軍中情人

當兵時,不幸抽到金馬獎,但卻有緣遇到小陳。他是我學弟,個性有點內向,以致於初到部隊時,有點不能適應,常常被罵,被欺負。我看了不忍心,就常找他聊天,安慰他,並儘可能的替他排除問題,私底下保護他不要被欺負。當時我待在部隊已有一段時間,再加上我是士官。所以大家多少賣我的面子,不再欺負他了。小陳因此特別感激我,和我常走在一起,而當我看到他的臉上開始出現了笑容時,覺得好安慰。一種溫馨得感覺由然而生。讓我覺得更想好好的照顧他。

其實他不是屬於體弱多病得那種人,在一次的體能戰技時我就注意到,他雖然個子不高,但是身材卻不錯,體力也好,只要沒有壓力,他就會生龍活虎的。這樣的景象看在我眼裡,慢慢出現了遐想。只是軍中生活嚴肅,這種事情又不能讓人知道,只有天天看著他,心裡想,只要他能過的快樂,我就心滿意足了。

有一次放返台假,我正好和他放同一梯次。想到能和他同 (船),心裡就覺得好笑,怎麼會有這種聯想?不管他。結果他所在的船艙和我的不同,我上了船之後,看不到他的身影又習慣性的著急了起來(這是我長久照顧他所生出來的習慣,因為只要一看不到他,他就有可能出毛病)到處穿梭於船艙之間,終於找到了。不過他卻睡著了,可能是在部隊壓力太大,一下子放鬆所造成的吧。

他對面的床沒人睡,我就坐了下來,看著他,祥和的表情,稚氣的臉龐,捲曲的身體,是那麼的可愛。此時彷彿是在寂靜中只剩我們兩人一般,我不知注視他多久才發現自己的舉動在此時是不恰當的。我環顧四周,還好,大家因為休假的心情,大家亂烘烘的,好像沒人注意到我。我呼了一口氣,這時我才感受到周圍的氣氛,回頭在看他一眼,準備回我的位置,“嗚~“船開了……

回到我的床上,把自己往床上一丟。閉上眼睛卻浮出小陳的影像,張開眼睛,覺得心頭有點緊。闔上眼睛又出現。我好痛苦,為什麼做一個同性戀者要這麼辛苦?為什麼我們不能和大家一樣自由的說出“我喜歡你!“為什麼?只能在暗中喜歡一個不知情的人?太多的困惑與難過的心情,我竟也含淚睡去。

不知過了多久,我醒過來,發現船竟已進港。我怎麼會睡這麼久?我收拾行李跑出去找小陳,他已不在了。我暗中自責“怎麼這麼糊塗,連他的電話住址都還不知道就這麼讓他走了“。雖然日後一定會再見到,可是這個假彷彿已失去意義。我失落的步出船艙。基隆的夜景紅紅綠綠的,此時已因淚水而混在一起。

收假時,我一見到小陳就強忍內心的激動和他打招呼。兩人一同去辦船票。這次很幸運的,我們的位置正好在一起。上了船,他就不斷的告訴我放假的趣事,及到哪去玩。我趁機問他有沒有女朋友,“沒有!“他回答。萬歲!!我內心呼喊著,繼續聽他講。真是的,果然是頭一次放假,和小朋友一樣。

像我這種老兵,放假雖然很高興,但也習慣了。和他聊也聊了很久了,周圍的人早就睡得東倒西歪的。我也坐了很久,有點腰痠背痛的。伸手捶了一下。他見狀馬上說“要我來替你按摩嗎?“愣了一下,他也是,因為他是反射性的聽我的話,有事也是處處替我服務,只是這句話好像不是他原本會講出來的。我說“好啊“他聽到之後,竟然鬆了一口氣。坐到我趴著的腿上,伸出手掌,替我按摩肩膀及背部。

這真是上天給我最大的幸福了,他的手很有力,抓起來很舒服,我的身體漸漸地放鬆。他的手卻移到我的腰部,我反射性的扭了一下,他說“你這裡好像還有點僵硬“。不是啊,而是他已侵犯到我的性感帶,這教人怎麼受的了?於是僵硬的東東開始出現在我的褲檔內,幸好我是趴著的,他察覺不到,這樣也好,我就讓他盡情的為我服務。但他好像看我不在乎,雙手越來越不規矩,摸到我的腋下及胸部的交接處,開始抓弄。這麼突然的舉動使我防不勝防,笑了出聲來。

“學長你會怕癢啊“。我說“要是我忍住就不怕了“。“那你忍看看“。說著就毫無忌憚,到處亂抓,令我又癢又舒服。甚至來到大腿內側,差點讓我大叫出來。我說“那你呢?““我不怕“。“好哇!我不信,你給我躺下“。他馬上乖乖的躺著。這種機會是不會天天有的,我坐在他腿上,叫他手放頭上,開始搔他癢。咦?這小子還真能撐呢。我解開他的衣服,手伸進去,胡亂撫摸一通。這下就算他是鐵做的也受不了。

