳柳腰的手,伸到小芳的背後去撫摸著。小芳為表示少女的矜持,“啊”了一聲,想把程南推開,可是這一動作更使程南擁緊她,深怕讓她跑掉似的。撫背的手,慢慢的往下移,而且愈搓愈用力,直到她那渾圓的屁股,他更用力的揉捏著,這使得小芳陰戶裡的淫水一直源源滲出。

同時,程男又用他的嘴,在她的臉上、頸上亂吻一陣。過了良久,才咬著她的耳根說道:“我們找個幽靜的地方坐坐,好不好呢?”說完,也不管小芳是否同意,即拉著她的手,快速離開了那囂雜的地方,去尋找一個幽靜的處所。兩人來到了停車場,程南為小芳開了車門讓她坐進去,他再坐到駕駛座上,微笑著對小芳說:“我知道有個地方很好,我帶你去吧!”“你不會對我怎麼吧?”她擔心的問道。“你放心好了,我們會很愉快的。”接著,響起了一陣引擎聲,車子也駛離了市區。來到了這離市區不遠的海邊,遙望海的遠處,有著點點的漁火,這裡的確是相當的有情調的好地方。

“怎麼?不錯吧!”程南得意的問道。“啊!”小芳的視線,投向那遙遠的海面,微笑點點頭,同意了程南。“你看著我,好嗎?”小芳聽他這麼一說,果真回過頭來看他,祇是臉上帶著好奇的神色說道:“什麼事呢?”“沒什麼,我祇是想好好的看看你。”說著,他伸過手去,摟住她的肩。然而,她也沒有反對,祇是朝著他笑了笑。“讓我放點音樂吧!”說著,程南扭開了車內的音響,一陣悅耳的輕音樂,流傳了出來。不久,程南情不自禁的把嘴湊了上去,輕輕的吻了她一下。

其實,他這祇是在試探她,當他發覺她也沒有反對的意思,就大膽的把小芳摟進懷裡,給她深深的一吻。趁此時,他的雙手也不甘于閑著,一手去撫摸著她胸前的兩個高峰,另一手伸進了她的裙內,就隔著三角褲去扣弄她那神秘的三角地帶。他的手愈來愈用力的揉搓著她的乳房,而他的另一隻手則扣弄得她淫水直流。這時,程南也發覺到她那小得不能再小的三角褲已濕了一大片,而他下面的小弟弟也已漲硬了起來,就用搓乳房的手脫去了她身上的衣服。

而小芳似乎全然不知似的,她已沉迷在他的愛撫愛。程南眼前出現的是兩團富有彈性又白嫩的肉球,這景像刺激得他的小弟弟高挺了起來。他拉著她的手,摸向他那粗大的陽物,沒想到,她卻一把將那肉棒握住了,她顫聲地說道:“你這裡好粗、好大啊!”“大才好呀!插起來才痛快。要試一試嗎?”程南知道她已需要了。于是他輕輕的除去了她的胸圍,這時,整個乳房已全然無所遮掩,,他的手在她的乳房揉搓了一陣,一會兒用手捏了捏乳頭,一會兒又把整個乳房握實,用力的揉、搓、捏、壓、轉。

過了大約五分鐘左右,他的手慢慢的往下移動,來到她的小腹,他又輕輕的把那濕了一大片的三角褲褪了下來。然後用手去撫摸、扣弄她的陰戶。她那叢毛茸茸的陰毛,覆蓋著那桃源洞口,程南伸出了手指,插進小芳的陰道內輕輕扣弄著。小芳被他這一陣扣弄,全身癢絲絲的,淫水直流,流濕了那椅墊。她媚眼如絲,小嘴微啟,不時發出“哼哼”之聲。程南知道時機已到,于是,就以最快的速度,脫去自己身上的衣服,然後把小芳壓在下面。

他不停的吻,吻遍了她的全身,吻到小芳的陰戶時,他即張口把小芳的淫水吃了下去。那味道很難講,溫溫的、滑滑的,還有一股腥味。“別.你別再吻了,我.我要癢死了!好哥哥,求你別.別再吻了,你吻得我心好亂啊!快停一停吧!”她受了這刺激,開始浪哼了起來。她握著程南大雞巴的手,直住自己的陰戶那裡拉過去,她好像是有點兒難耐了。程南看她的陰核已經變硬,陰唇也發漲了,小肉洞裡淫水直流,于是滿臉得意的笑道:“還是讓我來吧!”

說著,就用手指去撥開她的兩片陰唇,用手扶正玉莖,對準目標,把屁股猛一沉,“補滋”一聲,全軍覆沒。“哎呀!你那裡好大!好粗!很痛啊!我不要了!”“你稍微忍一忍,等一下就會讓你舒服的!”程南說著,即用“九淺一深”的做法,緩緩的、輕輕的開始抽插,插了大約五分鐘後,她的屁股也已慢慢的扭動、擺動,嘴裡還不停的發出淫叫聲和喘息聲。“啊!好一點了,啊!快!快一點,用力.用力,對了!好舒服哦!”

程南被她的淫浪聲激得慾火高漲,抽插得愈來愈快,有時一插,還直抵花心。插得小芳不住地叫舒服,叫痛快!“我們換個花樣好嗎?”“隨你吧!”程南聽她這麼說,就緊抱住小芳猛一翻身,這姿勢也就是程南仰臥在下面,而小芳正坐在他的大雞巴上,這意思心軟是要小芳采取主動。此時小芳的下體已癢得難受,就不顧一切的在程南的身上套動著,一起一落,一上一下,下下著肉,直抵花心,讓她舒服得直浪叫道:“好美啊!你的花樣真行哦!”她嘴裡聲聲浪叫,而動作也越作越快,還好他們是在這片無人的海邊做這種事,否則她的浪淫聲都足可把死人叫醒呢!“啊!親哥插死我吧!我已受不了啦!快!”

