媽媽的絲襪

我的名字叫做李雨揚,十八歲。

有時候想起我家的事情還真是有點不可思議,畢竟這種事情不是一般人會體驗到的,幾年下來思緒總算整了個清楚,便寫一寫分享出來。

當我還沒記憶,仍然懵懵的時候,身邊就沒了爸爸,上小學的時候學校有辦活動請家長到學校,我還傻傻的問媽媽爲什麼我們家沒有爸爸。

媽媽小小的嘴唇輕輕顫動了幾下,說道:「小揚呀,爸爸去很遠很遠的地方囉。」當然年紀長了知道原來爸爸是在一次死亡車禍中開車被酒醉駕駛給攔腰撞上,只是溫柔的媽媽怕兒子知道了在孩子心裡會有不好的影響,只好說的模糊帶過去。

沒了爸爸,這些年媽媽的日子並不好過。

聽小阿姨說過,我們家媽媽剛上大學就被學校裡面的男生封做了校花,年紀輕輕就被聽說當時很帥的爸爸追上了,還在大學的時候就生下了孩子,也順便結了婚,是一對當時在校園裡人人稱羨的校園情侶……還是說是校園夫妻比較妥當啊?

當時正好是大學二年級的暑假生了我們,所以連假都不用請,真是有夠順便的。爲什麼叫做生了我們呢?因爲我們是我跟我姐這對雙胞胎,雖然說是異卵的啦(廢話,同卵能生出龍鳳胎嘛)。

不過我們長得非常之像,從五官上幾乎分不出來,小時候頭髮都半長的時候連親戚朋友都認不出我們誰是誰,直到開始上學之後我頭髮剪短,姐姐頭髮留長之後才開始容易分別。

大概我跟姐姐都遺傳到媽媽跟爸爸優良的基因吧,從小到大說我們漂亮的人不在少數,雖然說其實我有點不爽,畢竟我可是男的耶!不過看到媽媽的樣子,就知道我們會長得這麼秀氣不是沒有原因的。

細細的柳葉眉搭配上水亮的大眼睛,小巧玲瓏的鼻子卻有挺挺的鼻樑,水漾的嘴唇總是掛著微笑,嘴角輕輕的上揚,像隻可愛的小貓嘴。輕柔的一頭烏黑長髮彷彿沒有重量,總是隨著風吹飄阿飄的,聽說還有廣告公司找媽媽去拍洗髮精廣告哩。到現在雖然已經三十七歲了,大概因爲保養得好的關係,還像是個二十出頭的小姑娘似的。

爸爸過世之後媽媽全心全意的投入工作要養大我跟姊姊,身邊雖然總是有許多源源不斷的追求者,但是媽媽從來沒動心過,大概我跟姐姐就是媽媽的全部,不再需要其他人的介入了吧。

媽媽尤其疼我這個弟弟,在我到學齡之後媽媽還捨不得我到學校去,只讓姊姊辦了入學,每天帶我到公司繼續跟前跟後多照料了一年,所以姐姐都已經去念高三了我現在才高二。大概也是因爲媽媽的職位夠高表現也夠好,帶小孩上班也才沒人說話吧?

媽媽的工作是外商公司的高級主管,因此每天都要穿著職業套裝出門上班。小時候總愛跟前跟後黏著媽媽,看媽媽出門前總要在腿上穿一種奇怪的東西,像是褲子又像是襪子,有亮亮的,有透明的,有黑色的,也有灰色的,總之很五花八門。

我好奇的問媽媽:「媽媽,你穿的那個是什麼東西呀?」

媽媽套到一半的褲襪停了下來,開口笑了笑:「這是褲襪呀。」

我天真的問:「我可不可以摸摸看啊?」

媽媽的小貓嘴角揚了揚:「可以呀,可是你只能摸媽媽的,看到其他女生的不可以摸唷。」

「嗯,我知道了!」

媽媽繼續將褲襪套上原就光滑而又細嫩的腿,掀起緊緊的窄裙將褲襪拉上腰部,再順了順腿部的絲襪。

我的小手就輕輕的黏上了媽媽裹著絲襪的小腿,那一瞬間的感覺就像觸電一般,天崩地裂似的,現在算起來那是我戀襪癖的初體驗吧!