“哈哈哈… 【本文轉載自超爽文學網(xxxnovel.com)】哪有人這樣伸進去給人家摸的“。“你不是說不怕嗎“?“可是摸到胸部的話會有反應“。他小聲的說。我聽到這句話興奮死了,當作是他在挑逗我,我說“真的嗎?像這樣?這裡嗎“?我故意直闖他的乳頭。他的下檔已凸出來,閉著眼睛,沈浸在撫摸的觸覺之下。我則是充滿了佔有欲的侵略他的肉體。

“學長,不要這樣啦,好像有人在看“。好像我們的聲音吵醒了一個醫官,揉著眼睛看我們在做什麼。我趕緊起身回到我的床上,回頭看小陳,他以頑皮的笑容回報我,真是美好的假期。

*** *** *** *** *** ***

自從那次船上發生的事情後,我和小陳的關係又更深了。但大家心裡卻有點患得患失的,因為上次的事情好像是偶然發生的,如今回到現實生活,卻又不知如何開始。我們的關係簡直是一點進展也沒有。唉!這種事真是難以啟口啊。縱使是彼此之間的祕密,但就是不敢唐突的提出生理上的要求。一來是怕被拒絕,二來太不自然了。我得想個辦法來打破僵局才行。

在一個夏天深夜裡,我站安全士官的時候,查看著衛兵表簿時,突然心生一計。在交接完下安全士官後,往後砲臺方向走去,準備來摸哨。後砲臺是一個很偏僻的哨點,偏偏又只有一個哨兵看守。大部分的人都不願意去那裡值夜哨。所以通常就是比較菜的去啦!猜猜今天是哪個大頭兵在那兒?答對了,就是小陳。想到自己菜的時候也是不好過,便又開始同情他。不過先看看他的警覺心夠不夠。我躡手躡腳的靠近哨所,盡量不要發出聲音。沒想到過了一會兒,他環顧四周無人後,竟然把槍放一旁,解開長褲,透過內褲開始按撫著他的弟弟。

我不敢相信我的眼睛,這下我可逮到機會了,我打開手電筒,從草叢後走出來,他嚇得想把褲子拉起來,卻動不了,只是低著頭發抖著。“不要緊張,是我啦。”他大大的鬆了一口氣,我走了過去,看著那因驚嚇而疲軟的陰莖,說“你常到這裡來發洩嗎?跟我說沒關係。”他點頭。“這沒什麼好可恥的,大家都是男人,都有那種衝動啊”他還是不說話,於是我過去坐在他旁邊,示意他坐下,然後伸手摸向他的內褲,他有點不好意思的看著我。“這裡不會有人來了,你不是想要嗎?讓學長來幫你來”說著我的手開始一捏一放的揉著他的陰莖,他還是不敢說話,可是他的弟弟卻不聽使喚的膨脹起來。

於是我將手深入他內褲中,抓到他半硬的老二,一上一下的動著。這個刺激使他呻吟了起來。老二開始硬起來,而我的也是一樣。他主動的拉下他的內褲,拉著我的手往他龜頭的位置。我於是在那兒揉弄起來,他眼睛閉了起來,享受著我的服務。過了一會兒,我停了下來,手叉腰站起來。他好像知道我的意思,替我解開褲子,並從我的內褲中拉出那條粘溼而硬挺的陽具,替我手淫起來,他的手是那麼的溫柔以致於我也忍不住哼了出來。他見狀就加快手的速度,使我的快感直線上升,差點就達到高潮,我還不想這麼早結束,所以我撥開他的手,拉他站起來,解開他的衣服,任意的搔著他的胸部及腹部,趁他正在享受時,低下頭,含住他的弟弟,頭部前前後後的吸吮著。他的身體因快感而顫抖,口中發出自然的吼聲。月光下兩人年輕的身影糾纏在一起,在草地上映出奇怪的形狀。

“學長,我,我要射出來了….喔!好爽!啊,啊….." 隨著他的嚎叫,他的陰莖一陣顫抖,濃濃的汁液射得我滿臉。我站起來,他竟然伸出舌頭將我臉上的精液舔舐乾淨,然後向我的弟弟靠過去,親了一下。我好像被電到了一樣,身體抖了一下,他對我微笑,起身替我脫去軍服,他的嘴唇遊走在我的胸膛、腋下等敏感地帶,使我更加興奮,呼出重重的喘息。他乘勝追擊,直攻我的陰莖,使我差點叫出聲來。他用舌頭對著我的龜頭下方作重點式的攻擊,時而時而夾緊我的陰莖,前後抽動。他凌厲的攻勢使我壓抑的心防崩潰,吶喊出來“小陳!小陳!”我呼喚著他的名字,快感達到無法回頭的極盡,隨著劇烈的抖動,一股體內的精髓狂奔而出。不斷的射在小陳嘴裡,他貪婪的吸吮著,直到我的陰莖完全的疲軟下來。

看看時間,竟然過了一個半小時,他說他快下哨了,所以我就先回營房去了,由於激烈的體力消耗,使我一躺下就呼呼大睡了,由於身心兩方面的滿足,使我睡得很好,隔天爬起來精神還是不錯。我真是幸福能和小陳有過這樣的經驗,哪怕只有一次,我還是很滿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