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嫂嫂

1999年我有幸考上了嫂嫂和哥哥所居住的那個城市裡的大學。臨近開學的時候,父母叫我先到哥哥家住幾天,有意讓我先去那裡熟悉熟悉。

勞累了一天,終於到了哥哥家,嫂嫂把我接進家裡,嫂嫂告訴我哥哥因公司的業務今天剛去出差,要半個月後才回來,現在我來了正好,可以跟她做個伴。隨後她給我弄了吃的,並安排了房間,讓我早點休息。

哥哥和嫂嫂結婚已有好幾年了,但一直都沒有孩子,哥哥自己開了一家商貿公司,生意還可以,嫂嫂只是偶而到公司裡去幫一下忙,其餘時間都是在家裡,所以家裡他們沒有傭人。

其實我與嫂嫂是很熟悉的,在考大學前她輔導了我好幾個星期。記得有一天因天太熱,她穿了一真絲的白色薄長裙,裡面的黑色胸罩依稀可見。坐在我旁邊給我輔 導,在她低頭寫字的時候,我從她那寬鬆的領口瞧見了那幾乎奔跳而出的兩顆雪白肥嫩、渾圓飽滿的乳房,高聳雪白的雙乳擠成了一道緊密的乳溝,陣陣撲鼻的乳香 與脂粉味令我全身血液加速流竄,這一幕確實讓我夢遺了幾回。

一覺醒來,天剛好快亮,我怕吵醒嫂嫂,就輕手輕腳的到洗澡間去洗澡。洗了一會兒,我發現旁邊放衣物的櫃子裡有一些內衣褲,可能是嫂子昨天洗完澡後放在那裡的。

我好奇的拿起來看了看,粉紅色的三角褲上還有一點濕,我下面的雞巴禁不住硬了起來。我聞了聞,上面還有嫂子的體味,好聞極了!我完全淘醉了。

這時,嫂嫂突然推門而入,我全裸地站在那裡,雞巴高高的翹著,手中拿著她的內褲。她肯定看到了我的雞巴,但不知她是否看到我手中拿著的內褲,她臉刷的就紅了,趕快退了出去。

「對不起,小傑,我不知道你在裡邊。」

我完全不知道要說些什麼,我負罪地趕快穿上衣褲,逃回了房間,心裡亂極了。

半小時後,嫂嫂在門外大聲告訴我她要到公司去,叫我自己出去玩,隨後關上門走了。

房裡只剩下了我一人,我也慢慢靜了下來,但我又想起了內褲上的味道,我再次走進洗澡間。內衣褲還放在那裡,我又把三角褲拿了起來,我貪婪地聞了起來。

太喜歡了,並把濕跡在臉上貼了又貼,聞了又聞,又拿起那黑色的胸罩,不知是不是我原來看見的那個,腦海 又出現了她那深深的乳溝。

這樣翻來覆去聞了一個小時後,我的腦海中充滿了與嫂子作愛的幻想。這時膽子也大了起來,我又打開嫂嫂的臥房,裡面有一個大衣櫃和梳狀台,剩下的空間就是一 張很大的床,就像一個舞台,肯定是特製的。床上的被子沒有疊,嫂嫂睡過的痕跡還在。我照著躺下,好舒服,我閉上眼夢想︰要是能與嫂嫂共枕該有多好啊!

躺了一會兒,我起來拉開衣櫃,「哇!」裡面有好多嫂嫂的衣服,每一套都是那麼漂亮。我想,要是能把這些衣服穿在嫂嫂身上,然後我再一件件脫下,那不知會有多爽!