不受控制的手來來回回不停的撫摸起來,絲滑的手感傳回小小的腦袋瓜子,似乎要把這種觸感深深記在腦海裡,摸了小腿之後又準備將手伸上了大腿,媽媽卻臉紅紅的伸手制止了我。

「小揚不乖,不行再往上摸了喔。」

「爲什麼不行?」天真的我瞪大了眼睛感到不解。

「因爲……」媽媽歪了頭認真的想要如何向我解釋道:「女生的腿是不可以隨便摸的唷。」

「那媽媽就不能給我摸了唷。」我委屈的說著,閃亮亮的的大眼睛都快滴下淚來了。

「媽媽不喜歡我了嗎?」

「當然喜歡呀,你是媽媽心頭上的一塊肉,媽媽最喜歡你了。」媽媽心疼的摸著我的臉。

「那我要摸媽媽的腳腳,我要摸媽媽的褲襪嘛!」

耍賴的我緊緊抱著媽媽的腿,【本文轉載自超爽文學網(xxxnovel.com)】執著的拗著媽媽,終於媽媽受不了你似的笑了下,在床沿坐了下來,輕輕把當時還很小的我抱了起來也放在腿上,說道:「小心肝,輸給你了。」

說罷,便拉了我小小的手放在媽媽穿著亮光絲襪的大腿上。

「看你這小色狼唷,以後怎麼辦。」

得逞的我開心的咯咯笑了起來,手繼續在媽媽光滑的絲襪腿上來回撫摸,雖然一點也不知道爲什麼自己會想這樣,但是手就是不受控制的摸了起來。當時摸媽媽的絲襪並不具任何色心的,只是純粹覺得好摸而已。

每天早上摸媽媽絲襪的日子一直持續到小學四年級左右,算起來真是大孩子了啊!

有天起床的時候總覺得褲子裡面好像放了什麼東西,揉揉眼睛坐了起來之後才發現小雞雞微微的變大向上翹了起來,從沒發生這種狀況的我嚇了半死,踢了被子就慌張的往媽媽的房間跑。

「媽媽!我生病了!」

準備上班正在換衣服的媽媽看我慌張的樣子趕忙彎下身子抱住了我,問道:「小揚怎麼了?哪邊生病了?」

「媽媽你看我的小雞雞,腫起來了!」

媽媽看我拉開褲子後露出來的小雞雞,微微吃了一驚,察覺到兒子開始發育了,雖然不是很明顯,但是已經能勃起了。

「這個呀,小雞雞變大,是表示小揚長大了唷。」媽媽伸手在我頭上摸呀摸的,說道:「我們家小揚很快就會變成大人囉。」

「真的呀?」慌張的我終於放心的笑了起來,右手也習慣的搭上媽媽的大腿開始摸著光滑的絲襪。

這不摸還好,一摸下去,原本只是半挺的小雞雞開始迅速的變大,變硬,終於到超過九十度而且還繼續向上翹著的狀態。原本沉醉在兒子成長喜悅中的媽媽驚呆了,怎麼兒子摸我的絲襪腿摸到勃起了?而且才十歲的孩子,雖然還不是很大,但是陽具上翹的程度卻已經跟成年人一樣甚至更過,血管密布的肉莖看起來讓人相當怵目驚心。

看著自己兒子高翹的肉棒,媽媽居然害羞了起來。

她不動聲色的拂去黏在腿上的小手,輕輕說著:「小揚穿好褲子囉,是大人了還這樣羞羞臉。」

「嗯,我是大人了!」開心的我並沒注意到媽媽揮去我手的動作,只開心的把褲子拉上,然後就跑回房間開始穿衣服準備上學去了。

在那之後,媽媽就不讓我摸她的絲襪腿了。

總說大人不能摸絲襪,羞羞臉離不開媽媽,小色狼會被人笑之類的,每當我手搭上媽媽的腿,她就用手撥開。也許是真的慢慢長大了,懂事了,知道女人的腿真的不能隨便摸,我也就真的不再摸媽媽的絲襪了。

***    ***    ***    ***

不過所謂懂事,就開始代表懂得女人的事。

進入國中之後,一堆早熟的小鬼開始會在班上傳些其實一點也不A的A書,穿個開衩裙或是泳裝之類的雜誌(現在想起來真是夠蠢),然後驚叫個半天,小鬼頭們迅速擠在一起看有什麼好看的這樣。好奇是一定會好奇的,但是僅僅這樣的程度對我起不了刺激,似乎不只我的小雞雞,連我的色心都成熟的比較早。

