表姐和我的姦情

炙熱的夏天,早晚比較涼快。明雄清晨醒來,看看天色尚早,他又閉上眼睛,預備再睡一會兒,忽然門外響起敲門聲。明雄心裏嘀咕著,真討厭!

〞少爺!你醒了沒有,太太請你有事。〞

他聽出來,這是下女阿美的聲音。於是便道:〞醒來啦,妳去告訴太太,我穿好衣服就來!〞

他拉開了被,披上晨衣,很快地來到母親房內,此時父親尚未起床,母親正面對穿衣鏡整理著髮鬢,她從鏡中一見到明雄進來,就放下梳子,回過頭來。她輕聲的道:〞今天是你父親的生日,去通知你表姐一聲,這孩子的命,也實在是太苦太可憐啦!〞母親的表情,葛亭看出是不想吵醒父親。

他也輕聲的答道:〞好!我現在就去。〞

床上的父親,根本就己醒來,他聽到了他們母子兩個人的對話,禁不住也隨聲長嘆了起來。他說道:〞唉!的確不錯,麗珍也實在是可憐啦,年紀輕輕的就死了丈夫,一向又是驕生慣養..要再介紹門親事,普通人她又看不上眼,真是...〞台北市的街頭,清晨車輛行人都很稀少。明雄騎上摩托車,開足馬力,轉過幾條街道,來到表姊家,是幢獨門獨戶的三層樓西式洋房。向前按鈴叫門,大門〞呀〞的一聲打開。從門裡走出來的是一個二十來歲的女子,名叫亦含,和表姊同鄉,是來幫傭的。

她面現驚訝的道:〞呀!表少爺你早,少奶奶還沒起床呢!〞,看來亦含是要出外買東西,上身穿著一件T恤,下身穿著一件海灘褲,可以看得出來身材姣好,尤其是那雙腿修長勻稱,有泳裝女郎的水準;胸部和臀部也稱得上是『前凸後翹』,只可惜身材嬌小了些。擦身而過的時候,明雄用手輕拍了下她的臀部,那彈性真好...,亦含也不以為意地笑笑,就出門買東西了。

表姐的房間,是在三樓房。明雄走近門前。麗珍所養的哈八狗〞莉莉〞搖頭擺尾的向他表示親熱。明雄蹲下道:〞莉莉乖,你的主人起床了嗎?〞,莉莉只是用舌頭去舔明雄的拖鞋。明雄笑著拍拍牠的頭,摸摸牠全身細可愛的白毛,然後把牠抱了起來,走到表姐門前。房門是關著的,他猜想表姐一定還未起床。不叫她吧!今天是星期天,她不知道要睡到何時才會醒來?猶豫了一會兒,決心敲門把她叫醒。

可是他〞表姐〞二字還未叫出口,手掌剛觸及房門即應手而開,敢情是根本沒上鎖。表姐弟二人自小一起長大。明雄今年雖已十八歲了,再過兩個月即要投考大學,但卻是孩子氣未脫,調皮又好動。尤其是在自己撒嬌慣了的大表姐之前,更是頑皮。明雄心道:〞好呀!睡覺不關房門,看我不嚇你一下才怪呢!〞

明雄心內決定,要給她一個警告,讓她改過這個不好的習慣。他放下小狗,輕輕推開房門。他悄悄舉步入內。表姐的床,是在門後,進門後必須轉身或扭頭向右,方能看到,否則會被門遮住。

明雄悄悄進入房內,先看看梳粧台前,及對面的沙發之上沒有表姐的身影,然後才將目光移到床上。

〞呀……〞

他禁不住跳了起來,腦海裡一震。一個雄偉的身子,卻呆立著不知所措,明雄怔住了,他有點不大相信自已的眼睛。於是他揉揉了眼再看,那無邊春色的景緻,卻仍絲毫未變的呈現在眼前。她仰臥在床上,雙目緊閉。她臉上露出甜美的笑容。全身膚色雪白,映著晨光,發出感人的光亮,玲瓏美艷,豐滿成熟的肉體,無處不動人心神,垂涎欲滴。表姐白嫩的肉體,除胸部突起的雙乳,戴著一件粉紅色的乳罩,及小腹上蓋著毛巾外,全身一覽無遺。

更令人訝異的是她竟連三角褲都未穿,雙腿微微分開貼床平臥,兩中間那迷人的地方,微微聳起。上面生著一些稀稀的捲曲柔毛,往下即是一道嫣紅嬌嫩的紅溝。因她兩腿分開不大,同時明雄站立的地方也太遠,是以這個秘的所在,看的不夠真切。

明雄雖是神俊異常,儀表不凡的少年。但他卻是個非常純潔的小孩,不要說男女閒事,就連與初認識的女友,多說幾句話,就會臉紅。有時他雖在小說雜誌上,看到一些有關男女兩性間的事情。可是那僅是些風花雪月之事。是只可意會神往,而不能深入的。今天這幕奇景,倒是頭一次所見呢!