程南看她似乎快不行了,于是又再次的翻了個身,姿勢又回到本來的樣子。隨即來上一陣如狂風暴雨般的狠抽狂插,插得小芳大聲浪叫道:“啊!插死小妹啦!插破我那浪穴了,快!快!我要完了,我快要完了!”果真,她真是完了,一股陰精,直衝向程南,而且,陰壁還不停的抖顫、收縮,緊緊吸吮著程南的陽具。程南的陽物被小芳的精水這麼一衝,那種滋味真是難以形容的美妙,趕緊來一陣瘋狂的抽插。一時,滿車內盡是喘息及浪叫聲。小芳渾圓的屁股擺動得更是激烈,她迎湊著程南的抽插,而她的陰道,還在不停的收縮、顫抖。

程南猛抽狠插了幾百下,陽具就在小芳的陰道內跳動不已,不久,他精關一鬆,一股陽精直射而出。小芳被他的熱精這麼一射,屁股扭動得更是賣力,擺動得更是厲害,嘴裡還不停的啡道:“好舒服!好痛快!真是太痛快了,好哥哥,你真會玩,你插得我死去活來了!”程南看她那副浪態,那副媚勁,情不自禁的低下頭來,吻住了她的雙唇。良久,良久,才分開來。“累嗎?”程南深情的問她。“啊!”她滿足得閉著跟微笑點了點頭。“我們休息一下吧!”

兩人就交頸的躺著休息。不久,兩人便很快的睡著了。直至凌晨,小芳猛一驚醒,面呈不安的對著熟睡的程南叫道:“程南,程南你醒一醒吧!”“哦!”程南顯得疲乏的答道。而後,又把目光移到小芳那高聳的乳房,雪白的肌膚,看得他又有些動情。于是,他伸出手來要去抓小芳的乳房。小芳一手擋開他那貪婪的手,說道:“別再不正經了,快穿好衣服吧!我們該回去了,時間已不早了!”“啊!幾點了?”“都已半夜了,我媽要是發現我沒回家,會給急死的。”“好吧!我們現在就走。”兩人即匆匆的穿好衣服,稍加整理,程南就問小芳:“你家住那裡?我用車子送你回去好了。”

說罷,即發動引擎,飛快的駛往回家的路上。半夜,街上都沒人,因此很快就到了小芳的家門。“我還能再見到你嗎?”他似乎依依不舍的問道。“你真的想再見我嗎?”他反問著她。“那要看你的意思了。”小芳似乎在試探他。“我看,我們不會再見面了。”他回過頭來看著小芳的表情。 這時她的表情很復雜,似乎想問他理由,又說不出的樣子。于是她點點頭,低聲地說道:“也好。”說完,即伸手要去開車門,程南又伸出手來抓著她的手臂,說道:“你不想知道原因嗎?”

小芳回過頭來看著他,【本文轉載自超爽文學網(xxxnovel.com)】然後面帶微笑,帶著無可奈何的表情說道:“不用了,你不說,我也曉得,我們祇是巧遇,而後互相滿足對房的需求,我們祇是貪得一時的歡樂,但實際上我們兩人之間是一點感情也沒有,所以我們誰也不欠誰。至于原因嘛!可能我們的原因就是相同的,所以不用多問了。謝謝你送我回來,再見!” 說罷,隨即開了車門,住自己的住所進去。

她一進門,發現丈夫還沒回來,便脫了鞋,把鞋提在手上,然後偷偷摸摸的走進她的臥房,關上房門,她什麼都不想做了,于是往床上一倒,回想著剛才與程南相處的那一段美好時光。再說文狄那邊。他在俱樂部中搭上一個穿著惹火的女郎,她直說肚餓。文狄為想讓她上勾,就對那女孩說道:“現在已是九點了,我請你去吃些點心好嗎?”“好啊!”那女孩對著文狄媚眼猛拋,很高興的說道:“我們現在就去吧!”

于是文狄摟著她的纖腰,一起走出了俱樂部。直住那條路走去,來到了一家西餐廳的門口。“就在這間好嗎?”文狄很有風度的幀求這女孩子的意見。“好的!”女孩點點頭,滿意的說道。“那我們進去吧!”說著,兩人登上了二樓,挑選了一最角落的位置坐了下來。

剛坐下,服務生隨即很有禮貌給這女孩子一份菜單,再把另一份菜單交給文狄。“先生,你們要點些什麼?”“我要快餐。”女孩並沒對著服務生說這話,而是對著文狄說道。“來兩客快餐。”“謝謝。”服務生客氣的說了聲,轉身走去。此時,文狄目光全集中在這女孩的身上,像是在欣賞一件藝術似的。“你看什麼嘛!”女孩裝得不勝嬌羞的模樣說道。“看你啊!看你的美,看你的俏呀!”文狄也裝得一臉正經的說道。不久,服務生把他們的快餐送了上來。

“先生,你們要些什麼飲料嗎?”文狄把眼光移到女孩的臉上,問道:“你要點什麼飲料?”“隨便,你點什麼,我就喝什麼。”于是,他對著服務生說道:“來兩杯甜酒好了。”“好,謝謝!”服務生再次的轉身走去,可是,這次她很快又走了過來,祇是手上多了個銀盤,銀盤上站立著兩個酒杯。服務生待把這餐桌一切安排好,她才離去。“你還不曉得我的名字吧?”“你沒說,我當然不曉得。”她祇顧邊說邊吃,也不在乎文狄此時臉上的表情。其實,文狄一口也沒吃,祇是用刀叉去翻擾他面前的那盤食物,而兩眼卸直視著這女孩。“我叫文狄,文章的文,狄青的狄。你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