於是我拿出一套從側面開岔很高的長裙在懷裡抱了抱,在衣服的前胸位置親了親,然後我又打開旁邊的一個櫥櫃。裡面全是嫂嫂的內衣褲,三角褲是那麼的花俏、性感。

我拿起幾件看了一下︰「嫂嫂,我愛你!」

放好衣服,我鎖上門,心不在焉的到街上轉了轉。心裡一會兒想怎樣面對嫂嫂,一會兒又夢想跟嫂子作愛。不知不覺,到了下午,打定注意,既然已經如此了,還是面對現實。

我鼓起勇氣回嫂嫂家。進到客廳,嫂嫂正在看電視。

「小傑,回來了?」

「嗯,嫂嫂我回來了。」

「累不累?來坐下休息一會兒?」

我膽怯的坐下,生怕她提起早上的事。

「小傑,真是對不起,因為我和你哥哥單獨住慣了,所以有時進出就……」

可能嫂嫂沒有看見我拿她的內褲,我心想,於是我趕快說︰「沒關係!」

「不好意思……」

我的心總算落了下來。我抬起了頭,偷偷的看了她一眼。她半低著頭,倒像一個犯錯的小女生。驚奇的是我發現她披著長長的秀髮,那雙黑白分明、水汪汪的桃花眼甚為迷人,姣白的粉臉白中透紅,而艷紅唇膏彩繪下的櫻桃小嘴顯得鮮嫩欲滴。

言談間那一張一合的櫻唇令人真想一親芳澤,【本文轉載自超爽文學網(xxxnovel.com)】肌膚雪白細嫩,她凹凸玲瓏的身材,被緊緊包裹在早上我動過的那條開了很高岔的黑色的低胸洋裝內,露出大半的趐 胸,渾圓而飽滿的乳房擠出一道乳溝,被我親過的胸部被她那豐滿的乳房頂了起來,纖纖柳腰,裙下一雙穿著黑色長絲襪的迷人、勻稱而又修長的玉腿從裙子的開岔 露了出來,大腿根都依晰可見,腳上穿著一雙漂亮的高跟鞋,麗潔白圓潤的粉臂,成熟、艷麗,充滿著少婦風韻的嫵媚,比我想像的還要美幾百倍。

我都看得呆了。

「小傑!……」

「哦!」

這一聲驚醒了我,我感到我肯定失態了。

我的臉一下就紅了,而嫂嫂的臉更紅了。

「小傑,你去洗澡吧!」

洗澡間還有很濕的水汽,可能嫂嫂也才洗完了一會兒。我開始後悔為什麼不回來早一點,趁嫂嫂還在洗澡時偷窺那讓我夢想的玉體。

「我一定要干你,嫂嫂!」我心裡默默的念道。

吃完飯我和嫂嫂一起收拾完後,我坐到沙發上看起了電視,而嫂嫂到洗澡間梳理了一會兒就回到了她的臥房。我的心一下犯上了愁,我的心裡已有了一種見不到心愛就急的那種感覺,我堅信我是愛上嫂嫂了。

不一會,當我還在冥思苦想原因的時候,嫂嫂出來了,而且還坐到了我的旁邊。迷人性感的玉腿,完全暴露在我的眼下,披肩的秀髮發出一股讓人忘我的香味,臉上微微泛著紅暈,嘴唇比先前紅了許多,可能是又抹了口紅,補了妝。

我的心寬慰了許多。我們邊看電視邊又聊了起來。由於我快上大學了,所以我和嫂嫂的話題不一會兒就轉到了她的大學生活上。因為早上那難為情的事在嫂嫂羞色的喃喃解釋中早已消除,加上我翻看了嫂子的衣物又增加了與嫂子作愛的慾念,我的膽子也比平時大了許多。

