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喜善的上海性虐之旅

發言人:tigercock

《褻花齋筆記》之金喜善的上海性虐之旅

“今天拍片真是累,一個出劍的動作就居然叫我演了20遍,又不是什麼大片,導演真是變態!”金喜善氣乎乎地打開華亭賓館2708號自己的房間,轉身狠狠地將門甩上,接著一個幽雅的“飛天神劍”POSE躍到床上,屁股朝天趴在那裡半天沒動。

今天在《飛天舞》的片場實在是累壞了,吃這碗飯還真不容易。金喜善正胡思亂想著,忽然聽到“呀”的一聲門響,我和小林面帶淫邪的微笑,從藏身的衛生間裡閃身而出。

金喜善吃驚地回過頭,正看見我和小林手裡的9毫米“沙漠之鷹”直指著她的腦門。順便說一句,那手槍是昨天在模型商店買的。

“金小姐,不要尖叫,不要亂動,不要幹蠢事,要聽話。”我沒想到大學時選修的幾句韓語會在這裡用上。

金喜善美麗的大眼睛瞪得溜圓,張大了嘴可沒叫出聲來。小林利索地套出一塊手帕,飛快地捂在金喜善的口鼻上,三秒鐘以後,金喜善就失去了知覺,軟軟地倒在床上。我和小林相視一笑,打開事先準備好的一個大皮箱,將金喜善優美的軀體蜷起來塞了進去,然後昂首闊步地提著箱子離開了華亭賓館。

在上海郊外的一座別墅裡,一個面容秀美、身材高挑的高麗女子正在昏昏沉睡,她鼻樑高挺、眉目清靈,面容的輪廓幽雅柔和,是個活脫脫的古典美人。我和小林把金美女綁架到這裡,就是要把這位心中至善至美的女神竭盡性虐之能。

哈哈,她醒了!金喜善睜開眼睛疑惑地問:“我在哪裡?”

“你在哪裡并不重要,你現在應該明白,你是一位高麗進貢的妃子,我是天朝的皇帝,從現在開始,你必須無條件服從我。”

“真是荒唐,我明明在拍戲,怎麼會在這裡?”

“啪!”我抬手一個耳光:“少說廢話,快脫光衣服,如果你敢反抗,小心我一槍打死你!”

金喜善木然地瞪大了眼睛沒有說話,但顯然她也沒有反抗的意思,這就是她內在氣質的真實反映。金喜善由於剛從片場回來就被我們劫持,所以連戲裝也沒有換,依然穿著傳統的朝鮮長裙,這種古怪的裙裝在乳房以下就全部屬於下身。我伸手解開長裙的腰帶,用力撕扯開雪白的裙裝,金喜善曲線婀娜的身材立即展現在了面前,她秉賦了高麗女子的苗條和健美,乳高臀豐、細腰美腿。

我和小林看得都忘了要幹什麼,半晌我才撲上去,一把扯掉金喜善的乳罩和底褲,將她徹底來了個“剝光豬”。小林連忙掏出CANON,飛速按動快門,將優美無暇的金美女攝入鏡頭,金喜善配合默契地轉動身體,擺出各種姿勢。

“將屁股抬高,兩腿叉開,現出你的陰戶和肛門;大腿再打開些,將屄挺出來!”金喜善順從地擺出各種極其淫蕩的姿勢讓我們拍照。

很快一卷膠卷用完了,我點上一根煙,抽了幾口,然後拍拍金喜善的白屁股說:“寶貝,做個馬趴,我要給你抽根煙。”

金喜善伏身挺起肥白的屁股,現出鮮嫩的陰戶。金喜善的屄是屬於那種肥花型的,兩瓣大陰唇寬闊而肥厚,小陰唇隱隱約約露出一小片在屄門口,陰蒂的形狀非常完美。

我把香煙頭輕輕靠近金喜善的陰蒂,金喜善的陰蒂被禿地燙了一下,肥白的屁股一陣哆嗦,我又饒有興趣地將半根香煙插進了金喜善的屄裡。

金喜善回過頭,目光淫淫地說:“我能用我的屄抽煙,兩位要不要觀賞?”說完只見金喜善的屄肉緊緊一縮,將整根煙牢牢夾住,只見煙頭的紅光變得又亮又紅,閃動了幾下,然後金喜善的屄肉一鬆,從兩瓣陰唇之間噴出一股濃煙,還一圈圈旋轉上升著。看到從美女的美屄裡噴煙的美景,小林趕快按動快門拍下了這難得一見的場面。

“那麼你的屁眼能做什麼呢?”我不懷好意地問母狗一樣趴著的金喜善。

金喜善顯得很難為情地說:“我用肛門寫過漢字。”

“你的屁股真有學問!”我聽得入迷,馬上從書房找來一枝拇指粗的“墨潤堂”羊毫,繃開金喜善的屁眼就要往裡插。金喜善一扭屁股,匹手奪下毛筆說:“我自己來。”說完“呸”朝自己的手上吐了一口唾沫,然後掰開自己的屁股,將唾沫抹到小巧紅潤的肛門口。