只有我知道我會被什麼刺激。

絲襪。

放學回家走在路上,看到附近下班的年輕阿姨們穿著套裝跟絲襪高跟鞋,心底就湧起一股異樣的情緒,好像是貓看到了逗貓刷在眼前晃一樣。

而自從上國中之後,媽媽換衣服時不再讓我進房間,我只能透過半開的門看著媽媽順著自己光滑細緻的腿,緩緩套上褲襪的動作。

雖然不知道爲什麼,但每次看到這光景的時候小雞雞都會迅速的站起來,又硬又燙,既難受又忍不住要看,只是色心成熟知識卻不夠成熟的我,卻不知道要怎麼讓自己發洩這感覺。

直到有一天在學校中間下課的時候,幾個同學擠在一起秘密的不知道在討論什麼,隱隱約約聽到「大槍」、「雞雞」、「很爽」什麼之類的,好奇的我遠遠站著聽了一會兒,才拉了混在一起的一個死黨過來問他們到底在說什麼。

「他們在說打手槍多爽之類的啊。」

「打手槍是什麼?」

「厚!有沒有搞錯啊李雨揚,打槍你都不知道!」

「那是啥?」

同學跩的要命,好像是什麼天大的祕密天下都知道就只有我不知道這樣。

「打槍就是用手握住你的小雞雞然後一直動啦!」

「這樣就會很爽?」

「拜託,你一定要像個白癡一樣嘛?」說罷搖著頭受不了似的就轉身走了。

獲得情報的我在放學回家之後,趁著媽媽跟姐姐都還沒回家的空檔,回到房間就把褲子脫了下來,露出軟軟的小弟弟。

吞了口口水摩拳擦掌起來,好像是現在要嚐試什麼新的科學實驗。

用右手手掌把小雞雞整個握起來之後開始慢慢的前後動,果然小雞雞開始變大變硬,整條脹了起來,剛開始只覺得肉棒變大還不覺得怎樣,逐漸的隨著手前後擼動的動作,一陣陣痠麻的感覺從雞雞上傳了上來,整個腦袋漸漸無法思考,手則自然而然的越動越快,只希望那種痠麻的感覺越來越強。

終於在熱燙的雞雞上異樣的感覺高漲到最高點的同時,一股尿意從仍然被包皮半裹著的龜頭傳出來,慌張的我以爲自己要尿尿了,一邊嚐試向廁所走去,卻發現兩條腿都已經僵住無法移動,而手卻仍然不受控制的繼續猛抽,忍耐不住的我終於帶著陣陣快感從尿道口射出一道濃白的精液。一邊射著,一邊右手卻持續機械般的動作著,直到五六次伴隨著劇烈刺激的噴射都都結束了,才鬆了一口氣的跌坐在地上。

原來打手槍是這麼爽的事啊……

從那時開始,在路上看到有一雙絲襪美腿的女人,肉棒就會悄悄的在褲襠裡勃起,同學只覺得李雨揚好奇怪,幹嘛放學突然看到什麼就趕著要回家,卻不知道我是要趕回家打手槍發洩。

國三的某一天放學回家,仍然是因爲在路上看到了一雙裹著黑色絲襪的美腿上班族小姐,迫不及待的要回家手淫解決,卻在玄關發現了高跟鞋,原來媽媽不知怎麼的比我更早就回家了。挺著褲襠裡硬著的肉棒準備回房間一洩爲快,卻瞄到媽媽將下班之後換下的衣物丟在床上,人已經在浴室洗澡了。

瞄了一眼媽媽的房間,赫然發現媽媽將脫下的絲襪也丟在床上,記得那是一雙鐵灰色的進口褲襪。不知怎麼的,腳步緩緩的向媽媽的房間走去,看了看媽媽床上的灰色褲襪之後,呼吸逐漸急促了起來。是穿在媽媽腿上的褲襪哩……

距離上次摸到媽媽的絲襪腿,已經是好幾年前的事,看著現在床上擺的這條褲襪,又勾起了對媽媽絲襪美腿的回憶。

確定媽媽在浴室的沖水聲仍然繼續,緩緩的伸手向褲襪摸去。手指跟柔絲接觸的一瞬間,觸電的感覺又一口氣回到了腦海裡,理智很快的被丟在後面。我迅速的將制服褲的拉鍊拉下,掏出已經腫脹得恐怖的肉棒,左手拿著絲襪右手開始瘋狂的搓弄著肉莖。

一邊享受著手上柔細的絲質觸感,我無師自通的緩緩將媽媽的褲襪湊近了鼻尖,在透明的襠部深深吸了一口氣。有一股媽媽特有的體香,還有一種淡淡的,說不出是什麼的味道,雖無法形容卻異常的勾起我的性慾。

已經勃起的肉棒彷彿受了鼓勵般又再向上脹大一個尺寸,右手擼不到幾下,就爆發出了一股讓人接近瘋狂的快感,整條肉棍以前所未有的抽動力道噴射出一股又一股濃烈的精液,彷彿永遠不會停似的連續緊抽好幾十下,將我身前的木製地闆噴的一大片都是白濁的黏液。也幸好我不是正對著媽媽的床,不然我看這下就不用收拾了。