看得他春情動蕩,神魂顛倒。久久蘊藏在體內的春情慾火,頓時來勢兇兇。而兩腿間吊著的那根肉棒兒,突然一翹而起。硬硬的熱熱的,在褲子裡顫抖跳動。似有呼之欲出之態。春情慾火,挑逗得他頭昏眼花,意亂神迷。腦海中的倫理、道德,早己拋到九霄雲外去了,所剩下的,衹是肉慾和佔有。。他一步步的向表姐的床前走去。越是接近,越看得清。表姐身上散發出來的芳香也就越濃。而明雄心裡的情火肉慾跟著焚燒得越旺。他全身顫抖,兩眼發直,輕輕的將雙手扶按床頭,彎下上身,把頭湊近,慢慢的欣賞表姐兩間,陰毛隱沒處。明雄心道:〞啊!什麼東西……〞

表姐屁股溝下床單濕了一大片。在那淫水浸濕的床單上,放著一根六七寸長的膠製大陰莖,那陰莖之上,淫水未乾,水珠光亮。

明雄驚得叫出聲來:〞哎呀…………〞

他抬頭一看,好在表姐沒有被他吵醒,方才放下心來,悄悄地把那膠製的陰莖取了過來。拿在手中看看,很快放在衣袋內。由這根假陰莖的出現,明雄已毫不困難的推斷得出表姐的作為與心情,他心內的忌憚稍減。

心想:〞表姐極需此道,我縱然稍嫌放肆,想不致受到責難〞。

他意念既決,再加上眼前一絲不掛美妙玉體的引誘挑逗,他勇氣倍增,毫無顧忌的脫下自己全身衣褲,輕輕的爬上床去。猛的一個翻身,壓在那個美妙的肉體之上,雙手迅速的由表姐的後背伸入,死命的將她抱住。

〞哎呀……誰…表弟你…你…〞表姐麗珍好夢方甜,突然生此巨變,嚇得她魂離玉體,臉色發白,全身顫抖。她雖然已看清是表弟明雄,內心稍定。但因驚嚇過度,再加上壓在上面的表弟,不知道憐香惜玉的拼命抱緊,使得她張嘴結舌,半天喘不過氣來。

明雄忙道:〞表姐……我不是有意……求求你……慾火快把我燒死啦!〞一點不假,從未經過此道的明雄,他意外的獲得人間至寶,懷中抱著個柔軟滑潤的玉體,使她興奮萬分。

一股熱流,像觸電般,通過他的全身。【本文轉載自超爽文學網(xxxnovel.com)】女人特有的幽香,一陣陣的捲入鼻中。使他頭昏腦漲,難於禁持了。下意識的,他祇知道挺起他那根鐵硬的陰莖,亂動亂頂。

麗珍急道:〞明雄你究竟要幹什麼?〞明雄道:〞我……我要插……〞麗珍道:〞你先下來,我都要被你壓死啦!〞明雄道:〞不……我實在等不了………〞麗珍道:〞哎呀……你壓死人家了啦……〞明雄道:〞好表姐……求求妳,等會我向妳陪罪……〞

內向不好活動的男人,別看他們平時跟女孩子一樣,做起事來斯斯文文,一點沒有大丈夫氣派。可是背地裡幹起事來,卻比任何人都狠。使你望塵莫及,難與比諭。就看現在的明雄,活像一隻粗野無知的野獸,一味的兇狠胡為;對麗珍的哀求,根本不予理會。他沒有一點憐香惜玉之情。好像他一鬆手,身下的這個可人兒,就會立即生了翅膀飛去,永遠找不到,亦抓不著。

其實麗珍也不想放棄這個銷魂的機會。何況眼下這個英俊的表弟,正是她理想人兒。苦的是明雄未經此道,不曉得個中妙絕。調情、引誘、挑逗等種種手段,他完全不會是以弄了半天,毫無進展。終是白費氣力,徒勞無功。表姐麗珍呢?因一上來驚嚇過度,一時半刻春情慾火未發。而且壓住自己的這人,是平時對她極敬愛尊重的表弟。縱然心裡極願意,她也不敢說。此刻只好故意裝正經,有意不讓他輕易得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