金喜善的肛門幾乎沒有色素的沉積,粉紅可人,接著金喜善將毛筆在自己的肛門口按了按,找到那個肉嘟嘟的屁股眼,用力一按毛筆,“咕~~”毛筆捅進了金喜善的肛門有一寸深,金喜善皺了皺眉頭,然後直腸一用力,肛門的括約肌一鬆,原來小巧的屁眼竟一下子闊大得足可以容下一顆核桃,金喜善纖手用力朝裡一推,“吱~~”一聲,一尺長的毛筆插進肛門有大半尺。接著金喜善將屁眼對準牆上的宣紙,用力扭動起腰肢和屁股,立即宣紙上被寫上了“金喜善”三個大字,每個字都透著那股淫蕩盡兒。

“再寫上‘是淫婦’三個字。”我說。

“可是我只會寫自己名字的漢字。”金喜善無可奈何地說。

“好吧,現在該把我的毛筆還給我了吧!”我邊說邊捏住露出在金喜善肛門外的一截筆管,用力一拉,“吱~~”一聲將毛筆從金喜善的直腸裡拔了出來,筆管濕濕的,上面還黏滿了金喜善黃褐色的糞便。我把筆管拿到金喜善挺拔的鼻樑下:“原來美女的屁眼裡面也有這麼臭的東西。”

金喜善害羞極了,漲紅著臉,趕緊閉上眼睛,但嘴角還是閃現出一絲羞怯的微笑。

“看,你的肛門裡面這麼髒,要不要給你浣浣腸?”

“嗚……不要嘛,我不要浣腸,太羞了!”金喜善的臉漲紅得像關公。

我可不管這些:“小林,我們把她捆上,抬到衛生間裡往她的屁眼裡灌水好不好?”我用漢語對小林說。

“好啊,【本文轉載自超爽文學網(xxxnovel.com)】我最喜歡給美女浣腸,看著這麼多水灌進金喜善的屁眼裡,我的雞巴會爆炸的。”說著小林找來一根繩子,將金喜善的雙手反綁到背後,又將她的雙腳捆在一起。

金喜善無力地掙扎著哀求:“別……別給我浣腸,我給你們吹喇叭,給你們操屄好了。”

“吹喇叭和操屄一個都少不了,不過先要給你浣浣腸,洗乾淨你的臭屁眼再說!”

我和小林連拉帶拽地將金喜善拖進衛生間,金喜善無力地跪在地板上,粉白的屁股高高撅著,由於雙手被綁,只好將臉靠在抽水馬桶上維持平衡,金喜善的秀髮垂下來,淚水也流了滿臉。

我取下掛在牆上的蓮蓬噴頭,擰下噴頭,試了試銀光閃閃的蛇皮管,金喜善驚恐地回過頭:“你要把這麼粗的管子塞進我的屁眼裡?不……不……求求您先在我的屁眼上塗些潤滑油,否則我的肛門會撕裂開的。”

我會意地打開一瓶沙宣洗髮水,然後將瓶嘴壓進金喜善的肛門,用力一擠,將沙宣洗髮水擠進了金喜善的直腸裡,金喜善咽了幾口唾沫,可愛的小屁眼毫無保留地咽下了這堆粘液。我打開熱水器,將水溫調到40度,然後拍拍金喜善的白屁股,將手指插進金喜善的美肛來回揉搓。

金喜善的直腸由於受了沙宣洗髮水的刺激,正一縮一放,肛門像嬰兒的小嘴一樣吸吮個不休。我用力拍了一下金喜善的肛門口,然後大力向左右一分,金喜善的肛門被繃得老大,整個屁股肉都繃開了,小林一用力,將水管向她的屁眼裡一插,管口擠開金喜善的一圈肛肉,金喜善一咬牙,水管牢牢地插進了肛門口。

我覺得太淺了,又捏住蛇皮管,使勁向金喜善的直腸內插去,金喜善緊咬牙關,我一直插到快一尺深才罷手,然後就打開水閥,溫熱的水源源向金喜善的肛腸內注入。再看金喜善肥白粉嫩的屁股中間,插著一根足有拇指粗細的銀色蛇皮管,其淫無比,其蕩無雙。

由於熱水大量灌入金喜善的腸道,金喜善不斷喘著粗氣,肚子也漸漸鼓了起來。開始金喜善還在默默忍受這浣腸的滋味,漸漸腹漲無比,尤其是下腹部肛腸這一段,簡直就像要爆炸一樣漲痛,金喜善皺緊著眉頭哀求:“快拔出來吧,我的肚子脹死了,屁眼口的壓力太大了,隨時會噴出來的。”

我看著金喜善的一副淫態,覺得雞巴脹痛,便一把拎起她的頭髮:“先幫我喝了這泡尿再說!”說著就把雞巴對準金喜善的面孔要放。金喜善淚流滿面地張開嘴,我馬眼一送,“嘩……”一泡熱尿直向金喜善的小口裡澆去,由於太急,居然澆了金喜善一臉,甚至眼睛裡也讓我澆了進去。