瘋狂之後回過神來,丟下絲襪趕忙到客廳拿了一整包衛生紙進到媽媽的房間開始急急忙忙的擦拭地上狂洩的痕跡。在將沾滿精漿的衛生紙全都胡亂塞進我房間的垃圾桶之後,媽媽恰好也洗好澡包著浴巾走了出來。

「小揚回家啦?」媽媽邊用著毛巾擦著頭髮邊說。

「嗯,對啊,媽媽你今天怎麼特別早回家啊?」我心虛的回話道。

「今天到客戶的地方辦點事情,結束了之後反正快下班之後了,就報備一下直接回來啦。」媽媽就這樣渾身冒著熱氣向我走過來,「咦?小揚你拿包衛生紙幹嘛?」

「喔我啊這,剛用跑的回家太熱了,所以猛流汗現在擦擦這樣。」我慌亂的作著解釋,說罷又抽了張衛生紙隨手往臉上一抹。

「用跑的趕什麼啊,小鬼頭。我幫你擦擦就好。」媽媽格格笑了起來。

說罷媽媽居然用剛剛還在擦頭髮的毛巾就往我頭上抹了過來,國三的我正好跟一百六十八公分的媽媽一樣高,頭一被她壓低,整個視線就往媽媽裹著浴巾的胸部上投射。冒著蒸汽的胸口上,微微一鼓一鼓的呼吸著,浴巾完全無法包裹白嫩渾圓的上半截胸部,整個碩大的雪白巨乳就像是要爆出來一樣,過於刺激的美景讓我的呼吸更爲急促了。

「你看你,跑得都還在喘呢。」媽媽帶著母愛的責怪了起來。

我喘是喘,只是不是因爲跑,是因爲看了你的碩大巨乳啊媽媽!

在往我頭上擦抹了好一會兒之後,媽媽才收回毛巾。

「好了小揚,流汗就趕快回房間把衣服換下來,不然就洗澡啊。」

於是我便匆忙的跑回自己房間,在進入房間之前再回頭瞄了一眼背對著我裹著浴巾走回房間的媽媽,成熟豐滿的肉體在浴巾之下呼之欲出,藏不住的巨大乳房,纖細的腰身,渾圓的豐臀。喔,我的天啊……

從那天起,我開始意識到了媽媽是個「女人」的事實。

平常視線往媽媽身上投射的時間變多了,這才發現,我家的媽媽真是個不可多得的美人,烏溜的長髮,細緻雅麗的五官,溫柔又帶點嬌嫩的聲嗓,搭配上35D,24,36的魔鬼身材(這當然是媽媽後來跟我說的)以及修長筆直的一雙美腿,加上職業套裝跟每天必穿的誘人絲襪,完全就是個迷死人的年輕美婦。

我也注意到媽媽回家之後必定會先脫衣沖澡的習慣,尤其是換下的衣物都會放在床上。蕾絲的內褲,D罩杯的胸罩,還有我最愛的絲褲襪,給了我很多滿足淫慾的好機會。

幸運的是,高一的某天,媽媽洗澡的時候我發現了浴室門上的通氣口可以看到浴室裡面的事實(當然正常來說沒人會在家裡偷窺就是),當天我馬上就拿了媽媽丟在床上的肉色褲襪,蹲在浴室通氣孔之下肆無忌憚的偷窺著媽媽並且用褲襪包著壯大的小弟弟手淫。

熱水沖刷著潔白肌膚,流下一串串水珠,流過胸前兩顆不該是這年紀應該有的粉紅色可愛蓓蕾,豐滿的巨乳與細腰翹臀形成了一道緻命的曲線,搭配上嬌美又可愛的容顏,怎麼看都不像是已經三十多歲的女人。

還有穠纖合度的一雙美腿,想到手上搓揉的這雙絲襪就是包裹在眼前修長的美腿上,熱燙的陰莖就不受控制的顫動起來。這時候的我仍然不知道做愛是怎麼一回事,只覺得媽媽的肉體實在是過於迷人,只要能盯著她的嬌軀放射出手中兇莖的滾燙精液,就已經是幸福的無可復加。

當媽媽將沐浴乳抹在胸前巨乳上的同時,也伸出手在皮膚細緻白嫩卻又巨大無比的乳房上搓揉了起來。當碰觸到兩顆粉紅色的可愛乳頭時,嘴裡還不自覺的發出了聲「啊啊」的聲音,看得我是更加的血脈賁張。手中包著褲襪手淫的動作也加速了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