當她講到大學生談情說愛的部份時,我不失時機的問道︰「嫂嫂,我有個問題想問你,你不准生氣,要講實話。」

「什麼問題?」

「你要保證不生氣,並要講大實話我才問。」我說。

她笑著說︰「不生氣,大實話我也講,你問吧!」嫂嫂爽快的答應了。

「嫂嫂,我以前聽你老公講你是校花,追你的人多不多?你現在的老公是你的第幾任男友?」我有意把我哥哥改叫做她的老公。

嫂嫂聽後笑得前撲後仰。我和她本來就坐得很近,她的身體也就在我身上擦來擦去,開岔的裙讓那迷人的大腿根忽見忽隱的,弄得我真想一把就將她抱在懷裡。

「小傑,你還小,怎麼會問這樣的問題?」

「嫂嫂,我不小了,馬上也就上大學了,我應該可以知道這些問題。」我不服氣的說。

「那你說呢?」她止住了笑。

「因為我第一次見到嫂嫂時,就覺得嫂嫂很迷人、很性感,追求你的人肯定很多。」

「性感」兩個字我小聲說了出來,嫂嫂肯定聽到了,她的臉一下緋紅。但她沒有生氣,微笑的對我說︰「果真是從一個娘胎裡出來的,都是那麼好色,也是一個小色狼!」

「嫂嫂你答應告訴我的!」我急了。

「好吧,嫂嫂就告訴你,你這隻小色狼!你哥……」

「不,你老公。」我糾正道。

「哈……哈……好吧,我老公,我們還沒進大學就在高中的一次數學競賽上認識了,沒多久就被他給……給……」她吱唔著。

「怎樣了?」

「羞死了!哪有這樣問的,反正就那樣了。以後我們相約考了同一所大學,再後來就一起生活。我只有他一個男朋友,至於追求我的人,我不知道多不多,我和你哥天天在一起,也沒有留意。」她一口氣把剩下的講完了。

「那你們在上大學時還那樣嗎?」

「小色狼!怎麼這樣追問呀!」嫂嫂裝著生氣的罵道。

「嫂嫂,你說過不生氣的,我想知道嘛!」

「我不生氣,我的小朋友,只是你還小,不應該知道。」嫂嫂愛憐的說。

「我比你們那樣時還小嗎?我比你們那時大多了,快告訴我嘛!」

「好好好,我告訴你小色狼,我都被你羞死了。我們幾乎天天在一起……」

這時的嫂嫂已被我羞得滿臉通紅,她扭動著細腰,含羞的用小拳不斷捶著我的背,彷彿一個羞澀的情妹妹捶打情哥哥一樣。

我拉住她的小手,讓她重新坐好繼續問道︰「嫂嫂,你現在比原來還漂亮,而且增加了一種讓人迷魂的韻味,應該說是一種成熟的丰韻。這種韻昧力,肯定讓許多人唾涎三尺,你對這些人動過情嗎?那怕是一點點?」我像記者採訪一樣的問道。

「哈哈……」嫂嫂開心的笑道︰「你猜猜看!」

「我……」我不想說猜,我也不願猜。

嫂嫂頓了頓,理了理她的秀髮,微笑的伏到我耳邊說︰「小朋友,你也像嫂嫂一樣說真話,告訴我,嫂嫂漂亮嗎?」

「嫂嫂當然漂亮啦,我都喜歡上嫂嫂了!」我試探著說。

「小色狼,好壞,連嫂嫂的豆腐也想吃!」她揮動小拳向我打來。

我接住她的小手,隨勢輕輕一拉,把她整個的拉倒在我的懷中,假裝與她玩鬧,一邊拉著她的小手一邊說︰「小色狼不壞,小色狼只是真的喜歡嫂嫂,嫂嫂喜歡我這個小朋友嗎?」

「小色狼,誰喜歡你,你再亂說,我就敲你的頭!」嫂子笑著說,小手開始掙紮起來。

我想我不能不攤牌了。我雙手用力,乾脆將她抱到了雙腳坐著,把她整個上身抱到懷裡。本想一個長吻下去的,但我看到她秀髮後那美麗的面頰,我停了下來。

嫂嫂可能也被這一突然而呆了,她沒有反抗。我把嫂子的長髮撩起,我們相視了很久。慢慢地,我感到嫂嫂芳心奔跳、呼吸急促,緊張得那半露的趐乳頻頻起伏。此 時的她已不勝嬌羞、粉臉通紅、媚眼微閉。她的胸部不斷起伏,氣喘的越來越粗,小嘴半張半閉的,輕柔的嬌聲說︰「小傑,你真的喜歡我嗎?」