金喜善緊閉雙眼,一口含住我的龜頭,用力一吸,將我膀胱內的所有熱尿吮得一乾二淨,“咕、咕”地咽下肚去,最後一捲舌頭,舔淨我的馬眼。

這時金喜善的肛腸再也忍受不了了,她尖聲高叫起來:“嗌……要……要拉屎了~~”小林眼疾手快,一把拔出蛇皮管,馬上用一個核桃大小的肛門塞將金喜善的屁眼緊緊封住。

“嗚……屁眼好脹啊!我忍不住了,快讓我拉出來吧!”金喜善急得眼淚直掉,跪在地上直哆嗦:“我讓你們操我的屄,你們把肛門塞拔掉好不好?”

“先讓我們操,再放你拉屎,好不好?”我邊說邊用刀子割斷捆綁金喜善的繩子。

金喜善咬著牙,緊皺雙眉,半蹲著飛快地跑進房間,仰天向床上一倒,兩條粉白健美的大腿呼地朝外一分,將她那一隻肉嘟嘟、粉嫩嫩、漲卜卜的美屄毫無廉恥地展現在我們面前。我走上去,隨手抄起一把鐵折扇,狠狠地朝金喜善兩瓣肉乎乎的大陰唇上打去:“打死你這個淫婦,叫你以後還發騷!”

“不要,不要,淫婦以後再也不敢了,淫婦甘愿給您做牛做馬,您愛怎麼操我都行,操淫屄、操我的小屁眼、操我的騷嘴巴都行。求您別再打了,淫婦的屄門都給打腫了,淫婦還要靠它過日子呢!”金喜善滿口淫言蕩語,再也無所顧忌脫口而出。

再來看金喜善的陰戶,的確被鐵扇打得青紫血腫,比方才又腫大了不少,正合我的口味。金喜善用手扳住自己的兩個膝蓋,將陰門盡量擴大,無奈我的龜頭上套了一圈狼牙刺,龜頭頂破大陰唇的阻擋向裡突進時,狼牙刺被鮮紅肥嫩的小陰唇所阻擋,我狠一用力,狼牙刺生生地將小陰唇挑破,一股鮮血澆在龜頭上,暢美無比。

金喜善一聲“媽呀~~”慘叫,屁眼一翻,差一點兒將核桃大小的肛門塞給迸出來,我一看不好,連忙用手將黑色的肛門塞牢牢按在金喜善的屁眼上,金喜善的肛肉用力擠了幾下,肚子裡“嘰哩咕嚕”一陣亂響,終於又將迸到肛腸口的大糞給咽了回去。

我繼續用力將長長的雞巴死命朝金喜善的緊暖陰道內挺進,同時兩手也沒有閑著,我捂住金喜善大如香瓜的豪乳,緊緊揪住她兩枚鮮紅的奶頭用力揉搓,金喜善嘴裡伊呀有聲,差點淫死過去。

諸位看倌,大家知道女人的陰道和肛腸只是隔了薄薄的一層膜,金喜善的肛腸裡灌滿了滑膩的溶液,整個直腸已經圓滾滾、肥胖胖,擠得隔壁的陰道狹小無間,我的雞巴在金喜善的陰道內猛戳,正好被劇脹的直腸擠壓得舒爽無比,我的雞巴的每一次衝擊,都害得金喜善緊呀牙關,拼命縮緊屁眼,免得拉出大糞。

終於我拚了一條小命,將龜頭挺到了金喜善的花心上,金喜善非常敏感,整個小腹都顫抖起來,屁眼再次外翻,我不得已用手按住金喜善的肛門塞,然後將龜頭繼續前塞,“卜呲”將大龜頭牢牢地抵進了金喜善的子宮口(花心),然後用力來回摩蕩,將狼牙刺在金喜善的花心上肆意蹂躪。

金喜善又痛又爽,涕淚橫流地哼哼唧唧不停:“淫婦讓你操死了,淫婦爽死了,淫婦的花心讓你蹂碎了,嗚嗚……”金喜善歪著頭,披頭散髮,嘴角口水流了一臉。

突然金喜善的屄肉一緊,肥腸一脹,我連忙按緊金喜善的屁眼,金喜善的花心一吸一壓,“卜卜”一標,滾燙的陰精噴湧而出,直淋在我的大龜頭上。我發覺“不好!”連忙“噗”地從金喜善的陰道內拔出雞巴,一躍便騰到金喜善的身上,兩個膝蓋正好搓在金喜善兩粒嬌點上,差點將兩個奶頭擠扁,金喜善一聲殺豬般的慘叫,好懸!沒昏過去。

我寶槍高舉,對準金喜善的面門,一股濃精噴薄而出,直標在金喜善挺直的鼻樑上、晶瑩的眼睛上、纖薄的口唇上、光潔的腦門上,金喜善淫性大發,伸長自己的舌頭,上下左右舔吮有聲,將我的精液抿入口中,吞咽到肚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