陪酒小姐

又是星期五了,晚上,我們又要去ktv。當然是有陪酒的那種。我們還是照常唱歌喝酒,但是似乎又不那麼一樣,小姐,她 […]

催情香水

那個賣催情香水的女人本來想賣她的產品,卻沒想到送上門來讓我操。誰讓她做的是那種產品,又那麼騷?不過我到底付錢了 […]