我已意識到嫂嫂今晚不會拒絕我了。

「嫂嫂,你太美了,我真的好愛你,我欣賞你的風韻,我今晚說的都是我的真心話。嫂嫂我愛你,我會永遠愛著你……」

我用火燙的雙唇吮吻她的粉臉、香頸,使她感到陣陣的趐癢,然後吻上她那呵氣如蘭的小嘴,陶醉的吮吸著她的香舌,雙手撫摸著她那豐滿圓潤的身體。她也與我緊緊相擁,扭動身體,磨擦著她的身體的各個部位。

我用一隻手緊緊摟著嫂嫂的脖子,親吻著嫂嫂的香唇,一隻手隔著柔軟的絲織長裙揉弄著她的大乳房。

嫂嫂的乳房又大又富有彈性,真是妙不可言,不一會兒就感乳頭硬了起來。

我用兩個指頭輕輕捏了捏。

「小……小傑,別……別這樣,我是……是你……你的嫂嫂,我們別……別這樣!」嫂嫂一邊喘氣一邊說。

這時慾火焚身的我怎還管這些,再加上嫂嫂嘴裡這樣說,而手卻仍還緊緊的抱著我,這只不過是嫂嫂的謊言而已。我怎能把這話放在心上而就此罷了?我不管嫂嫂說 什麼,只是不斷地親吻著那紅潤並帶有唇膏輕香的小口,堵著她的嘴,不讓她再說什麼,另一隻手掀起她的長裙,隔著絲襪輕輕摸著嫂嫂的大腿。

嫂嫂微微的一顫,馬上用手來拉著我的手,欲阻止我的撫摸。

「嫂嫂!小傑以後真的對你好,小傑不說謊的,嫂嫂!」我輕輕地說道,同時我撈出我那根又粗、又長、又硬的大雞巴,把嫂嫂的手放在雞巴上。

嫂嫂的手接觸到我的雞巴時,她慌忙縮了一下,但又情不自禁地放了回來,用手掌握著雞巴。這時我的雞巴已充血,大得根本握不過來,但嫂嫂的手可真溫柔,這一握,就讓我有了一種說不出的快感,真不知道把雞巴放到嫂嫂的小穴裡會是什麼滋味,會不會才進去就一洩千里而讓嫂嫂失望?

「嫂嫂,你喜不喜歡?」我進一步挑逗著說。

嫂嫂羞得把頭低下,沒有說話。而我再次將嫂嫂嬌小的身體摟入懷中,摸著嫂嫂的大乳,嫂嫂的手仍緊緊的握著我的雞巴。

「小……傑,我們……我們別再做……做下去了,就……就像這樣好嗎?」

「嫂嫂,你說像哪樣?」我裝著不知道的樣子問道。

「就這樣了嘛,你盡逗我。」嫂嫂嗲聲嗲氣好似生氣了一樣地說。

「嫂嫂別生氣,我真不知道是像什麼樣,嫂嫂你告訴我好不好?」我抓住機會再一次問嫂嫂。

我心裡很清楚嫂嫂這是什麼意思,嫂嫂現在是又想要又不好明說,因為我們的關係畢竟是嫂嫂與小叔子,她不阻止,一會兒就輕鬆讓我得到她,這不就顯得她太淫蕩了。

當然,這是她第一次背叛老公與別的男人°°她的小叔子做這種事,她的心裡肯定是很緊張的。

「小傑,就……就像這樣……抱著……我,吻……我……撫摸……我!」嫂嫂羞得把整個身子躲進了我的懷裡,接受著我的熱吻,她的手也開始套玩著我的雞巴。

而我一隻手繼續摸捏嫂嫂的乳房,一隻手伸進嫂嫂的秘處,隔著絲質三角褲撫摸著嫂嫂的小穴。

「啊……啊!……」嫂嫂的敏感地帶被我愛撫揉弄著,她頓時覺全身陣陣趐麻,小穴被愛撫得感到十分熾熱,難受得流出些淫水,把三角褲都弄濕了。

嫂嫂被這般撥弄嬌軀不斷柳動著,小嘴頻頻發出些輕微的呻吟聲︰「嗯……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